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章偷梁换柱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随着老关的声音变大,马车里头也传出嘶哑的咳嗽声,那声音从喉咙里头传出来,咕噜咕噜的,像饱含了一大堆痰,却又吐不出来,只来回在喉咙里头上下滑动,叫人无端的恶心了起来。

    中许村也有许多人得过痨病,一般得了这病,能活个三五年都是好的,人都是生生咳死的,只要见过痨病病人的,人人印象深刻,此刻听了马车里头的女人咳嗽,周围的人几乎人人脸上变色,就有人道:“晦气晦气!你们快走,凭什么说是我们村的人,我们不认。”

    老关呲牙一笑:“你们不认,这要是病死了,化成鬼也得找家啊!”说着歪头指挥自己带来的几个伙计:“你们愣着干什么,把人挪下来啊!她爬不动,你们也动不了么?”

    又问身边一个中许村的汉子:“劳驾,这许家怎么走,我们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把人搁家里!”

    许氏一看这架势,顿时慌了,她不能让这痨病人回她家,一旦这弄家里,以后她儿子都别想娶媳妇,一家人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不行,不行,她当初跑了,我们家就当没这个人了!”

    老关嗤笑:“你说没有就没有啊!”说着就往许家方向走。

    许氏一边去拉老关,一边骂刚才那个中许村的汉子:“宋二你个憨货,谁叫你给他指路!”

    宋二的憨劲儿脸上都放不下,此刻摸着头说了句大实话:“你家的人,不往你家领,难不成要往我家领啊?!”

    周围的人有哄笑出声的,许氏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她一下子拦在车前:“不行,不能什么狗啊猫啊的就往我们家领!你要想过,从我身上压过去!”

    老关身旁的一个汉子笑声响亮:“大嫂,路这么宽,我们不用压也能过去。”

    许氏家就在村中,大道旁头一家就是,许氏以前总为自家在村子的好位置沾沾自喜,到如今却恨不能将家门藏起来。

    她往人群里头看了自家男人跟儿子,直到这一刻,是真嫌弃他们太怂,她晓得他们的意思,将人接下,哪怕活埋了呢,也比现在叫村里瞧笑话强。但她不能这么干,人既然已经走了,那就跟他们家没有关系了!她绝对绝对不能再接下来。这可比头上顶着一个屎盆子更恶心人!以后她在儿媳妇面前当婆婆的体面也没有了。

    是了,经过这半年,许氏对绘之的恨意达到极点,是盼着其去死的,就算绘之完好无损的回来,她还不一定放过她,就如今这一身痨病的样子,她恨不能将她直接火化了才好。

    老关跟有人指路一样到了许家门口,掀开车帘子喊里头的人:“快醒醒,你家到了。”

    众人这才看见车厢里头铺着稻草,上头那个人形容枯槁,几乎看不到脸上的肉,身上盖着一床到处都是洞的破棉被,整个车厢由里往外散发着死气。

    老关见众人的眼中都出现嫌恶,呵呵一笑,收手放下帘子,对着四邻一揖手:“乡邻们,做个见证,这人咱们送回来,辛苦费就不要了,只是这么长时间,这药钱还要这位大嫂会会。”

    许氏的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我给你钱,你把人拉走!要是人留下,钱你一分也别想要!”

    老关心道:“成了!”面上却丝毫不露分毫,眼珠子乱转,从怀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草纸,按着上头的数道:“统共是一千三百文钱,大嫂你可不能赖账!”

    许氏窜进家门,不一会儿又出来,手里拿着一包钱,扔给老关:“快走!”

    老关失笑:“多谢大嫂,不过还请大嫂别为难人,这人是你们家的儿媳妇,跟我们可没啥关系,我们拉走了,再背上一个拐卖妇女的名声就不好了……反正也没几个月好活……”说着作势要去掀开车帘子。

    许氏一把挡住他的手,扭头找自家男人:“快,让他写休书!这人我们家不要了!要不起!”

    老关道:“大嫂,这些钱可是连口棺材都买不起,我们这真是做好事,没得往里头搭钱的道理。”

    两个人手腕碰胳膊,许氏不知怎的,突然摸到一只荷包,沉甸甸硬邦邦,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收了手,转身催促家里人写休书。

    早有好事的,取了笔墨过来,许氏央求了村里一个童生帮忙写了,又叫过自家儿子按了手印,扔给老关,就迫不及待的推着他走,真的是连车带人,一点都不客气。

    把老关推到大道上,许氏又喊人:“现在这人跟我们没关系了!你们还不过来把他们撵出去,是怕村里人不得痨病是吧?!传染上你们自家,可别怪别人!”

    她这么一嚷,果然有人附和:“既然写了休书,那就不是我们村的人了,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许氏一直将老关撵出村去,心口还在噗通噗通跳,她故意做出害怕老关去而复返的样子,缀在一大群人的身后,实在忍不住从袖口里头拿出那个荷包,放在手里一看,是只旧的不成样子的小荷包,只不过此时荷包再丑,落在她的眼里也变得漂亮至极,她抽开系住的绳子,往手心一倒,这一下,差点笑出声,这些碎银子掂在手心里头,足有二三两!她这一趟,果然还是老天爷开眼,不叫她吃亏!

    许氏心里欢喜,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路过村里养猪的人家的粪槽子,扬手一扔,便将手里的破荷包扔了进去。那粪水稀薄,很快就吞没了荷包。

    许氏见证据没了,心花怒放,回到家,连想照例骂几句,声音里头都透出笑意来。

    老关等人走出中许村老远,他这才将手里许氏给的钱拿出来,放到马车里头那人的手里,此时他脸上已经没了笑,不过神情还是很轻松的,目光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怜悯看向那个装扮成绘之的人:“辛苦你这一趟了,这就送你回家。”

    那人拿一块破布堵着嘴,闷声又一串长长的咳嗽,而后吃力的道:“我还要多谢你,否则,这钱也没,没有……咳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