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三章学问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第二日,绘之一大早起来开门,见邻居李大娘正站在自家门前徘徊,见了她,冲她笑了笑,道了句:“绘之这么早就起了?”

    绘之回:“是呢。大娘也很早。”

    两个人寒暄几句,绘之见李大娘欲言又止,却又不说,眨了眨眼道:“大娘我进屋了。”

    李大娘答应着,脸上显出挣扎。

    绘之进了院子,牛栏里头牛也醒了,听到她的声音,哞哞的叫唤。

    范婆打着哈欠出来,问刚才跟谁说话。

    绘之道是李家大娘,娘俩再不说别的,开始烧火做饭。

    绘之才把木头塞炉膛里头,就听门外有敲门的声音,她仰头看了下范婆,站起来说到:“阿娘,我去看看。”

    范婆点头:“去吧。”

    打开门一看,却还是李大娘。

    李大娘脸上带着些难为情:“绘之,你娘在不?”

    范婆听着话音也从灶房里头出来了:“他婶子有什么事?”捡了只板凳递给李大娘叫她坐。

    绘之便进了灶房去看着炉火,一边竖着耳朵听李大娘到底有什么事。

    原来李大娘是来要韭菜的。却不是要割好的,而是想要挪栽一些到自家院子里头。

    范家现在种的韭菜是绘之从山里挖回来的野韭菜,细嫩水多,生吃一股甜味,做菜更是鲜香。

    自从绘之挖回来后,知道了的人家不少也进山去挖,只是挪回来的,不知怎么都养不好,或者枯黄,或者干脆就死了,就有厚着脸皮来范家讨要。一点吃头,范婆自是不吝啬,替绘之做主,让不少人家挖了去。

    只不过这李大娘虽然是邻居,却也是范二媳妇的表姐,往日跟范公这边一向少有来往的,因此韭菜苗李家是没得的。

    现如今李大娘主动上门来求,甭管往日如何,范婆立即很爽快的答应了。

    绘之把和好的面水放到菜汤里,略一搅拌,锅里就冒起了泡,她一边抽出才燃烧了一半的木柴用凉水泼灭,一边扬声道:“阿娘,一会儿我来挖那韭菜苗。”

    范婆就进来,笑呵呵的道:“那你去吧。”

    绘之也不解围裙,就去拿了墙角的铁锨,捡着那菜苗茂盛的地方,铲了三铲子出来。

    李大娘脸上有了欢喜:“我家去拿个篮子来。”

    绘之道:“拿俩吧,一只盛不了。”

    李大娘应了,很快回来将韭菜苗取走了。

    范婆将菜粥舀到碗里,跟绘之说:“咱家有篮子,给她使也一样。”

    绘之道:“拿了咱们家篮子,会主动还回来吗?”

    范公听见就笑,说范婆:“你呀,人家叫你个嫂子,你就心软了。”

    对于这个,范婆也无奈:“就是这么一个人,你说咋办?”

    “能咋办,都过大半辈子了,以前你靠我,以后啊,还是靠绘之给你掌着,免得把闺女的嫁妆都散没了。”

    说这个,范婆就不服气了,她虽然心善,但也是有底线的,欺负她闺女的,她绝对不跟人家来往。就如那个范小六,早年跟绘之打架,偷绘之的草,后来虽然跟绘之和好了,但范婆心里依旧极为不待见他——几乎从不主动跟范小六打招呼,导致到现在范小六还以为他大伯娘是因为他爹的缘故才不喜欢他。

    连曾经对绘之不好的人都不原谅,涉及到攸关绘之利益的嫁妆,那自然是更加谨慎小心了。

    绘之一听这个就放下筷子,不大欢喜的说道:“我不想嫁人,那二苏家的大妹都三十多了也没嫁人。”

    范公呵呵,捡了一筷子咸菜放到碗里:“那闺女傻乎乎的,嫁了两次,总是被人打,这才没办法养着的。”

    “反正人家爹娘能养,我又不是不能干活,我就不嫁人。”

    范婆一看闺女不高兴了,连忙摆手示意范公:“你少说几句,她年纪还小呢,等过了十八再说不迟。”

    范公偷偷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老妻真是毫无原则,明明昨天夜里念叨说闺女家超过十六嫁人就有点晚了,今天马上改口了。他看着院子中的一株香椿树,呵呵:“十六嫁人有点晚,十八嫁人不算迟。”

    范婆不为所动,又把筷子给绘之塞回手里:“再吃些,在学堂里头一待一上午,到时候饿了也没的吃。”

    说起这学堂,倒是另外一桩事。

    原来绘之常外出放牛,认识了一堆小伙伴,有一日他们放牛的时候,捡了一封信,信封上没有名字,口又未封,绘之便打开看了,原来里头是一张盖着官府印玺的邸抄,邸抄之外,另有一封短信,看了短信才知是有人给族长家捎回来的。

    绘之便拿了信去送。

    原是信没有封口又没有具名,族长也并未怪她非礼勿视,倒是晓得绘之识字,吃了一惊。

    绘之走时,看了那邸抄一眼,正好被族长看到眼里,族长想起一直没有办起来的族学,灵机一动,问她:“这里头的字你都识得么?”

    绘之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道:“有个错字。”

    族长惊愕,脱口道:“不可能。”又怀疑绘之学问并不扎实且狂妄自大。

    绘之顿了顿,伸手指了其中一处“彼褐怀玉”,手指点在那个“彼”上道:“此处不是应该为‘被’么?”

    族长也是读过多年书的,一下反应过来,这还真是写错了。被褐怀玉出自老子道德经,绘之能知道对错,显然是念过这本书了。

    族长知道范公有学问,但范公一未为官,二未为师,真实的学问到哪种境界,大家也都不晓得,现在有绘之这一番分辩,族长顿时起了兴致。

    待绘之归家后不久,族长便来了,与范公一番长谈。

    族长也将邸抄给范公看了,道:“连官府书吏都能出错,可见世道着实不好,咱们范氏一族虽然称不上人才辈出,然而乱世之中,也不能碌碌度日,你又有这番才华,实在是只教绘之一个大为可惜了……”

    范公毫不谦虚:“主要是孩子聪明,一点就通,教其他人,我也未曾有过这种成就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