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十章买牛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大舅家的牛养在牛棚里头,是一头成年的公牛,头上长着角,并不怕人,看见大舅后还往前踱了两步。

    绘之被范公挡在身后,从他一侧歪出头来打量大舅家的牛。

    牛的眼睛很大,黑亮黑亮,打量人的时候,给人感觉那眼睛里头充满感情。

    绘之见它看向自己,忙冲它笑了笑。

    范公还问她:“怕不?看看这牛角,可厉害!”

    绘之摇头:“不怕。”

    正说着话,大舅家的大表哥两口子过来,进来之后就喊:“姑姑姑父。”

    之后又跟绘之见过:“这是表妹?头一次来,也没个好招呼,这是刚才在树上摘的酸枣,又酸又甜,洗了你吃。”

    大表哥跟表嫂都朴实,绘之被范婆领着喊了人,头又不由的扭到牛那里。

    范公就笑着道:“我想看看村里的小牛子呢,你爹非要等你过来帮着长眼。”

    大表哥笑着摸头:“村里今年下了三头牛,正好我知道两家都不大想养,说过冬吃的多,咱们这就去看看?”

    大舅说:“不急,先吃了饭再说。”

    大表哥就看向范公。

    范公看着绘之的样子笑,“这就去吧,定了吃饭也香,否则急急慌慌的,能吃出个什么味来?”

    大舅笑:“我怕你牵了牛就更不想吃饭了。”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打算出门。

    绘之见范婆不去,犹豫了一下,道:“阿娘,我跟着爹去啦?”

    等他们走了,大舅母对范婆道:“看面相是个好的,你们拿准了主意,好好养着,将来捡着那些儿子多的招赘一个,也好老有所依。”

    范婆笑:“她年纪还小呢,过几年再打算这个不迟。”

    大舅母看出她的搪塞之意,知道她这是刚得了孩子,还没有稀罕过来,不愿意往深远处去琢磨,也就住了话头不再说了。

    两个人忙着做饭,范婆烧火,大舅母炒菜,又煮了一大锅面条汤,面条刚养到碗里,就听见墙外范公等人的声音了。

    大舅母还惊讶:“怎么这么快?这就选好了?”

    范婆侧耳听了听大家说话的声气,觉得不像是不高兴,略略放下心来。

    结果大门一开,就见还真像大舅母所说的,把牛就牵了回来了。

    绘之牵着小牛走在前头。

    范公走在她身后,见她脚步轻快,心中不免得意。

    甚至这得意都超过了买到一头好牛的得意。

    因着这种快活,等看见范婆,他的笑容一下子变大:“没跟你商量,我就自己做主了。”说着顿了顿,脸上没有歉疚,反而带出一种奇异的快活:“哦,不是,是绘之拿的主意,这头小牛也稀罕她呢。”

    绘之听到他的声音,立住脚步,脸上的喜色浅了些:“阿娘?”她还有在苏家时候对父母会不高兴的那种担忧,因此,几乎是忽略了范公话语里头的调侃,只一个劲的担忧起范婆会生气来。

    她一立住,小牛也跟着立住,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牵着绳子的手。

    范婆的声音轻快带笑:“这下有事干了,以后天天放牛,可不得晒成个黑丫头。”

    绘之这才露出开心的傻笑,伸手摸了摸小牛的头。

    大舅道:“就只看了这一家,都是村里人,行情在那儿摆着,要价算合理,我心里算了算账,便是我买,说不定还贵几个钱哩。”

    大舅母啐他:“没谱,怎么你买还贵?”

    大舅就道:“那妹夫买会便宜,这不是里头还有看我的几分薄面嘛。”

    大家都笑,大表哥也说:“这牛很好,下生的时候我去接生来着,当时看着就喜人,也知道自己吃奶,比那些还得把母牛奶挤出来喂的都强,这是底子好。姑父要是看不中这个,那其他的估计也悬乎。”

    大舅母笑:“行了,一肚子牛经,都快洗洗手吃饭,绘之也别一直抓着绳子了,先栓到那木头桩子上。”

    天气不算冷,大家干脆就在院子里头支了桌子,说说笑笑的吃了饭。

    下午回去的时候,大舅亲自套了牛车送他们。绘之很快活,牛车走的不快,她干脆从牛车上下来,牵着小牛走。

    有时候小牛会跑一阵,她便跟着它跑,跑出一二百米去,一人一牛就挺在路边,小牛低头啃草,绘之则跟它说话:“这种草怎么样?吃起来是不是酸溜溜的?”

    小牛闻了闻,嫌弃的将头扭到一边。

    叫绘之说,她真的情愿跟牛在一起,成年人的世界,对她来说,仍旧是畏惧居多,也因此,她怕长大,怕大人,却不怕小动物。

    并不是说动物就一定不会伤害她,但那种伤害,只存在身体,不会刺伤灵魂。

    范婆跟范公嘀咕:“看着长高了些呢,你觉得呢?”

    范公道:“变白了不少是真的。我看比族长家那个最小的闺女还强。”

    老两口那么多年都膝下空虚,这一有了孩子,就跟穷久了一夜吧暴富一样,时不时的都要化身炫女狂魔。

    一旁充当车夫的大舅听了老两口的话语,再想了想自家的几个孩子,觉得自己父爱真是太少太少,不免汗颜。

    孩子小时候,他嫌闹腾,上树摸鸟蛋,下河抓鱼虾,不够折腾,这大了大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整天忙着喂饱孩子就把他累的不轻,有时候看见那养了燕崽子的母燕子来来往往的辛苦找食,他可是很心有戚戚的。

    等孩子再大点,比喂饱他们更要紧的事来了,要成家啊,成家的话,兄弟们就不能住一口屋啦,得给他们起宅子,人家媳妇成亲前也会打听,这人在家里排行老几,有自己的几间屋子等等,这孩子一多,赶在一起成亲,儿媳妇们肯定要攀比,不赶在一起成亲,后头的变着法儿打听前头兄弟俩的家业,当公婆的只能跟着操心,还要时不时的听满耳朵酸话。

    但就是这样,大舅也没想过把哪个孩子送出去。

    他想到这里,不免又得意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父爱还是有的,稀薄了些,但总归孩子多,要每个人都分一点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