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八章理念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公正式开始教导绘之。

    教授之前,先引着她拜了仓颉的画像。

    “换作十年前,学堂开蒙,那是要拜至圣先师的,谁知咱们这位后来上位的皇帝,自来深恨儒生,这才短短几年,学堂也开不下去,孔圣人的画像也不知烧毁了多少。”说到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绘之对他说的话,一知半解,便只是木木状。

    范公又道:“现在引你过来拜仓颉,是因为咱们最早学的字,便是这位先人创立的。那时候的字跟现如今不同,可有两句话,你须现在记得,引水方知开源不易,也就是说万事开头难。仓颉之前,便也不是没有人,我想,应该也有许多聪明人,但他们都没有想到,也没有像仓颉一样做到。有了文字,咱们才从蛮荒岁月里头真正脱离出来,再不与野兽为伍,独立成人。”

    说起万事开头难,范公便有些滔滔不绝:“这个开头,不是说知道一件事,就去做,而是由一而知十,由十而知百,不是认知,认知是最简单的,我说的是,像仓颉一样创造,当然,不是叫你去造字,可我们日常里头,除了字,难道其他的物事就已经圆满的不需要继续创造了吗?并不是。打个比方,你娘织布用的那架织机你也会用了,这也算咱们这里的头一件儿,怪不得她说你聪明,她也是学了好久才学会的,但其他人呢,有好奇的,也有羡慕的,有主动来学的,可都学不会。这便是蠢了。有些人心不在此,你教一百遍,她也学不会。而另外一些人,只用眼看,看过之后,心里有数,一点就通,这样的,像你娘,像你,都算是聪敏的。可这样就够了吗?裹步不前,满足于现在,都算不上有大智慧。真正的智慧,在于从无生有,或者,从一个小有,生出另外的有……”

    范公越说越兴奋,几乎要将毕生所总结归纳的有关创造的奥妙都演说一遍。

    绘之站在他身旁,从一知半解到完全懵逼。

    她觉得自己十分满足现状,一点不想创造。

    这可怎么办啊?爹娘会不会因为她没有上进心,而不要她了啊?

    范公的万丈豪情在发现绘之双眼无神之后,飞流直下,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尖:“哈哈,一说多了,就关不住了。”

    他这些话,也不是只对绘之说过,范婆也是听到不下数十次的,这回儿见爷俩都站在屋里,过来一听,就知道范公这是又犯了老毛病,便来啐他:“你说的轻巧,你倒是生出另外的有来啊!”

    范婆上来拉着绘之的手安慰:“别听你爹咋呼,他也是哪哪的都不成样子。咱不说别的,就说那个仓颉,估摸着也不是七八岁十来岁上就造出的字来的吧?揠苗助长,一上来就把孩子吓住,好好的一个聪明娃,你不会教就不要教,等学堂重新开起来,我出钱教她去那里学去。”

    范公连忙认错:“今儿高兴,真一不留神说多了。打住打住,咱们去认字写字。”

    范婆晚上专门跟绘之说起来:“你不要怕,女人家学些字念念书并不妨碍,书里的话有时候也是很有道理的,我要是一味的跟你爹拧着来,那我们也早就过不成一块了,他喜欢念书,我便也认几个字儿,两个人也有话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不管怎么说,自从这日之后,绘之倒是跟着范公极为正式的开蒙了。

    范公说话虽然恨不能拔苗似的,可教导的时候却极为细致耐心,又有意让绘之增加耐性,所以学字的时候,虽然绘之会了,可还是让她按部就班的写够千遍。

    范公极为喜悦,夜里跟范婆嘀咕:“有天分又有悟性,若为男儿身,说不得成为一代名家。”虽然在其他事上看不出绘之的悟性多少,但在练字上,倒是很有看头了,绘之的字稳健扎实,就像她的人一样,给人一种踏实感。

    范婆笑他:“可拉倒吧,我问她了,她说还是喜欢种地。”

    范公:“……”

    范婆见范公被自己打击的心灰意冷,心里笑的打跌,胳膊肘子拐了拐他道:“往常你总说人各有志,怎么今儿不说了?我看你这几日也是,兴兴头头的,都不像往日的你了,小心把闺女吓到。”

    他们说话声音其实不算很大,但也没有低到故意隐瞒。

    虽然隔着几堵墙,还是听了个全套的绘之也有点无语。

    她抓了抓脑袋,有些发愁的想,要是成为一代名家,还能正常种地吗?

    好在这次谈话之后,范公的热情终于降温,稍微理智了一些,对待绘之的功课也没有那么严苛了,但不论他布置五百遍也好,布置一百遍也好,绘之总是一视同仁,功课完成的简直堪称完美,范公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不少。

    暗暗的在范婆面前夸了绘之无数次。

    “你看她这五百遍,跟这一百遍,根本没什么区别,可见是从头到尾都是态度端正的写下来的。我还记得老二家的大郎,我也不是没想过好好教他,可他呢,写头两个还是那么回事,越到后头,这字就越不能看,我都心疼我的纸笔。”

    隔壁绘之十分愧疚的堵着耳朵,不是她想听,是她的耳朵忒好使了。另外,她认真写那五百遍,是觉得那纸笔好贵,糟蹋了要遭天谴啊……,跟她的态度其实没啥关系,她就是抠唆而已。汗颜,十分汗颜!

    绘之自觉当不起范公的这般夸奖。

    虽然不想听壁脚,但也正得益于她的好耳力,使她更了解范公范婆,而后在二老面前,也就更自在了,她建议:“我用笔在石板上写字吧,我也喜欢写,但觉得在纸上写,实在太费纸了。”

    范公立即允了。他跟范婆没有孩子,这疼爱起孩子来,就没多少经验,而且绘之也大了,有自己的思量,他们俩也得认真考虑绘之的感受——其实,他真实的想法是,绘之一定是想写更多的字,想练习的更好,又不想要纸笔,这才想出这样的主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