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十章老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有许多人贪恋家的温暖怕出门,绘之并不怕,不管是苏家还是许家,“家人”都没给过她什么温暖。

    她这次下山,小心翼翼的行事,总是先观察别人怎么做的,然后自己再三确认保险了才出手,卖东西跟买东西都还算顺利。

    别人看她像山中猎户,有收动物皮毛的小贩试探着问。

    绘之便咧开嘴做惊喜状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小贩觉得她傻,这寻常人家谁会来卖毛皮啊,还一次出手这么多。

    绘之笑着敷衍过去,拿着换来的七八文钱,先去寻摸买一把剪子,她问收皮毛的小贩:“俺爹说叫买把剪子做衣裳……”

    小贩的年纪其实也不大,心肠热,热情的跟她说了:“这地界了刀三张的磨剪子的功夫最好,你去他那里看看,对了,买剪子可一定要自己试试。”

    绘之捏着手里的钱,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买的到。

    到了小贩指的地方,她问:“大叔,您这儿卖剪子不?”

    刀三张先看衣裳,琢磨了一下才歪头示意:“你自己试试。”

    一个竹藤圆筐里头放着七八把剪刀,每一把都带着岁月的痕迹,不过刀刃处都磨的发亮,旁边还放了一捆扎起来的布条,绘之看了一下,捡出一把剪刀,又找了一块麻布布头试了试,问:“大叔,这把剪刀多少钱?”

    刀三张叼着一根蒲草在磨刀,磨完了,在阳光下打量了一番刀刃,而后淡淡开口:“三文。”

    绘之略犹豫,若是在这里花三文的话,不知剩下的钱能买多少麻布,她得把自己的衣裳再做的宽大一些。

    刀三张虽然在磨刀,但刚才也没漏看她的动作,见她试了一把就问价格,没有挑三拣四,这就搔到他的痒处,主动道:“最少两文,不买走人。”

    这样一个声音沉淀的汉子,意外给人一种值得相信的感觉。

    绘之爽快的付了钱,起身拔了些草,搓成绳子缠在剪刀上,然后去买麻布。

    出乎她意料的,麻布的价格更便宜,六尺布才花了一文钱。

    卖布的想做成她的买卖,主动说搭一块布头,绘之没要,问她:“大娘,你知道针线从哪里买?”

    卖布的这里就有,不过布结实,针就容易断:“都是一买买一包,一包针再加这些线是一文钱。”

    绘之想起刀三张主动降价,摇头道:“我用不了这么多,要不是我买九尺布,然后买半包针线,一共两文行吗?”

    平日来买针线的,都是拿家里的东西换得居多,此时能得到钱,卖布的自然是肯的。

    小人物的智慧,不管能赚到多少,只要能赚,先把生意做成了就是。而且绘之的买法,对于卖布的来说,相当于没有还价了。

    绘之则想着,买九尺布,做两身衣裳,等冬天冷了,就都穿身上,也好御寒。

    这样一想,又觉得还应该留些兔皮。

    不管怎么说,这次下山,绘之自己极为满意。她的原来出逃时所穿的那身衣裳,没有卖掉,可她有了余钱,也不强求。

    再回去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脚步轻松。

    她在山里锻炼出来,寻常人走路都赶不上她的脚程,只走了大半日的功夫就到了那个先前落脚的小木屋。

    然而,她耳朵一动,脚步轻轻的往后避到树下。

    屋里有动静。呼吸声像是人。

    绘之有点怀疑是不是山里的熊瞎子跑进来,又觉得不大可能,她在山上待了这么长时间,并未看见熊出没。

    可不管是什么,她现在都只有避开。这种选择,是为着“生存”考虑。

    她能在山中生活这么久,就是知道自己任何的一个冲动,都会导致自己丧命。

    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只要她依旧平静的生活,会渐渐变好的。她告诉自己,然后坚定的绕过木屋。

    可走了几十米,她却停住脚步。

    那细碎中夹裹着痛苦的吟哼声,钻到她耳朵里头,叫她蹙眉。

    她看到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正捂着胸口难受。

    难道是妖精所化,特意引她来上当的?

    绘之突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平胸,如果是妖精,难道不应该化作一个漂亮的女子来勾引她?

    或者妖精觉得她心底善良,这才变成一个落难的老人家?

    绘之自嘲的弯了弯唇角,脚下却像有自己意识一样,重新走回小木屋。

    生病的老人听到动静,先惊喜,然后看见她,半大的毛孩子一个,顿时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

    绘之倒是没怎么生气。若是化成人形来勾搭她的妖精,应该不会露出失望的表情吧?

    她是真没有想到,其实妖精们的品味奇高,人家看见现在的她,不会失望,只会嫌弃。

    她心里嘲讽自己:妖精也不是那么好见到的。她又不是唐三藏体质,专门吸引妖怪。

    把背上的东西解下来,她上前仔细打量老人,见他虽然老,但面目和善,相由心生,估计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心里先让绷紧的弦松了一下。

    木床上没有灰尘,不过她还是极快的扫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老人扶过去。

    等老人躺好,她才直起身,重新打量,她并不会医术,简单的辩症的话,只能说能看出是否拉肚子,是否感冒……

    不过看老人现在手捂着的地方,似乎是心脏所在,她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果断的将手覆盖上去,轻轻的按压了一下。

    老人的痛吟更大,且睁开眼。

    绘之趁机道:“我不会医术,您这个该怎么办?”

    老人却又闭上眼。

    绘之搞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完全不作为的话,那她回来就没了意义,再说,她也没有收尸的经验啊,当然是人能救活最好。

    她起身出去,决定先打水给那老人家擦把脸。极为乐观的想,便是个妖精,看在她还打水给他擦脸的份上,也应该饶她一命才是……

    没办法,一个人生活,不靠脑补给自己加戏,说不定她的智商就要退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