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九章设法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听着范公范婆说了半宿,亦淌了半宿泪。

    在苏家在许家,她几乎都没哭过,现在在范家眼看着有了好日子,她却软弱了。

    第二日范公要出门,她说什么都要跟着。

    范婆道:“今儿他们出远门,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那我更要跟着,阿娘放心,我一定照顾好阿爹,把阿爹好好的带回来。”许家彪悍,她怕许家不肯放人,万一再把范公打了,若是她在,起码能挡在范公前头。

    绘之心里所想,便是她能想到的最周到。

    在她能预料到的那个最不好的结局里头,她甚至可以抛弃生命,来维护范公。

    她没想过将生命留在苏家,自从父母卖掉她之后,她便当结清了这一世的恩情,至于之后,她肯定也不会为了苏父苏母而牺牲自己。

    至于许家,于她来说,更像冰冷的蛇窟,三个人就像三条吐着信子的蛇,对她虎视眈眈,她无力杀他们,也怕自己真了杀人会心入魔障,但以后遇上,假如许家有难,她一定会见死不救。

    因这种种想法,她觉得自己实在算不得好人,可好人应该是什么样?遵从父母的安排,应该接受许父的猥亵,就算是好人吗?

    不,当下的世情里头,遇到欺辱不能反抗,可是能死。但死了,也留有污名,算不得好人的。

    世上并不是没有好人,范公算一个有原则的好人,看他给小杨东西的时候,有借出的,也有另外赠送的,便知道他秉性清明,处事周全。范婆算一个没有原则的好人,柔弱,善良,范公给她撑起一片天,所以她可以在余力范围之内尽情的做个好人。

    与他们相比,绘之觉得自己如同黯淡的星子。

    她是没法在世俗中按照世俗的规定,做个好人了。

    范公道:“你先别着急,我对这边的路也不是很熟,还要先去问问呢,问定了,要是路远,那就过了年再说,要是近,年前去办完,咱们也好过个踏实年。”

    绘之这才不说话了,只是一整天都精神蔫蔫,喂牛的时候也有点魂不守舍,小牛犊舔了她的手心,她都没反应过来。到最后干脆就坐到小牛犊旁边。

    邻居来借铛,范婆找出来使人拿走了,以为绘之在屋里,结果进去之后屋里空荡荡的,吓了一跳,忙出来找。

    找了一圈,才看见坐在牛栏里头的闺女,头上顶着几根杂草,是小牛调皮弄上去的。

    范婆平日里头觉得绘之没有脾气,现在看见绘之的样子,却又说不出的心疼。

    人总是越没有什么,越就想求什么,她多年无子无女,所以才格外稀罕孩子,其实她也晓得许多人家其实并不看重女儿。

    只是此时她也只能盼着范公能一口气将事情办妥当了。

    前头绘之在山里走了那么多时日,照着翻山越岭,确实走了很远,不过范公找到老关,在老关那里一打听,却又不得不苦笑了,这个很远很远的中许村,距离这里,不过快马半日的功夫。

    老关跟人打交道多了,心细之余也是个爽快人,听了范公的话,哈哈笑了笑:“这主家不慈,错也不能全怪到我这外甥女头上,这事办圆了不难。只是依着老叔一上来给钱,恐怕他们心生贪念,不如……”如此如此一说,听的范公连连点头。

    范公更是道:“我的性命乃是这闺女救的,说句实话,若我没了,我那老婆子也活不过几年,这等于是救了我们老两口的命。便因着这一出,我也不能再将她送回那个火坑里头。这里头的打点,一切有我,待事儿圆乎了,我再另外谢你。”说着便拿出银子来先给老关放到了桌上。

    老关笑道:“我跟老大哥认识多年,彼此都是深知,虽不是兄弟也胜似兄弟,此时便不与大哥客气,索性年根底下,兄弟们都在家,办妥了也容易。”

    “虽说半日快马,可到底要过年了,要不还是过完年出了正月再说?”

    老关大手一挥:“大哥不用管了,这事我心里已经有了章程,说办也好办。我看了,不止我那外甥女不用出面,就连你也不用去理会他们。”

    范公听他说的大气,心里略略放心,脸上露出笑容:“那此事我就拜托给你了,有什么事,你打发人去找我就行。”

    站起来告辞,走到门口,又犹豫了片刻,这才道:“事关她小姑娘家的名声……”

    老关忙道:“大哥尽管放心,此事只有我知你知。便是我找的帮手,只叫他们知道个大概就是,绝对不牵连到外甥女身上就是。”

    老范长松一口气:“如此,我们一家多赖你成全了。”长揖给老关行礼。

    老关赶忙来扶,送他走了半里路才又道别。

    中许村大年三十儿这天,来了不速之客。

    四五个男人一进村就打听许家。

    “听说半年前许家走失了媳妇,俺们这不捡了一个,想问问是不是这家……”

    许家这头,自从绘之不见了,许家人才觉出她的好来,洗衣做饭地里的活计,样样都能上手,这样的人便是请工也不好请,因此越是不见了绘之,越是觉出吃了大亏。

    许氏天天在家里骂骂咧咧,许家儿子又逼着他们两个立时给娶一个更好的的来家,许家男人则不愿意花钱,一家的日子竟然颇有些鸡飞狗跳。

    老关带着人驾着马车过来一问,便有好事者连忙去通知了许家。

    许氏连忙飞奔出来,男人跟儿子也紧跟其后。

    许氏见了老关,目光在人群梭巡一遭,落在老关身后的马车上。

    老关主动道:“这是许家嫂子?这闺女只说自己是中许村许家的,我还想问问是不是你家真丢了人,那丢的人几岁,身量多高?”

    许氏目光凛冽:“你们捡着人了?是不是拉出来看看我就知道了。”

    老关哈哈笑:“那却不行,万一不是,岂不是给你们白看了?人就在我这车里呢。你先说是不是你家丢了人。”

    许氏的男人便率先道:“是我家儿媳妇走丢了,你若是遇到,将人还回来就是,此时村里的人也都知道。”

    老关拱手:“这位大兄弟说的好,只是我还想请众位乡亲做个见证,我捡着的这个闺女落水后得了痨病,可花了我不老少钱,这治不好,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不是,这才问着找了过来……”

    痨病会传染,又不好治疗,一般得了这病,几乎就是个死,因此众人一听,本来还围着马车的都嗖得退了好几步。

    许氏没料到还有这一出,她本来的打算是无论老关说什么都强行将人留下,哪怕带回家再打死呢,因此才悄悄的叫人围住马车。

    现在听老关一说,立时目光变得狠厉:“你这是打算讹人。”

    老关一见她这样,连问问病人都没问一句,心里那点儿本就不多的愧疚更是直接烟消云散了,冷笑一声:“人就在车里,这大半年看病吃药也有迹可循,我讹你,我会先把钱花出去再来讹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