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二章打架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你二叔这个人,别看我们现在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但要是真的我不在了,你娘在他手下活不过三招,要是你娘没了,你觉得他会心软?不会,他巴不得我跟你娘早死了,家产都成了他的。平常就是你娘,觉得他不主动害人,所以才没有防备!”

    范公越说越来劲,咬牙切齿。

    范婆见绘之脸色发白,连忙使劲咳嗽一声,范公这才醒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过火了。

    “你娘是你娘,你可不能学她,当然心善是没错的,可对着坏人心善,那就是愚蠢!谁欺负了你,能打回去,一定不能把亏咽下去?可懂了?”

    绘之点了点头。

    范公说完就躺下了,情绪激动,心口跳动的厉害。

    绘之长到这么大,首次系统的体会到父母对子女应有的呵护以及言传身教之意,心潮澎湃之余,却也想,是不是父亲其实已经知道她在外头受了欺负。

    经过这几天,其实她已经发现了是谁偷草。

    也不是全无缘故的陌生人,是范二叔的孩子,叫范小六的。

    范小六年纪比绘之小,但长得跟她差不多高,看着也比她结实,不过绘之并不怕他。

    偷人东西,本就不占理,绘之要是因此而惧怕,那以后她又是在苏家在许家一样的命运。

    这天她找了个二尺多深的土坑,割完了草,故意往土坑上放,周围又略加掩饰,结果范小六再来,不出意外的掉了进去。

    土坑并不深,他手抓着外头的草地就想往上爬,绘之怎么肯给他机会,连忙扑上去,将他按在坑里。

    “你抓我做甚,还不放开,我要告诉我爹!”

    “行啊,告诉你爹,你偷了我家二十捆草。”

    “你胡说,一共也就六捆!”

    一诈就说了实话。

    绘之发现范小六的智商在自己之下,先给他来了几下解气,而后问:“你偷的草呢?放哪里了?”

    “早给你扔了!”

    绘之生气:“欠揍!”说完就毫不客气的揍了他一顿。

    范小六没想到平日里遇见后都一声不吭的绘之拳头这么硬,忍着挨了好多下,忍不住了,哇哇大叫:“我错了还不行,别打了!你要打死我了!”

    他一说,绘之就住手了:“笨蛋,你早点认错,我不就不用打你了?”

    范小六一想,还真如此,顿时为自己挨的几下委屈的哭了。

    绘之见他哭,有一点心软,但想起父亲所说的,又立即刹住思想。

    她跟范小六属于对立的两家人。范小六也用不着她可怜。

    不过他一个大小伙子抽抽噎噎的哭,她还是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道:“别哭了,你得陪我草。”

    范小六眼珠子乱转:“我又没镰刀。”想着要是绘之把自己的镰刀给他,他拿着镰刀就跑回家。

    “没镰刀用手拔!”绘之自然知道镰刀的重要性,压根就没想过给他。

    范小六见计策失败,有点惋惜:“你放开我。”

    绘之松开手,站到一旁,看到他浑身是草的爬上来。

    范小六看她一眼,她立即凶巴巴的道:“看什么?想再打一架是吗?”

    “刚才是你阴我!”

    “你不偷我的东西,我不会打你。你无理在先,就别怪我阴你。你要是不服,尽管正大光明的来跟我打啊!”

    范小六琢磨一遍,真觉得自己刚才是没有留意,所以才被揍,要是正大光明的打,自己一定能打得过绘之,就阴森森的问:“真的打?你输了不会回家告状吧?”

    绘之将镰刀往草垛子里头一塞:“废话少说,打吧!”她已经发现靠范小六的双手要回自己的劳动成果不太现实了,与其看着他拔草,不如再打他一顿划算。

    小牛犊看见绘之跟人打架,兴奋的不得了,发出很尖利的“哞哞”声,要不是栓在树上,估计能上前参战。

    范小六的劲不少,两个半大孩子你来我往,打架那是毫无章法,你抓着揍我一拳,我蒙着头捣你一下。

    最后范小六略占上风,胳膊压着绘之的肩膀,将她压在地上,刚要得意洋洋,斜刺里头突然窜出一只灰色的老鼠,擦着范小六的鼻子尖飞了过去。

    范小六凄厉的大叫一声,他最怕老鼠。

    绘之刚才只是惊讶了一下,她在野外生存的时间多,鲜少有怕的动物。

    正好趁机反扑,双手微曲,用胳膊肘子压住他的肩膀:“说,以后还偷我东西不?还欺负不欺负人了?”

    范小六大叫:“不了,不了,你先放开我,没看到有老鼠啊!”

    绘之心道:“老鼠又怎么了,老鼠比你可爱一百倍!”其实她心里知道老鼠不会种地,都是偷食,但连着几次遇到,情绪上是没有多少讨厌的,再说老鼠偷东西是为了吃,比范小六这种偷了草又给扔了的,也好。

    两个人各自灰头土脸,绘之虽然已经对那些草不报希望,但怕助长他的不良风气,免得他以后更加嚣张,还是依旧道:“限你三天,把草给我还回来,否则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着挥了挥拳头。

    范小六吐了口吐沫:“你是不是女人?怎么这么粗鲁,小心以后都嫁不出去!”

    绘之才不稀罕嫁人:“嫁不出去,见你一次也揍你一次!”

    范小六终于相信,往日里头竟然是他看错了眼,绘之竟是个低调的泼妇,这论起不讲理来,简直跟他爹娘有的一拼。

    他智商不高,这回儿就认怂道:“行了,以后会还你草的。”他家的镰刀也不是随便使的,要悄悄的带出来就不容易。

    绘之方才点头放他一马:“你走吧,我还要割草,免得小牛犊冬天没得吃。”想到这里又道:“你可加紧了,以后草要是过冬干枯了,我还揍你!”

    范小六心里恨恨的骂了几句“泼妇”,又想到以自己目前的能力,竟然拿泼妇没辙,顿时气馁不已,悻悻的转身走了。

    此一战,绘之有勇有谋,大获全胜,简直高兴的不能再高兴。

    听到范婆喊她的声音,连忙大声的答应了,也不割草了,就把先前割的两捆放到牛背上,她摸了摸小牛犊的头,嘿笑:“打架真的挺舒服的。”虽然她也被揍了,但她跟范小六旗鼓相当,是不是就表示她并不弱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