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五章似是故人来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回到家中,正好听范婆唠叨:“这都是绘之织出来的,又密实又平整。我真舍不得交上去。咱们家粮食留下够吃的,纳粮的话……”

    范公这回要说她了:“关键时候,粮食能救命,你能把布吃了?”

    绘之也道:“阿爹说的对,再说,我纺了来,原本就是为了纳税时候用的。不能本末倒置。粮食也是我们辛苦种出来的,能多留一些,总觉得心里踏实。”

    范公说,范婆还撇嘴,闺女说,范婆就立即表现的“通情达理”了。

    只是日子还是渐渐难过了下去,范家看着略好,其他人家有许多则过不大下去,开始出去讨饭,或者进山找吃的。

    杨小九他爹来问范婆要不要买牛。

    “地里的活不多,有那点儿我自己干了就行。”这个中年汉子老实巴交的说。

    范婆没买。

    绘之跟范公回到家,就见范婆在数私房。

    她身旁有一只十分厚重的木匣子,里头摆着一层小元宝。

    范公笑:“你阿娘属老鼠的,不知不觉的攒了这么多东西。”

    范婆啐他:“这是给绘之攒的嫁妆。”

    “阿娘,我留在家里,照顾您二老。要是嫁人,你跟阿爹可怎么办?”

    “那怕甚么?你要是嫁人了,我们俩有闺女家可以走动。”

    范婆将匣子上盖了一层布,而后又放了些土进去伪装,琢磨着藏到哪里才安全。

    外头世情糟糕,可家里一家人齐心协力,范公回来,心情放松,也有了玩笑的心,就笑着指着院子里头的一株石榴树道:“埋那树底下去。”

    范婆真打量了一番,听到范公的笑声回过神,瞪他:“老鼠有甚么不好的,老鼠最会藏粮食。”

    说到这个,绘之也有点好奇了,问范婆:“阿娘,您怎么晓得的?”

    “我小时候还你姥姥家呢,逢上灾年,地里没了粮食,你大舅就带着我们姊妹几个一起去地里挖老鼠洞,找粮食。别看老鼠小小的,可会藏呢。那长生果儿,麦子粒儿,码放的一堆一堆的,而且人家都捡着个头大又新鲜的存,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那一堆长生果,竟是一个坏的也没有,每一个都有那么大颗。”范婆圈了食指跟中指给绘之比量。

    范公却对老鼠没什么好感:“越是灾年,老鼠繁殖的越多,粮食本来不够吃,它们就日夜偷粮,这些才是不劳而获的蟊贼。”

    范婆:“你发得什么邪火,老鼠偷你家粮食啦?”

    眼瞅着二老要为了这个打起来,绘之连忙灭火:“阿娘,阿爹,咱们晚上吃什么,我饿了。”

    范婆便道:“我刚才发上了面,你李大娘送了我一把青菜,还有你摘的那木耳,我也一早泡上了,咱们包包子吃。”

    “那敢情好,我去剁菜,对了那青菜还用热水焯一下吗?”她一边走一边问。

    范婆便连忙收拾了木匣子,跟她出门:“焯一下吧,吃起来没有那股子青涩味儿,也香,我来烧热水啊。”

    这天晚上,范公头一回吃上木耳菜包,虽然觉得那面里头掺了太多豆面发的有些不好,可还是一口气吃了五只包子。

    范婆蒸了一锅包子,竟是没剩下几只。

    吃完饭,范公泡了一壶菊花茶,坐在椅子上目露沉思。

    绘之知道他之前说老鼠是蟊贼的话,估计是迁怒。

    世道不好,她在学堂也有感受,只是她受过苦,从自己的经验来说,若是情况不好了,就更加应该努力。正想着今晚再织一会儿布,范公说话了:“交了税能消停一阵子,你也歇歇,别累坏了眼。”

    绘之道:“阿爹心情不好,我陪阿爹坐坐。”

    范婆从外头回来,见爷俩各自坐着发呆,不由被逗笑:“这还真是陪你爹坐坐。”

    范公回神,看见闺女的样子,脸上方才有了浅笑,招呼绘之:“喝茶。”说着提起茶壶,给绘之跟范婆各自倒了一杯。

    绘之喝了,放下杯子,又听范公道:“绘之,诗里头有一首硕鼠,你背来我听。”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

    背完,范公叹气:“你可知道,这首诗写的是老鼠,刺的却不是老鼠。说的便是这苛捐杂税,国君重敛,蚕食于民,导致民不聊生,民不聊生则政令不通,天下将乱啊!”

    他一说这个,绘之还没惊恐,范婆先担忧了起来:“那可怎么办,我就说这次交税简直就是不叫人活。”

    范公对着虚空发出一声短暂的嗤笑:“呵,能怎么办?你我都是升斗小民,所虑不过每日吃穿,在那些人眼里,跟家畜无疑!”说着叹了口气。

    绘之想了想道:“阿爹也不必太过担心,若是实在过不得了,咱们一家三口进山去,我每日打猎,总能养活您二老。”

    范公摇头:“一时还到不了这一步。我只是看了旁人过不得,有些物伤其类罢了。”

    话虽然这么说,到底一直郁郁寡欢。

    夜里,范婆就教训范公:“你说这个作甚,没得吓着孩子。”

    “若只有你我,活一日就算赚一日的,我才不想这些。可绘之不一样,她的日子还长,这天下一乱……,我只是觉她年纪太小,经历这些,实在是有些可怜了。”

    有家业,怕孩子守不住,被人夺了家财再害了性命,没有家业,那更是忧心,怕孩子大难临头,下场凄凉。

    他一说这个,范婆也不高兴了:“你这人!就不能寻思我闺女福泽深厚,将来能过上好日子啊?”

    老两口絮絮叨叨,过了半夜还未睡着。

    绘之听着他们说话,就更睡不着了。

    她从未被人忧心过自己的前程,这种被关心的感觉,令她一时的有些无措。

    她一直睁着眼,直到范公跟范婆都睡着了。她起身,走到外头。

    天空缀满繁星,地上偶有小虫鸣叫,灶房里头竟也有动静。

    打开门,四下一望,又是一只老鼠。

    却不知是不是故人。

    范家的每餐剩下的食物也放到篮子里头悬挂在梁上,只是那篮子的高度,不仅范公范婆够的着,绘之也同样够的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