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七章君子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公见族长同意,笑得合不拢嘴,站起来真心实意的给族长行礼:“我夫妻二人,今日感念族长大恩。改天再正式上门拜谢。”

    又说了几句话,方才走了。

    待他走了,族长的媳妇从内室转出来,略翻动着范公拿来的东西道:“你也忒好说话了。”

    族长看她一眼:“族里有事,他家何时不是又快又好的办完?你再看看那个范二家,他家是没吃还是没喝?一家人整天惦记旁人的家业,偏不肯好生做活的懒虫!我不帮着范大,倒要帮着那个处处扯我后腿的范二子?容了范二一回,他侵吞了这家财物,花完是不是再想着侵吞别家?真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啊?我不弄他,都是我心宽。”

    族长媳妇一想也是。这两年上头收税收的厉害,官员盘剥,银水乡算是附近最富裕的乡镇之一,就这样,每收一回税,十家里头也有一家要过不下去呢,作为族长,固然压力大,可既然在这位子上,受人尊重,就要庇护族人。族长家也是绝对不愿意看着族人都活不下去的。

    她便道:“这也是应当知该的,范大两口子勤力,这么多年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养便养吧,养的好了,招赘个女婿,不好,大不了出一份嫁妆,也就没事了。”

    族长也道:“正是这个道理。”

    因为族长通融,绘之正式成了范绘之。

    范公范婆各自穿了新衣,接受她行了认亲礼。

    此事,虽然范二一家有不少意见,但终归范公夫妇都在,范二也不敢担上欺凌亲兄长的罪名,所以有小争执,背后说几句不中听的,也就过去了。

    范婆跟绘之说:“日常你就跟了我,落单的时候,谁欺负你,你别还手,记下来,我跟你爹去找他们。”

    绘之这么多年,头一次享受到来自长辈的关爱,脸上现出一些傻气,呆呆的看着范婆。

    范婆还当她怕生人,一个劲的安抚:“咱们这乡里乡亲的,就没有不认识的,除了本家那些,也没人敢欺负你,你爹身上还有功名呢。”

    虽然认了亲,但双方仍旧处在互相探索着相处方式的阶段。

    就拿那架织机来说,绘之虽然极其想上手试一试,却不敢问,怕说出口遭了拒绝。

    而范婆看出她喜欢,也不敢就张口问她要不要试试,怕绘之认为自己这是想叫她做活。

    幸而这样的试探并没有过得太久。

    绘之感受到老两口足够的关怀之后,终于主动开口:“我能试试吗?”

    范婆很爽快的挪了个位子给她:“你来,这架织机是麻烦了些,不如腰机简单,不过织布快,省时间,也能织的宽些……”

    绘之凑过去,不敢贸然行事,先小心试探,托她自来谨慎仔细的福气,范婆略加指点,她便很快就真正掌握了关窍。

    范婆一个劲的夸赞,等范公外出沽酒回来,笑眯眯的冲范公招手:“你来看看,猜猜从哪里开始,是绘之织的?”

    绘之已经从木凳上站了起来,双手来接范公手里提的东西,拿去存放。

    范公真过来猜测,看了一遍,疑惑:“这莫不是全都是她织的?也不能够织这么多吧?”

    范婆含笑点头,指了其中一处:“是从这里开始,绘之聪明,真合了你常说的那句,讷于言而敏于行。”

    这一点范公深深赞同,笑着颔首,小声道:“我也觉得她身上有古君子之风。”

    就是忒守礼了。老两口期盼的闺女撒娇卖乖,想来暂时是享受不到。

    天气一日比一日的更加冷起来,绘之坐在织机前一坐半天也不厌烦,倒是范婆有些怕了,跟范公嘀咕:“是不是我说外头有人欺负的话,叫她吓住了,这也不肯出门去找人玩儿,她这年纪的小娃娃,谁家不是皮皮的,玩石子儿,丢沙包儿,活动活动,也长得快些呀。”

    范公沉吟:“十岁也不小了。”

    范婆哎呀一声:“可不是,她倒是同我说过年纪,但我总是觉得她才七八岁的样子。”

    范公就招了绘之过来:“以后你上午跟着我念书,下午做你想做的事,左右家里又不缺钱,也不用这么辛苦。”

    范婆觉得女娃读书用处不大,争辩道:“跟你读书,不如跟我学些针工,将来出色些,在婆家也有面子。”

    绘之一看爹娘要因为自己吵起来,先有些怕了,连忙道:“要不我都学。”她对于念书跟针工,都是一知半解,要叫她说,她更喜欢种地,庄稼不会说话,但你勤劳些,它的回馈就会多些。

    范公摆手,说服老妻:“念书识字,是怕你我不在了,她将来大字不识一个,再被人卖了。我又不为了叫她科举出仕,再说,这世道眼看着一日日的乱起来,莫说闺女,是个儿子也不叫去出仕,宁肯不光宗耀祖呢,先保住香火传承。”

    他这么说,范婆便有些心动了,主动跟绘之道:“那你先跟着你爹学认字,这针工什么时候学都成的。”心道,不管男女,识字的总是受人尊敬,以后若是他们二老都走了,绘之一个也得有个立身的本事。说起来也怪,以前没有儿女的时候,生死都不计较,现在有了闺女,却怕起死来,害怕死了,留了绘之受人欺负。

    一个人对你好不好,是真心还是假意,如果一开始看不出来,可天长日久,再蠢笨的人也能体会出几分的。

    绘之现下就很有体会,但越是喜欢,越是惊惧,总怕眼前是一场梦,又怕范公范婆争吵,万一争吵到最后,像苏家爹娘一样归罪到她不是个男孩子的身上。

    且她内心深处,总也不能真正的安稳下来,许家那头,但愿永世都找不到她才好。

    许家,苏家,便是十岁的绘之惊惧担忧的源头了。

    但同许多担忧到退缩的孩子不同,绘之虽然担忧,却想驱除这种担忧,她恨不能自己一下子成长起来,成长到像范公一样,他只要一出面,在范婆面前耀武扬威的范二便畏缩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