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一章过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跟着老关一起来的大虎好奇:“关哥,你怎么想起这一出来?今儿可算是叫人看了热闹。”

    老关将那封休书放回怀里收好,呵呵笑道:“我是听说这家忒欺负人,把童养媳给逼得活不下去跳了河,这才想着过来恶心恶心他们,正好小二子家这个年眼看着过不去了,咱们这也算是劫富济贫一场,对了,这许氏给的钱,你们就别要了,正月十二有趟镖,哥几个一起,份子钱比往常加一成。”

    众人一听,欢呼不已。这一成的钱算下来最少也有一两银子,虽然要通过劳力所得,但得到多,大家还是跟白赚一样高兴。

    老关将马车里头的人送回家,带着其余的人去酒楼吃了一顿,约好了走镖的时辰,这才散了。

    等他到家,正是除夕晚上。

    范公这里,虽然托了老关,但心里也一直记挂着,一连几日坐卧不安。

    到除夕晚上,好歹的静了静心,一家人围坐着包饺子,准备年夜饭,到了亥时中,突然听到外头有敲门声,范公一下子从桌子旁站了起来。

    他起身的动作大,见绘之的脸色发白了,忙道:“你别怕,我去看看。”

    绘之心里忧惧,却仍旧坚持:“我跟您一起去。”

    结果便是她跟范公一起去开门。

    屋里,范婆颤抖着朝北而跪,双手合十,嘴里默默祈祷:“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老关见了范公也没多啰嗦,伸手掏出那张写了休书的纸来:“老大哥看看,可还妥当?!”虽是问句,却也极为自信。

    范公开了门见是他,脸色一下子变得兴奋,伸手让他进门:“进来说进来说。”

    老关就笑:“不了,这就过年了,先把要紧的交代了,这剩下的话,咱们来年再说也不迟!”说着看到范公身后的绘之,略愣了一下,道:“这是我那外甥女?”

    范公道:“正是。”又喊绘之:“绘之来,见过你老关叔。”

    绘之仰头看向这位老关叔,见他眉目坚毅,目光平静略带着笑意,此时正对着自己颔首,便提了声音,响亮的喊人:“老关叔。”

    老关也在打量她,听到她的声音,眼中笑意多了三分,对范公道:“是个敞亮的好孩子!”

    老关将休书递给范公,又主动接了绘之手里的灯笼,催促范公:“大哥你先看看,我当时瞧着那家的儿子按的手印。”

    休书的格式都差不多,许家这边给出的理由是“七出”里头的“有恶疾”,“不可共粢盛”,是指女子患了重病不能一起参与祭祀,因此休弃。

    不过不管理由如何,这休书一出,在宗法上,绘之确然跟许家没了任何关系。

    范公看完将纸照旧折起来:“这再没错的。此番不知怎么感激你才好!绘之,过来给你老关叔磕个头!”

    绘之道“是”,说着就直接跪下,片刻也没有犹豫。

    老关慌忙后退一步,又往前倾身去扶她:“你这孩子,怎地这般实诚,快起来!”

    远处已有稀稀落落的爆竹声响起,范公仿佛此时才想起如今是应该家家团聚的除夕,使劲点着头道:“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却是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关将灯笼重新还给绘之,道:“那大哥我先走了,哦,对了,先给您拜个早年!”说着左手握右手抱拳前举。

    范公连忙扶住他,情绪尚为平复,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你先回去歇着,得空我找你说话。”

    老关利落的告辞,又执意不肯让范公送,三个人门口告别,等看不到他的身影了,范公这才销了大门。

    到了屋里,范婆已经将饺子包好收拾停当。

    绘之发现她的眼眶微微发红,忙低了头,她也是心绪波动极大,此时的情绪是掩饰也掩饰不住的。

    范公着意将烛火挑亮了,这才把手里的休书拿给绘之:“你自己看看!”

    绘之先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而后又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只看到后头那个手印,中间手掌处那道如枣核般细长的印记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是他的手印,他手里有个疤。”她指着那处给范公跟范婆看。

    此时突然外头爆竹声大盛,再看漏刻,亥时已经快要过完,显然百姓是在辞旧迎新了。

    烛火突然爆出一个小小的灯花,范婆回神看着范公,见范公冲她点头,她松了口气,商量的语气问:“是不是该准备放爆竹了。”

    范公道:“是呢,你拿出来吧,我来点香。”

    两老的声音絮絮叨叨的落在绘之耳边,忽远忽近的,叫她几乎以为这是梦里。

    就在此时,她突然想起在苏家时候,那只推了一只长生果给她的小老鼠,那也像个美梦,总是不经意的,她想不到的人跟物,给她那些她渴求万分的温暖。

    她站在地上,目光里头烛火朦胧。突然有一双温暖而干燥的手落在她的肩头,紧跟着温软沙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孩子,咱把眼泪留在今年,以后都不哭了啊。”

    绘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能这样离开许家,纵然背上恶疾之名,对她来说也是再好不过了。从此,她再不属于谁,她便是她。

    子时一到,范婆便拿了温热的帕子亲自给她擦脸。

    一边擦一边道:“比才来的时候白了些,看来以后不能整日往外跑,这留在屋里才能养白了。”

    范公放完爆竹回来,问:“饺子该下锅了吧?”

    范婆忙道:“这就去呢。”

    她去了灶台那边,范公则对绘之道:“这张纸你好好收起来。以后用不到最好,不过却不可丢了。”

    绘之的眼泪未干,低声道:“是。”

    范婆在灶台那边喊她:“绘之,端饺子来,水滚了!”

    范公脸上露出一个笑:“去吧。”

    绘之在范家的第一年,虽然大家情绪都不高,可空气中处处都是温情,连带她走路的步伐,都变得轻快了起来。

    小牛犊在牛栏里头也哞哞的叫了好几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