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八章说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知道范公范婆好奇她的来历,她也很想全盘托出,但话到了嘴边,却又怯了。

    她怕范公范婆不喜欢她了。

    可不说的话,她的心落不到实处,总觉得如今的日子像是偷来的。

    原本,她是打算永远将自己的过往给藏起来,谁也不叫知道的,可现在在范家过的实在是太好太舒服了,她再不说,总觉得自己卑鄙无耻。

    她辗转反侧,终究拿定了主意。她对范家二老有信心,他们即便不认同她的作为,也不会将她送到许家人手里,大不了她离开范家就是。

    定下主意,绘之也没有耽搁,走到正屋,见范公范婆都在,便跪下道:“爹娘在上,女儿……”

    话还没说完,就唬得范婆吓了一跳,鞋也顾不上穿从炕上下来扶她:“你这孩子,不年不节的,跪下做甚,快起来,有话咱就说,坐着说啊。”

    范公也站了起来,声音稳稳的道:“你娘说的对,有什么话都能说,咱们是一家人。”

    绘之被这“一家人”三个字说的眼眶湿润,她其实跟范公范婆毫无血缘,然而平生享受到的关心呵护却是这两位老人给予的。

    她断断续续的将她自出生起的来历都说了一遍,虽然是几句话,却也够范公范婆惊惧不已。

    “你爹娘把你卖的?不是被人拐到许家?”

    “不是。”

    “他们是只有你一个孩子吧,怎么?”范公分范婆都不理解。

    “我不讨喜,又只是个女孩子,家里去年遭了灾没什么收成。”

    范婆眼中含泪抖着手去握她的手。

    “孩子咱不难受了,这不是你的罪过,你别背在身上。”

    绘之得了她这句,心里松了一口气,轻轻的靠在范婆的肩头:“阿娘。”

    范婆被她软软的一唤心都碎了,使劲扔了一个眼风给范公。

    范公点头:“这事说出来好。孩子别发愁,咱们一起想办法。”听绘之这么一说,他总算知道她为何宁肯一个人在山里过了。

    “知道来龙去脉,我心里也有个数了,不瞒你说,我一直想问,总觉得你要是野生野长的,长不了这么好,却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已经吃了那么多苦。这个世道生而为女,大不易啊!”

    绘之道:“阿爹,你们赶我走也好,我不会回许家去。”

    范公点头:“你已经入了范家族谱,怎么能回许家?就是他们来讨,我也不会给的。范家族里也不是吃素的。只不过这事不能藏着掖着,便如癣疥,藏是藏不住的,需的治好了才好。苏家那边已然将你卖了,咱们可暂且不去管他,但许家这边,也需想个周全的法子,把亲事解了,如此你跟许家也没了关系。”

    自由便是绘之一直向往的,如果真的能解除跟许家的关系,她也是求之不得,便目光灼灼的看着范公。

    范公笑:“此事对咱家来说,并非难事。”

    范婆插嘴道:“就不能当做不知道,咱们都不说,谁还跑到那个中许村去?等时日已久……”

    范公摇头:“不过是几两银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若是在将来被人知道了,却不如现在就解决了好。你想啊,咱们俩老啊老的,可绘之年纪还小呢,她的好日子在后头,怎么能留下这个隐患?”

    可是绘之并不是天真不通人情的,在这一点上她没有范公的坚定不移,反而偏向范婆的优柔,迟疑且瑟缩道:“他们不会同意的。”

    范公看向她的目光一如从前的和蔼:“才觉得你胆子大,怎么一下儿又变小了,这事你不用太担心。我来想办法。”

    范婆已经回身在炕上一个小炕洞里头取出一包沉甸甸的东西,打开来,是五六块碎银子,还有些钱。

    绘之有点退缩,范婆忙拉住她:“你这孩子,我难不成还怕你贪图这些银子不成。就是全花你身上,我一点儿也不心疼的。”

    其实许家夫妇给苏父的那些粮食,连一两银子都值不上,不过绘之心里也知道,若是只还同等的黄豆,许家肯定不干的,并且若要再被他们发现范家家境还不错,说不得就要讹一大笔才肯罢休。

    一想到这样,她心里就跟坠了一块铅块似的,怎么都安稳不下来。

    夜里范公跟范婆絮絮私语。

    “我说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活泼,这才知道她是受了苦的。”范公叹气,想起自己小时候好像七八岁的时候还是满地里乱跑的玩,到了十二三岁了才算真正懂事,十分心疼绘之。

    范婆没动静,范公一碰她,这才惊觉她竟然在流泪,连忙抚她的肩膀:“你这是怎么了?”

    范婆道:“绘之可怜,我心里也难过。你说老天爷怎么安排的,我们半生求子,盼着老天给我们一男半女,而绘之这么好的孩子,投生到那样的人家,年纪小小就要遭受磋磨,绘之比我还要命苦……”说着呜呜呜的哭了开来。

    范公不由的失笑:“你呀,还是没受过什么苦难。”

    他亦叹息:“又不是家里孩子多养不活的,生父生母仅仅有一女,却也如此不慈,罢了,我本来想带着绘之去一趟中许,还是另外找其他人吧,免得她再害怕。这孩子心里已经成了心病,咱们以后都少说许家跟苏家罢。”

    范婆问:“你想怎么办?不行,你先跟我说说清楚,要不我不放心。”

    范公笑:“我找从前走镖的老关几个帮帮忙,你说这事你放心不放心吧?!”

    “老关?他们回来了?”

    “回来了,这还是小杨来的时候跟我说了几句。”

    “那老关他们怎么去办?打架总归不好。”

    范公忍不住笑:“你这人,整日都想些什么。老关去,自然是好声好语的跟他们说。咱们只管拿钱,托他把这事儿弄圆了不就成了?”

    范婆方才放心:“老关还是比较靠谱的。”

    老关走镖,这么多年在外的名声就一个“稳”,这可不容易赚出来。又天南地北的无处不去,见多识广,跟人打交道是不怵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