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七章借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婆十分不服气:“穿厚点又怎么啦,我给绘之做的都是新的,又轻便又保暖,就是跌一跤也摔不到她。”

    绘之伸手拍了拍自己,果然穿的厚了,拍打都没感觉,她立即拉了拉范婆的手道:“阿娘说的对,您别生气。”

    范婆这才又道:“别理会那些只要好看不要身子的人,那都是些傻瓜,身体是自己的,你瞧着每年都冻死的人都不知有多少,就知道受冻不好了。”说着伸手去摸绘之的后背。

    摸到一身汗。

    范婆这会儿方觉得自己也有点热,就小声问绘之:“你热不热?”

    绘之笑:“出门的时候不热,现在热了。”

    她的笑更能感染人,范婆也跟着笑了,两个人挨在一起,她声音还是那么柔和:“热也先别脱,等回家进了屋再脱。”

    回家之后,已经到了下午,索性天还亮着,中间在集市上又吃了些小食肚子也不饿,一家人就悠哉的整理了买的东西,具体的说来就是各人的归各人管。

    到了晚上,绘之正在厨下烧火,听到门口有人,跟范婆说了声要出去看,起身走到门口,却见范公出来招呼了。

    “是小杨啊,这一年可还好。”

    “托您的福,总算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范公点头,侧身请了人进屋。

    范家的人际交往很简单,绘之见了这个“小杨”一眼,就知道自己从前未见过,只是看范公的语气,却不像是陌生人。

    范婆也看了一眼,拉她回来道:“是你三姑婆那边的,今年春里他婆娘生了一场病,花销大了,这是借年来了,你等会儿,我煮两碗茶给他们俩送去。”

    绘之应了,心下疑惑,不知什么是借年。

    不过她倒不好就在客人在的时候便开口问,免得客人听到尴尬。

    屋里范公的声音传来:“你来就对了,好歹叫我一声老舅,难不成要我干看着你们过不去?这半袋面是我给孩子们的,过年了,吃顿好的,这袋豆面是我借给你的,还有这三身衣裳,你不嫌弃是我们穿过的,便拿走……”

    隔着墙,范公的声音显得比平日里头更加温柔,绘之一时有些愣怔,等回神,范婆已经将茶煮好,说是茶,却像粥,绘之低头闻了闻,果然有点咸香味。

    “去吧。孩子们都没长大,他也不容易。”

    绘之用托盘盛上茶粥就出门过去了。

    范公这次并没有多介绍,待绘之放下茶碗,就轻轻摆手示意她下去。

    等“小杨”走了,范公才扬声叫绘之:“你三姑婆是我的姑姑,论起来,你该叫他一声叔叔,不过今儿不合适,等明年他来拜年的时候,我再介绍你们认识。”

    绘之知道范公的意思是怕“小杨”脸上不好看。

    她转了话题,轻声问:“爹,来借年的人多吗?”

    范公叹了口气:“过两日你仔细看看吧。”

    “百姓过不下去,上头的人不管吗?”她怎么觉得,该管呢。

    “他们倒是想管,没钱没粮怎么管?”

    “那像杨叔叔这样的,就没人管了?”

    范公见她执意的问,诧异之余也还是细细的教她:“咱们这里比起周围其他村镇来,还算是好的,各家各户的,日子都还过得去,换了其他地方,甚至城里有些,还不如咱们这里。”

    “城里人的地不是更多么?而且他们能做工啊。”

    范公摇头:“以前肯定是城里好,现在却不是了,等我有时间,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都知道城里应该有钱,都去盘剥,再有钱,大多数人都是平民百姓,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收税加税。”

    “家里人都健健康康的,这一年就算好了,若是有人生一场病,单治病就能把家底掏空了不说,说不得还要欠外债,那有良心的人家,不会不管病人,可要是那病人也知道家里没钱,说不得就自己不要活了,这样的事我前三十年就没少见,这些年听到了,都只能当没听到……”

    绘之又想起苏家的日子,她已经忘了许多,但清晰的记得苏母蜡黄的脸,家里有几亩地,一年到头的忙活,收获却那么少。

    想起收获,她脑子里头像有流光划过,说了句:“要是一亩产量到一千斤就好了!”

    范公喷茶:“异想天开。别说一千斤,就是五百斤,那也不知道能多活多少人!”

    又道:“咱家有五十亩地,自己种了五亩,其他的给佃户,一亩地按三百斤产出算,收租子我一年也收不了五千斤粮食。”

    他以前并没有跟绘之说过家里有多少家财,不过今儿说起来,却觉得说了也不错,让绘之更有数也好。

    绘之惊讶:“那么多地啊!”

    范公见她惊讶,心中也略略得意。

    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吃了大苦头,跟着人做工,出劳力,拿卖命钱,好在他念过书,识字,被人坑了的时候少,还慢慢的累积下了家产,要不是他有这么多地,范二家也不会整日的盯着他们家了。

    绘之则是真的惊讶,她虽然认了亲人,但是一直没有将自己放在可以继承范家家产的那个位置上,事实上,范婆取钱拿钱,她都尽力避开,实在避不过,也坚持不问不看。

    她知道范家家境好,但不知道竟然有五十亩地。

    只是这五十亩地的数量又很快的被那一年五千斤的收获给泼了一盆冷水。

    她拧着眉头使劲回想,总觉得在那个与她来说很久远的前世,地里的产出并不止这么一点点。

    而且她虽然将大多数事都忘了,却清晰的记得自己原来的家乡有个名号叫“吨粮县”,还是上了书册的那种名称,既然是吨粮县,那就是一亩地一年至少产出两千斤粮食,范公所说的五千斤粮食,也就二亩半地的事……

    绘之冷静下来,便不再多想。只是认真的读起她买回来的那本书。

    范婆见她吃完饭去看书,还抱怨了范公一句:“都要过年了你又叫她去念书。”

    范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