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三章寻常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在同龄人中找自信比父母给的自信要更能激励人心。绘之干劲十足,天不亮就去割草。

    范婆早起不见了她,差点吓哭,还是范公出来:“莫不是出去割草了!这孩子稀罕牛。”

    老两口早就看出绘之心软又纯粹,同时也有极强的防备心,只有对待小牛犊的时候,才显得天真稚嫩。

    这种稚嫩让两个老人家都觉得分外美好,也不忍心打破。

    “你做饭,我去寻她。”

    范公出门才走了不远就看到她了,背着一捆草,脚步轻快,范公见状,脸上不由的露出慈爱的微笑。

    二十岁的时候,他幻想自己有个孩子,那是定捧在手心里头的娇儿,是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命根子,是日夜想着如何骄纵他的。

    等三十岁之后,他希望孩子出生后乃至成长过程中,无病无痛,健康平安,哪怕平庸些,他努力的赚钱,也能给他留一份不菲的家财。

    然而等他老到如今,两鬓几乎斑白,认了绘之为女,却希望她能自立自强,身体健壮,思想强大,能足以支撑过以后生命中的风霜。

    他希望把他所有的有关生活的经验都传授给她,令她少走弯路,令她百折不弯,令她心地坦然,思想如同阳光照射的坦途,宽博宏大。

    他希望她生命力强悍,而不仅仅是做个懦弱的好人。

    毕竟,他们老两口,还不知道能陪伴她多少年啊!

    对他来说,这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多赚的,可对绘之来说,却是她茁壮成长不可或缺的。

    “就是过冬,草变黄了,牛也是吃的,作甚割这么多草。”他拿过她手里的镰刀。

    “现在的草割了,晒干后是绿色,冬天的草是黄色,绿色的好吃。”绘之认真的答到。

    范公笑:“没得吃的时候,黄的草也一样好吃。好了,你割的够多了,以后不要再割草啦,你娘说要趁着过冬给你养养白,免得好好的孩子黑成煤。你可不能不听话,否则你娘倔劲上来,说不定把牛送走哩。”

    绘之点头:“嗯,我回去跟娘说。”

    范婆见了她,就上前柔声数落:“怎么这么早就出去,露水重,可别受了凉。”不说她看不到孩子担惊受怕,只担忧孩子得风寒。

    绘之笑:“以后说不定要变天,我这几日抓紧时间,再割些也就够了。”看见范婆不满,她忙道:“两天,只两天,就够小牛过冬的了。”

    范公在后头把草摊开晒到青石板上,走过来问:“你怎么知道它一冬天吃多少。”

    “我算来着,它一天吃十斤草,一百天就是一千斤,我现在存了差不多就这个数了,防着来年开春晚,才想多存下点……”

    范公忍不住夸:“唉哟,孩子可聪明!”

    范婆也笑:“你大舅最稀罕他的牛,要是知道你这么会算,一定更喜欢你,会说你是养牛的好苗子。”

    绘之就抿着嘴唇憨笑,她脸上现在有了些肉,微笑的时候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看着就十分可人。

    “瞧你那点出息,我闺女出息大着呢,就指着给他养牛啊?”

    “哎,你这不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啦,养牛又怎么啦,养得好了,一样发家致富受人尊敬……”范婆倒是有话反驳,不过说完又立即跟绘之说:“咱不一直养牛哈。”

    范公就道:“把书读好了,闲着的时候跟你娘学点针黹女工,会织布会缝补衣服就成。”

    范婆一面拉了绘之洗手,又把她按下叫她喝热粥,一面跟范公斗嘴:“怎么叫闲着的时候,纺织先不说,编织,缝纫,浆染,刺绣,这些拿个不是正经的学的,又指望孩子学会,又觉得她不用时间就能会,你当这是教神童呢?”

    绘之从旁抱着碗喝粥,喝完顾不得擦嘴就使劲点头:“阿娘,你什么时候教我编席子?”

    范婆打败了范公,转头却又对她和风细雨:“现在天冷了,手上干,摸苇子容易划破手,再说地上太凉,落下病就不好了,左右这个也不难,等天好了,我一教你就会了。”

    范公在一旁嘀咕:“怎么说都是你底道理。”他真不能跟老妻一般见识。

    吃过饭,范公喊她去念书,照旧把之前学的先抽查背诵。

    范公倒是准备了根戒尺,但一直没什么用武之地。

    每当看着绘之沉浸在学习中,范公总能想起那句《易经履》中的“初九:素履往,无咎。象曰:素履之往,独行愿也。”

    对人心,绘之或有隐藏之处,可面对学习或者其他,就很容易显露出朴素坦白的态度,而这,再加上她天然的领悟力跟融会贯通的能力,范公教起来,简直不要说一日千里。

    照这个速度,他还得再买书,再加深自己的学问……

    幸好,她还要抽空学针黹女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范公偷偷擦了擦冷汗,穷极无聊的把戒尺打磨了又打磨,弄成两寸宽一尺长的样子,而后又更加无聊的在上头刻了道德经的许多至理名句。

    绘之背好了新学的书,等把学过的字都默写了一遍之后,放下笔出去活动。

    范婆正在织布,绘之上前静静的坐在旁边,范婆笑着柔声问她:“背书累了吧?”

    绘之摇头:“不累。”她并不觉得累。书中很多话,理解之后果然是很有道理,不过如果遇上贫穷饥饿,在许多情况下,会读书不一定能填饱肚子,所以她还特别喜欢学一些技艺。

    一方面是对技艺本身有一种痴迷,另一方面,则是长久的缺乏安全感所导致。

    才做了一会儿,牛棚里头小牛犊就使劲叫唤了起来。

    范婆笑:“它这是知道你读完书,惦记着出去了。”小牛也通人性,之前绘之读书的时候,它撒欢叫唤,被范婆过去数落了一顿,打那之后再不在绘之学习的时候捣蛋了。

    绘之笑,轻轻的将头靠在范婆的肩膀上。

    范婆心中软麻软麻,想说句什么,却觉得胸口酸软,鼓鼓胀胀的,有什么东西像要破土而出,她眨了眨眼,将眼中泪水眨了回去,继续织布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