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六章同意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公将范婆的话听到心里,又一下子舒服了不少,连连点头:“可不是么?竟是我着相了。我心里自是不因为她是个女娃而失落,我这也不是怕她受欺负?”说着也是笑了。

    虽然意难平,可还是欢喜的多。

    范公便问范婆的意思:“你说我们留她在家里做我们俩的闺女,这主意怎样?”

    范婆寻思:“人家能应吗?”虽然嘴里这么问,心里却琢磨起来,若是留下绘之,过的二年,寻一个老实巴交的养老女婿,要么就将闺女嫁的近便,也好来往照看,到底上门的女婿抬不起头来,他们老两口也不自在……

    老两口缺儿少女的日子过得多了,没少想过要是有孩子,该怎么怎么样。

    若说以前,那是自己给自己画一张大饼子,现在,这饼子从天上掉下来了,还不由得他们甜滋滋的乱想啊。

    灶房外头的绘之抬头看了看天,这都半个时辰了,不是这老两口把饭吃完,让她喝刷锅水吧?

    不过她也就这么随便一想,虽然不喜跟人来往,可她看人还是有几分准的,范老伯性情澄净,范阿婆看着也宽和,绝对跟苏家许家人是不一样的人。

    绘之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单手轮换着提着水桶洗了洗手,刚洗完,范婆从灶房里头出来,手上端了一碗饭菜:“孩子,快来,在这里吃吧。”

    绘之走到跟前,而后发现范公也端了饭菜出来,一盘腊肉炒青菜,一盘炒鸡蛋,都是绘之没有吃到过美味。

    她慢慢的挟菜,放到嘴里细细的咀嚼,眉眼因吃到食物而显得柔和而脆弱,脸上呈现出一种欢欢喜喜的满足来。

    范婆跟范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满意。

    甭管男娃女娃,这眼前的娃娃就是个极好的娃娃。

    范婆虽然从范公那里听说了绘之的一些事,但男人向来没有女人细心,范婆还是自己问了一遍:“从前一直住在山上吗?今年几岁了?”

    至于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等等问题,她没有问,绘之几不可察的松了口气:“今年十岁了。”

    绘之自然听出她语气里头的关怀,但自己的过往,并不美妙,她不知此处离中许村大许村有多远,万一此地的人知道的多了,传到那边去,那她肯定会被抓回去,或者落到更不好的境地里头。

    范婆一肚子好奇,当然不是不想问,是怕把绘之吓跑了。她前些年还存了心,自己生,现在老了,不做他想,又怕家业落给外人,越发的连到自己跟前的孩子也开始讨厌起来,害怕人家是为了自家家业才来的。

    但她终归还是太想要个孩子了。现在范公捡回了绘之,她比绘之更怕绘之是有家的人。

    内心深处,恨不能绘之无父无母哩。

    双方再多的念头,都使劲儿把话压在心里,这便是怕交浅言深了。

    范婆思量了又思量,方才开口:“你一个女娃娃,一个人住在山里,日子短还好,日子长了,有个事儿也没个帮手,且现在世道艰难,进山的人打猎的人也日渐多了起来,我跟你大伯也没个儿女,你瞧着留在我们家可好?”

    要绘之说,她是愿意的。

    她愿意摒弃过往,愿意明净无秽,可她身上背负着世道强加给她的出逃的原罪。

    便因此要止步?

    不,不。

    她还有所向往。

    “好。”

    她说好。

    范婆喜极,扭头喊范公:“老头子,你听见了没?”

    范公也笑,笑意从带着皱纹的眼角蔓延出来,矜持的压抑着高兴,轻轻的点了点头。

    本朝立国距今已经有四百年时间,各项规矩体统也从最初开始的纷乱无序到繁复冗沉,再到现如今的精炼方便,想收养绘之,只需在族长那里往族谱里头添几笔便是。

    范公要留下绘之,是真心实意,并不是想试用或者考察一段日子,所以吃过了饭,他便进屋翻出族谱,又喊了范婆,包了两块布,出门去了。

    绘之正在看一架织机,上头还有织了一半的麻布。

    织机上的麻布纹理细腻,比她身上的这件不知高出几个档次,就是她之前买的那块粗麻布,也没有面前这块好。

    绘之很喜欢。

    她喜欢有序、整洁的东西。

    而且模糊的记忆中仿佛总有什么想突破牢笼而出,却总也出不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觉得,这世上应该有比麻更好的原料,来做衣裳,可惜,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生长在何处。

    范婆刷了锅碗,出来正好看见绘之在看织机,笑着走了过来:“今年的麻长得好,正好给你做几件衣裳,你这个头还要再长呢,现在穿的也不合身。”

    原本范婆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就是织麻布,这织来的布,不仅可以卖钱,还可以当税上缴,是很有用处的,当然,也是他们家里地多,否则光种粮食都不够吃了,谁还舍得拿出地来种麻?

    绘之认真的看了织机,心里对这个大家伙也很喜欢,跃跃欲试,又担心把它弄坏了。

    范婆见她的眼睛快要黏在织机上,笑着坐下,故意将织布的动作变慢了,如此不过一刻钟,绘之便领会了其中关窍,因为学会儿,而感到欢喜,嘴角绽放出一朵小小的花。

    范公先去的范家族长那里,他与族长同出一支,有同一个曾祖,年少时候又一同求学,因此关系倒是挺好,只是范公自来傲气,又因无子,这才少了来往。

    范公倒是也没有隐瞒族长,直说自己在山里迷路,被绘之所救。不过到了绘之这里,他还是撒了个小谎,指了指脑袋说:“这孩子有些个木讷,不知是不是这里受过伤,问她前尘,尽数忘了,又说在山里过了很久。我想许是根本就没了家人。”

    “我这等年纪,本绝了子嗣的心,濒死的时候,突然遇到她,你说,可不是上苍垂怜么?恰巧她又无父无母,真个儿跟我丢了孩子又找回了一样!”

    本是想将话说圆满了,可说着说着,竟然自己也相信了,先把自己感动了,眼角涌出两滴泪花。

    族长的家境又比范公家好的多,听范公如此说起来,心里也生出些怜悯,便点头道:“如此也好,将孩子好生养大了,招赘一个女婿上门,你们老两口也是老有所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