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二章牧牛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

    远远的山林里头传来一首清越的吟诗声,那声音比童子的声音更清澈,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灵动,闻之几乎要令人忘却身在凡尘。

    待这吟诗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到了山间大路上来,这才发现,原来这人是个个子高挑的少女,她头戴斗笠,侧身坐在牛背上,也不惧颠簸。

    虽是放牛,手里却无鞭,而是拿着一支竹笛,竹笛上大红的穗头随风飘荡,比那根高兴的甩来甩去的牛尾还要惹人注目。

    这一人一牛打头,身后却又有五六头牛跟着,上头具有牧童,嘻嘻哈哈,相互打闹不迭。

    范公跟范婆去镇上赶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此时夕阳西下,太阳的余热还留在大地上,绘之手里的长笛在手指间打着旋,变化如同孙悟空的金箍棒,只叫人觉得目眩神摇,仿佛无数的流风馀韵扑面而来,流转慷慨,飘逸风流。夕阳的霞光打在她的脸上,若镀了一层金光,令她整个人显得温暖而懒散。

    范公定了定神,气沉丹田大声喝道:“绘之!”

    乍听到阿爹的声音,绘之连忙掀开斗笠,也不待牛停下,就滑下牛身行礼,那动作轻盈麻利,比村里那些最会放牛的牧童还要熟练百倍。

    且她一下来,后头的童子们也跟着下了牛,众人叽叽喳喳的有喊“范爷爷”的,也有喊“大伯”的,更有几个跟着喊“先生”的。

    眼前一群成了精的小猴猴,范公费了老大的劲才板起脸:“功课呢?可做完了?回去取了我看。”

    绘之直起腰,刚才她滑下来之后又往前走了两步的小牛这才想起主人下来了,连忙回来,磨蹭到她身旁,垂了脑袋往她手心里头蹭。

    阿爹在前,绘之也不骑牛了,从小牛的脖子上解下绳子,牵在手里,往前走了两步,又扭头对着身后的小童们挥手:“我回家啦,你们也散了吧!”

    有小娃扬声问:“范老大,明儿还进山吗?”

    范公气得仅有的几根胡须笔直笔直,问那小娃:“你叫她甚么?范老大?当你先生我是不存在啊?明儿叫你爹带你来学堂里!我来问问他。”说到最后他的怒气已然消散,不过怒火却转变为狡猾,但无论怎么转变,都是小娃娃们目前恐惧万分的。

    那小娃一听“叫家长”,顿时眼眶红了,却不敢哭,憋着泪看向绘之。

    绘之的斗笠背在背上,上前解围:“阿爹,杨小九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啦!”说着扶着范公的胳膊,她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旁边的小牛,小牛立即跟着她一起拱卫着范公,推着他往家走。

    范婆在一旁,抿唇浅笑,待这父女俩走出十来步,才对着仍旧被“叫家长”笼罩的小童们道:“好啦,天色不早了,你们也都快回家吧,记得牵好牛。”

    绘之嘴里的杨小九扁了扁嘴:“阿婆,我,我还用叫我爹吗?”

    范婆笑:“还是叫吧。”

    杨小九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范婆没有范公的道行,哭笑不得:“你叫你爹送你入学,说不定先生明儿忘了今天的事呢,这样他就不会跟你爹说了。”

    杨小九略觉安慰,但还是笼罩在恐惧当中。

    范婆见那父女俩已经走出老远,也快步往前跟上,不再管这些孩子。

    杨小九经过推理论证,觉得就算先生今晚忘记,没准明儿见了他就又想起他今儿的“不敬”来,觉得那顿竹笋炒肉是必吃无疑了,咧着嘴的哭了起来。

    被绘之教训了一顿之后反而越走越近的范小六就推他头:“叫你嘴快。”说完了却又揽了他的肩膀:“行啦,我大伯年纪老大了,忘性可大呢,上次我没做功课,他叫我出去罚站,那不我偷偷跑进屋,他也忘了么?你明儿老实点,别老惦记着进山进山!”

    杨小九迟疑的点着头:“我阿公的记性也不好,但是,但是先生可是先生,我……”念叨了一阵,又想起今儿进山的事,连忙道:“我以后还要跟你们一起进山,可不能撇下我。”

    这是又怕挨罚,又惦记着玩耍。

    范小六郁闷,将他推的老远:“你的机灵劲儿刚才怎么不使出来?当着我大伯的面叫绘之老大,这跟我在我爹面前称小爷有什么区别?”

    杨小九抓抓脸:“你爹打你,先生不打绘之。”

    范小六更郁闷,他总觉得绘之才是大伯亲生的,而他恐怕是他爹哪个犄角旮旯捡回来的!

    绘之则跟范公说起进山的收获:“……捡了许多木耳,晒干了之后剁碎了跟韭菜鸡蛋一起包饺子吃……”

    范公道:“这东西吃了不是不好?”

    “新鲜才摘下来的,自然是不能吃的,不过晒干后重新泡发,就没事了,您放心,其他人我也告诉了,不过他们都没要,他们摘回来的,我用鸟蛋都换过来了。”

    果然等开锁进门的时候,范公已经把功课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反倒跟绘之说起了饺子:“你不说还没想起来,咱们家好久也没吃了,回头割了韭菜,今儿先包一顿……”

    这父女俩你来我往,有商有量,范婆嘴角的笑意就没断过,此时插话道:“那绘之去拿刀,割上几刀韭菜回来,顺便去鸡窝看看,有没有鸡蛋。”

    绘之答应着,把小牛赶到牛栏里头,又从牛身上把褡裢拿了下来。

    待到晚上,范公吃了韭菜鸡蛋的饺子,用热水烫过脚,很快就睡下了。

    绘之收拾了碗筷,这才把白天摘回来的木耳从布袋里头倒出来,晾到屋檐下的青石板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