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六章赶集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看着小牛犊在雪地里头打滚,雪地里飞扬起许多雪花,她不得不离它远一点,免得被它绊倒。

    雪花在手心里攒成一个圆球,她想了想,拿了扫帚跟铁锹,开始扫雪。

    范公的话传到她的耳朵里头。

    她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在那一刹那,她想立即跑回山里躲起来,躲在一个无人的地方,那里才能给她更多的安全感。

    但她很快的掐灭了这个念头。

    不得不说,在过去的十年之中,苏氏夫妇跟许氏夫妇给她留下的阴影太重,即便她知道不用怕他们,可还是怕了。

    其实苏氏跟许氏都是普通人,连里正都能管了他们,可她不能永远依靠别人来摆脱这种阴影。

    她必须成长,以后甚至要站在范氏夫妇前头,保护他们。

    小牛犊打完滚,精神抖擞,小跑着跟在她身后,见她扫雪,便在上头踩脚印,一下子打断了绘之的思绪,她嘴角咧开笑,用扫帚去扫它的腿:“去去去,别给我捣蛋!”

    范公出来:“一会儿说不得还下呢,这会儿扫它干嘛啊!回来烤火,你娘要煮茶。”

    绘之道:“我一会儿就好了。”

    范公知道她是怕雪冻住不好扫,也不再说她,自拿了铁锨去铲雪,把雪堆到树下,拍的紧实了,累得直起腰喘粗气。

    这一活动,父女两人身上都出了汗,从头到脚都是热乎乎的,范婆也已经将茶煮好,招呼他们进屋喝水。

    范婆煮的茶茶汤的颜色很重,但喝到嘴里却没有很重的味,十分清爽,待过了喉咙,仔细回味,这才品出几分甘甜。

    范公喝了一盅,觉得浑身都滋润了,对绘之道:“你娘爱吃爱玩儿,在这上头可有天赋,你得好好跟着你娘学,为人一辈子,活个自由自在,才是福气。”

    绘之也喜欢“自由自在”,但心里暗戳戳的觉得她目前还达不成这个愿望,她要背书,要习字,要令父母欢喜。

    就像小孩哭闹着要大人抱,大人却要逼着他走路一样,年少的时候做的一些事,对少年人来说,有五六成大概都是不情愿的,但去学了,后头的路走起来,就会觉得宽阔了。

    天放晴了之后,过了腊八过了小年,等到腊月二十六,绘之一大早被范氏夫妇穿暖了,跟着他们俩坐牛车去赶集。

    集市上人声鼎沸,卖什么东西的都有,绘之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集市。

    人流多,卖东西的小贩脸上多带着笑,显得整条大街都格外热闹。

    也有买东西比较多的,就推着一辆小小的独轮车,上头放块木板,买了东西就系住放上,还要跟木板系住,免得一个看不住就被人拿走了。

    绘之被范婆牵着手,正伸着脖子到处看,冷不丁的让她塞了一口糖瓜。

    糖瓜味道很甜,带着一丝空气中独有的冰冷,可咬到嘴里,就觉得处处春暖花开了。

    绘之舔了舔牙根,那甜味在嘴里留了很长一段时间,让她觉得快乐跟安逸。

    集市上是没有卖书的,不过书店在这条街上也有,范公带着他们去了书店。

    书店里头几乎没什么人,然而却一点也不显得冷清,范公跟书店的掌柜相熟,笑着寒暄。

    “您可有段日子没来了。”

    “选几本游记杂记,再淘换几本书。”两个人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像是自然而言的,透着一股熟稔跟亲密。

    范公没有回头,伸手招呼:“绘之过来。”

    指着朝南的一排柜子:“你自己选几本。”

    掌柜听到范公的声音,也抬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包成“球”的姑娘,脖子上围着一圈“四合如意式”的云肩,他见范婆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牵着手别提多么亲密,便压低了声音问:“这是?”

    范公得意:“是我闺女。”

    掌柜一下子眉眼都开了:“唉哟,这是大姑娘,我还头一回见呢。”

    他们的声音再小,绘之也能听见。

    掌柜的招呼了小二待客,自己从身后的一道门帘子过去。

    不一会儿有个妇人掀开帘子偷偷看绘之,绘之扭头看过去,那妇人一下子缩了回去。

    绘之看中了一本书,类似本草纲目,但不是医书,而是农书,里头有一些防治虫害还有写某地某时遭遇蝗虫等等之类的事。

    绘之看了两页,觉得还想继续看,就把这本书拿在手里。

    掌柜的一会儿出来,笑着道:“大姑娘就选了这一本吗?头一次见面,没个见面礼不成,这本书就送给大姑娘。”

    绘之道谢:“多谢掌柜老伯。”

    掌柜的一怔,心道我比你爹年轻!但这话他真不好意思说。

    就呵呵了几声,范公看了绘之手里的书一眼,自己拿着早就选定的,一起结账。

    范婆在一旁小声道:“把绘之的那本一块会了吧,没得占人便宜。”

    掌柜忙推辞:“大嫂子兴常不来,这可就见外了。”

    范公哈哈笑:“如此就多谢你了。”

    一家人重新回到外头集市上,范婆买了过年要用的些不经放的稀罕东西,这才到了集市口。

    重新坐上回家的牛车,范婆还在小声教育绘之:“咱们家不缺这几个钱,以后可不兴这样子了。有些人情其实挺小,但占了以后说不定要还他个大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占这个便宜。”

    绘之点头受教:“阿娘,我知了。要不是他跟他娘子说我胖成球,我也没想要来着。”

    范公围兜着她们俩坐,听见这话,问:“说你什么?胖成球?哈哈……”

    笑声把落在树枝上找食物的家雀吓了扑棱着翅膀都飞走了。

    范婆生气:“这促狭的,怎么这么说人家!真是的!”

    绘之见她一说,范婆就相信了,连怀疑都没有怀疑,更没问绘之是怎么听见的,心里顿时像被温水冲过,荡荡的熨帖了。

    范公倒是不在意:“你将她穿的这么厚,虽然说胖成球不太厚道,但形容的也不算错,更何况胖点倒好,有福气,哈哈……”

    穿透力很强,家雀们从更远的树枝上又飞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