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九章走亲戚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但不出一日,范公就认识到自己的想法实在太狭隘了!

    绘之压根儿没什么自己给自己加重功课的念头,范公叫她写一百遍,她就在石板上写一百遍,一个多的字儿都没有!

    与之相反的,绘之表现出对织布的浓厚兴趣,她学习的很快,不仅动手能力超强,而且成果卓越,织出的布料已经超过范婆的水平,看的出来,她很喜欢这件事。

    范公就不明白了:“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女子的关系,整日想的竟是赚钱养家?”

    如果想通过织布来发家,那简直也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麻布多么结实?有的祖孙三代都能穿,有的人,三五年也不会做一件新衣。也就朝廷养的官兵们费料子,所以他们才能上交麻布抵税。

    “或者说,她就是纯粹喜欢纺织?天上的织女托生的吗?也不对啊,织女下凡,应该不会喜欢纺织,要是喜欢的话,在天上织个够就好了嘛!”

    范公觉得自己的疑问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对于范公来说,织布只要学会了,就是千篇一律,他不理解织布能带来什么乐趣。

    对于绘之来说,织布就像种庄稼一样,付出就有收获,且是实实在在的收获,织出的布可以卖钱,可以做衣裳穿,是对任何人都极有用处的。

    而她去学字,当然也不是不好,只是她要是遇到有人欺负她,能因为她识字就不挨揍了吗?她要是一穷二白,能因为她识字,就有人给她送财送物吗?

    或许成为名家能被众星捧月,但她要的也不是这个啊!

    其实,是范公不了解绘之的过去。

    绘之从苏家到许家,迫切需要的是证明自己的价值,她不是谁的附属物,更不是可以亵玩的一个物件,她就想做个堂堂正正的人。

    但在苏家,这个不现实,在许家,则显得太天真。

    也就到了范家,绘之体会到劳动带来的乐趣,通过劳动,而不是其他途径,获得成果,这对绘之来说,才是最珍贵而难得的。

    范公却觉得这样不行。

    “光在家里,别跟你似的以后都不敢出门见人了。”

    说就说吧,还连带着把范婆也捎上。

    范婆不乐意了:“我要是整天出门,到时候该你不乐意了!”

    范公笑:“都一大把年纪了,我又不是愣头青那会儿,算了,”他摆手投降,然后吩咐道:“亲戚们虽然来往少,但以前又没有死仇,当然还该来往起来,咱们趁着天好,带着孩子走走亲戚吧,也让大家伙儿认认人,别以后走到路上,是亲戚也不认得。”

    范公除了范二这个亲弟弟,在世的还有几个堂兄堂弟,范婆那边的娘家也有兄弟,还有两个在世的姐妹,不过双方父母都是没有了的。

    老两口定了定,决定先去范婆的娘家大哥那里一趟,然后再去她三妹那里,最后再走动范家这边的亲戚。

    绘之一听就有点想缩:“我?我就不去了吧。”

    范公假装生气:“不去怎么行?那么大老远的路,你不去,我跟你娘俩去,多危险啊……”

    范婆没憋住,忍不住笑了出来,怼道:“有啥危险,一没财二没色,就是拐子也不来拐两个快入土的老头老太婆啊。”

    范公郁卒:“你到底跟谁是一伙的啊?”

    范婆这才“哦哦”的回神,转身笑着劝绘之:“离得咱家都不算很远,就隔着一个村子,走道也就半个时辰。”

    又道:“一块儿去吧,你也认认舅舅家的门,他们村里有养牛的,你爹一直想买一头,这次去,叫你大舅带着咱们去看看。”

    绘之主要怕被许家找来,听说隔得不算远,觉着放心些,就答应了。

    范公雇了牛车,路上就跟驾车的老农说起养牛的事来,老农道:“牛虽然吃的多,可干活也多,不使懒,不像骡子跟马会偷奸耍滑的……”

    绘之听了,抓脸蛋笑,范婆拉了她的手,看了一下道:“你年纪小,肉香,这时候还能被蚊子咬了。”

    可不脸上咬了一个大包。蚊子估计饿了挺久,也不知道饿的久了其实不易多吃,因为不留神说不定会撑死。

    范公回头看了,又是哈哈大笑,抻了抻胳膊:“老树皮也有老树皮的好,哈哈。”

    范婆也笑,叫住了牛车,去路边拔了一棵草挤出汁来在她脸上抹了抹,绘之顿时觉得清凉舒适。

    大舅家很朴实,范公上前扣门,见了说明情况,又转身介绍了绘之,大舅一听绘之是他们老两口收养的女儿,连忙道:“快进来快进来。”

    招待了绘之吃晒干的酸枣干。

    大舅家的孩子都已经成家分了出去,各家有各家的宅子,现在大舅跟大舅母就看看孙子,老两口一起生活,范公一家到来,大舅连忙打发了小孙子去喊人。

    绘之他们来之前大舅正在屋檐下鼓捣木头活,现在绘之就坐在屋檐下,手里捧着一捧酸枣干,然后就听到屋里大舅母跟范婆说话:“早就叫你们收养一个,若是早上二十年,你们现在也儿孙满堂了!”

    范婆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甜意的轻声笑道:“现在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那孩子还救了老范,若不是她,我这会儿在哪儿还不知道呢。”

    她们的声音压的很低,但绘之还是听得很清楚,她微微尴尬的转身,认真打量起那堆木头来,不知道大舅准备要做什么。

    突然听到屋后有一声哞哞的牛叫。

    想起范公说要买牛,她身子微直,看向后头,其实当然是看不见,但坐在堂屋跟大舅兄说话的范公却看到了,笑着对大舅道:“这次来也是想请你帮着掌掌眼,挑一头牛回家去。”

    范公的财力,在他们村里尚属于上等,只是他们夫妇俩低调,平日里头跟其他人也过的差不多,就是现在有了绘之,消费水平也不可能一直上去,手里有钱,又有了孩子,便想着改变,想着让日子更好一些。

    “这有何难,咱们先吃饭,还是先出去看?”

    “要不现在去看吧,看一遍回来商议商议再定下来?”

    “如此也好。等老大来了,叫他也跟着。”

    范公看着外头的绘之,笑道:“嗯,让绘之也跟着,这牛以后给她放。”

    绘之的脸上就露出一个灿烂的傻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