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一章救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走到溪流边,用小陶罐接了一罐子水,刚要走,又蹲下身,将溪流边上几种不同的野菜都采了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尝了尝。

    大部分的野生植物都只有涩味,只除了一种,嚼动的时候还不觉得,可吃下去,却觉得甜润微辛,凉凉的,如同有风从心里出来……

    绘之于是捡着这种草叶子多摘了许多,然后又尝了一下它的根茎,觉得不如叶子好吃,就只摘叶子,在溪水里头洗干净,一起拿着跑回了木屋。

    老人的脸色更不好了。

    绘之先用冰凉的溪水给他擦脸,他眼皮动了一下,却没有醒。

    绘之皱眉,挖坑总需要个铲子,她手头可只有一把镰刀,要是用镰刀挖坑,得挖多久?这样一想,等着人没了呼吸然后刨坑埋了,真是个大活……

    当然,她也可以放着不管,可她已经把这片山林看做了是家,如果完全不管,不论对老人来说,还是对山林来说,都是有失人性。

    “算了,活马当死马医……,呃,好像不对,难道是死马当活马医?”

    绘之脑子里头死马一堆,活马一群,绞尽脑汁,才决定死马更胜一筹,死者为大嘛,所以死马当活马医。

    老人家这样,其实已经不能咀嚼了,绘之找了块石头,捣碎了那些叶片,收集到罐子盖里,然后捏着他的嘴,添了一点水,帮他冲了下去。

    她却不知道,自己摘来的这种草,名唤银丹,确实有疏导胸闷的疗效。

    不过,生活的经验都是总结出来的,等过了一刻钟,她听见老人沉闷的发出咳嗽声,嘴角一下子咧开,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

    睁开眼睛的范公一眼看到的便是她的笑。

    这一笑,是法妙难思,是破颜微笑。

    这一笑,让范公觉得,他从痛苦的胸闷中清醒过来,却是如此的值当。

    “你醒了,看来那草还是有效用,我再去采些!”她眼角上翘,欢喜之意蔓延到鬓角。

    绘之的声音不高,听在范公耳朵里头,却有种“泉水叮咚,清风自来”的清越。

    他的面容从痛苦的扭曲变回了柔和。

    绘之往外跑了几步,又跑回来:“是不是坐起来更好些?”

    范公动了动嘴,喉咙里头有股咸痰,他便又眨了下眼。

    绘之轻快的点头:“懂了。”上前小心的将他扶了起来。

    她再出去,就像一只活泼的鸟儿扑棱翅膀高飞,然而须臾又飞了回来。

    她手里托着陶罐的盖子,歪头打量老人神色:“您好点了吗?刚才就是吃了这个草叶子……”她把手里的东西往他面前托了托。

    当死马医治的时候,谈不上尊重,但人已经清醒了,她就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他身上。

    被砸出汁液的草在盖子里头散发着清爽的香气。

    老人脸上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冲着她微微点了下头。

    绘之这才帮他拨到嘴里。

    发现老人闭上眼慢慢的咀嚼,她又倒了些水。

    种种体贴不言而喻。

    让范公都怀疑自己遇到山中神仙,否则自己这胸闷的毛病从小不知道吃了多少草药都不见好转,怎么被几片叶子给疏导了?

    绘之不知道范公所想,若是知道一定更加欢喜。

    范公喝了水,靠着木墙舒缓着气息。绘之见状,便把装米的陶罐里头的米都倒了出来,换上自己新买回来的,然后学着先前的样子封好口。

    身后传来老人和缓温柔的声音:“这个屋子是你的?”

    绘之闻言摇头:“不是,我出山才经过这里。”

    老人神情一怔,重新打量她,半晌疑惑道:“你自己一个人生活吗?”

    绘之的手按在陶罐上,扭头看了老人一眼点了点头。

    老人道:“我姓范。”

    绘之犹豫,不知道自己改叫范爷爷,还是叫范大爷。

    犹豫当然也只是一瞬间,她很快的就点头:“范老伯。”

    范公无子无女,竟然没意识到绘之其实是个女孩,冲她微笑:“小哥贵姓?”

    绘之一顿。

    她在被生父卖掉之后,就不想再跟着生父姓了,她更不想姓许。

    她脸上的犹豫落在范公眼里,便成了她“孤苦无依”的明证。

    若是有亲人,怎么会连自己的姓氏都不知道?

    在得知她一个人生活又没有什么亲人后,范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家有薄产,但无儿女,止有一个老妻,你救了我,要不要跟我回家?”

    绘之下意识的摇头,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山林的生活跟在许家跟苏家相比,其实还相对轻松自在,现在她有了布,有了剪刀跟针线,更可以比着裁衣制衣,完全有能力自给自足。

    范公却觉得自己的主意好:“你没群居生活过,不知道群居的好处。再说我家就在那山下,离此地也就小半日的功夫,你要不跟我下山去看看?再说,就算你还要回来,也得等我跟妻子感谢一番……”

    绘之再摇头:“不用谢。”她看了他嘴角还留有的一点绿意,将那句“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咽回肚子里。

    范公越发的觉得她品行坚毅高洁,在自己的病症得到舒缓的时候,他以为起死回生是上苍对自己的恩赐,可现在却觉得,其实相比起死回生,认识眼前的这个小孩子,才是更好的。

    范公越发的大力说服她。

    “其实,我想叫你同我回家,也是有自己的私心,你看,我这身子骨着实的不顶用,万一回去的路上再出了事,我家里的老妻也活不成了,又无儿女送葬,将来到了地下也是凄凉……”

    绘之认真考虑,如果路途不远,可以送一下,但知人知面不知心,留在范家,她还是不大乐意。

    范家再好,她这一点的救命之恩,也不应该取拿什么,毕竟她救人之前,可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想到这里她又看了一眼范公,心里腹诽,若是他晓得她是因为懒得刨坑埋才努力救他的,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可不管怎么说,目前看来,走这一趟,看着范公平安到家,也是很有必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