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四章学堂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氏一族的学堂便这样办了起来。说是学堂,其实房宅简陋,桌椅参差,然而,若说不隆重,也不对。在那些送孩子入学的家长跟那些初初开蒙的学童们心里,是慎重的,即便表面上表现的浑不在意,可那种转过身去谨慎对待的态度,还是骗不了人。

    范公以前没有子女,跟村人来往之间,总是多一层薄薄的隔阂。似老关这样的知己,也是少之又少。现下有了绘之,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蒙天恩泽了一样,乃至于见到村人们的热情,便很有些不大从容了。

    幸亏绘之也在学堂,有她从中斡旋,无论是学童,还是学童的家长,都觉得比直接面对范公这位先生更自在。

    而绘之,不仅是学堂里头的学霸,她还要放牛,还要割草,还要下田,在孩子们眼中,可不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范公虽然说要教训那个喊绘之老大的杨小九,也只是嘴上说说,父女俩进了学堂,谁也未提起此事。

    范公见了杨小九的爹只点点头,就喊了孩子们默书,而绘之也没有着意去跟杨小九说以后不许叫她“老大”。

    上午读书,下午或者放牛或者下田,对绘之来说,付出汗水,却是再好不过的日子。

    只偶尔范婆会嘀咕几句:“将来成了家,这针线拿不动可咋办?”

    范公替绘之怼了老妻一句:“拿不动也不会饿死。”得到的结果便是他衣裳坏了,无人缝补。

    范婆轻飘飘的来一句:“不缝补也不会饿死。”

    绘之挠挠头,只得穿针引线,给范公缝一道细长的蜈蚣。

    学童们待范公经过,就悄悄的笑话。

    范公回身拿了戒尺敲敲桌子:“我没听清,你说我这里瞧着像甚么?”

    学童还是杨小九,记吃不记打的,嘻嘻道:“像蜈蚣。”

    范公道:“像蜈蚣好呀,蜈蚣是五毒之一,辟邪的,州府那边的衙门门柱上,就雕着蜈蚣。你知道五毒都是哪五毒吗?”

    这个杨小九就说不全了。范公便问其他人,大家稀稀拉拉的将自己记起来的都说了,终于说齐全。

    范公笑道:“你们生下来的头一个夏天,穿的肚兜上必定绣着五毒,就是现在,有的也还要穿这样的衣裳,怎么说起来却这么难?”

    有娃娃道:“先生,学生那时候还不记事。”

    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范公便道:“那你就回家寻出来看看,可别以后长大了,也不知道这些常识。”

    既然提到了五毒,范公干脆弃了书本,今日专门讲一些时令习俗。

    学童们大多数都是七八岁到十来岁的年纪,爱玩爱闹,于这些习俗上头却都一知半解,大多数的关注点都着落在过节可以玩上头。

    今日范公一说,才知道时令习俗连着衣食住行,连着四季更迭,更连着田间地头。

    “就拿端午节来说,五月初五,家家户户洒石灰,喷雄黄,燃烟药,你们说这是为的什么?”范公问完,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蜈蚣。

    范小六此时突然心领神会,站起来答:“是为了驱除五毒。”

    范公点了点头,伸手示意他坐下,将古人与今人为了驱除五毒,所做的种种举措一一的说了出来。

    背书他或许背不过记忆好的绘之,但讲到这些习俗规矩,却是博闻强记,侃侃而谈。

    绘之亦听得津津有味,恨不能这样的日子永远都过下去,便是她永远长不大,永远不嫁人,也宁愿留恋这样的时光。

    待到了背书的时候,她将书扣在桌上,喃喃背诵,阳光穿窗而过,打在她脸上,令人只觉得岁月静好。

    范公看向她的目光,充满慈爱。

    起初来的时候,她做什么都容易上手,并且做得又快又好。

    范公以为那是她天性聪慧,及至后来,了解她曾经受过多少苦难之后,才知道那天性,其实是后天养成。

    她是极能适应的,范家人口简单,她便摒弃了那些小算计,专心致志。时间愈久,她的性情喜好才渐渐的真正露出头来。

    她其实不喜欢针黹,做也会做,但并不热衷,范婆为了将她拉回“正途”,很是费了许多心思,但锦绣针黹,她看过,也赞叹,却没有穿到身上的念头。

    而她更为感兴趣的,便是专注于一件事,譬如种田,譬如纺织,种田能收获粮食,纺织能收获布匹,或许她还喜欢编织,可并不喜欢研究那些繁复的花样,只做最简单的事。

    清白自守,质朴无华,真有几分隐士的品行,亦当得起一句:“心素如简。”

    便因此,范公实在不愿意多加约束她,只是因为“蜈蚣”事件“影响”颇大,这之后范婆如何唠叨,他也并不插言了。

    绘之其实学会裁衣制衣,只是更多的时间她放到别处,这手艺上跟其他技能相比,就显得相形见绌,叫范婆这个师傅觉得很拿不出手。

    无论如何,在当父母的眼中,自家孩子那都是十全十美的,范婆也就只多些唠叨。

    范婆唠叨的时候,绘之都乖乖听着,待范婆说完,她便道:“有阿娘呢。一个家里,不用有俩女红好的人。”

    范婆心里喜欢极了,却还要再多添一句:“那将来你自家的孩子怎么办。”

    绘之照旧声音朗朗:“有阿娘呢。”

    范婆便抿着唇笑了。

    她不笑,表现的严肃点,范公还觉得她是真担忧绘之的女工水平,但范婆一笑,范公也忍不住怀疑,其实范婆就是想听闺女说这一句“有阿娘呢”。

    毕竟绘之老成太多,实在不是个会撒娇的。

    就如吃不到甘蔗,去啃两口蜀黍杆子一样,范婆这是拿她这句话,当她撒娇了。

    范家人口简单,日子安逸,却并不代表天下也太平。

    这一年,赋税便比往年提了三成。

    绘之听范小六恶狠狠的道:“这是要逼死人!”

    其他的学童家里想来也不高兴,个个脸上都一脸郑重。

    范公被族长打发人叫走,待学堂里头到了放学的时辰,绘之便叫大家散了,她锁了门,径直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