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章现世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中许村许家的童养媳跑掉了的事,终究还是传到了外村。

    虽然大部分顾全大局的村民都觉得这事没啥好往外说的,可也并非所有人都有那么高的觉悟,更何况许娘子也并不得人心,只要一个人往外说开了,再有人来中许村的时候一问,那妥妥的就漏出风声了。

    也是赶巧了,若得平日,大许村的青年们最喜欢河边泅水摸鱼赶鸭子,没准儿绘之扔掉的鞋子也就被发现了。

    可谁叫现在农忙呢,大家怕下雨将粮食砸地里,都是抢收抢种,谁家也闲不住,天不亮出门,天黑透了才拉着车回来,衣裳被汗水都滋洇透了,脱都懒得脱,更何况洗衣裳洗澡了,这河边,也就一直没有人来。

    找了两日,许家男人做主:“先不找了。把粮食收回来要紧。有粮食,就是再买一个,也不愁。”

    许娘子反驳:“怎么不愁?先前那是他们东埔村粮食叫雨水淹了,如今你再拿着粮食去买买试试!再说也买不到合适的。”

    许娘子对绘之骂归骂,但除了逃跑,绘之做的其他事,她还是很满意的,并且不止一次的私下里比较村里其他人家的儿媳妇,觉得绘之的勤劳是出挑的。

    就是这一逃跑,把前面的都抹杀了。

    许娘子刚得知绘之不见的时候,就想过抓回来如何炮制她了。

    随着失望越来越大,她对绘之的恨意也越来越强烈,都想过抓回来,让儿子直接破了身子玩几日,然后卖给那些山沟里头老鳏夫。

    许娘子失望,许家男人却还有那么几丝念头:“说不定是跑回她家去了。”

    许娘子蹙眉反驳:“她能认识路?”

    许家男人道:“等忙完了,我去一趟东埔。”

    “那要是他们家把人藏起来,说没见过,咱们可怎么办?”

    许家男人便道:“那我去了之后就先找别人打听打听,不直接去问。”

    收完麦子,再种上一季豆子,许家男人背了点干粮跟水囊上路了。

    许娘子想让儿子跟他爹一起去,可许家的男孩子不肯:“怪丢人的,我才不去。你们把我媳妇搞丢了,凭什么叫我去找?你咋不去?”

    别人怪到许娘子头上,许娘子都不心虚,偏她儿子一说怪她,她心虚了,嗫喏道:“不去就不去,再说我怎么着她了?她一个买来的媳妇,还使唤不着了?”

    许家男人去了苏家所在的东埔村,他到了之后,发现这边果真歉收,而苏家的事也不难打听,一块豆饼出去,就有人告诉他了。

    “苏家原来那闺女可老实,干活也麻利,别看小小年纪,家里活能干,地里活也能干,不知卖到了哪里,我们都说她爹太缺德……”

    许家男人讪笑:“没了吃的,留在家里还不是饿死?卖了,说不定能挣出全家人的性命来呢。”

    村人笑着摇头:“我说了,你别不信,他们要是四五个孩子,卖一个也罢了,偏只有一个闺女,养着也吃不多少,就巴巴的卖了,现在倒好,这不卖了闺女后苏娘子倒是怀孕了,可都五个月了,青天白日的打了个喷嚏流了,一个成型的男胎……这不是造孽?不是缺德?”

    人们偏好自己设定,如果这家生活幸福,那是他们有德行,如果生活不幸,那肯定失德了。这种想法虽然有失偏颇,但自古至今,也确实很是影响了许多人。

    许家男人一听,忙道:“那这家的闺女就再没回来?”

    “从来没出过远门,被他爹送走了,就是想回来,能回的来才怪!”

    许家男人也有点死心了,事实上,他曾经怀疑绘之是知道他的心思的,但她的表现太淡定了,他忍不住就心怀侥幸。

    就是绘之这次消失不见,众人怪许娘子也多过怪他。

    大家都认为许娘子在农忙时节,太过压榨绘之的劳动力,这才导致绘之受不了一走了之。

    后头因为许娘子说她没带吃的,大家开始传谣言说绘之受不了虐待自杀了。

    这虐待也是许娘子虐待的,跟他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许家男人淡定的回了中许村。

    把苏家的不幸跟许娘子说了说,许娘子的心情这才好了些。

    两个人才计较着,若是寻不回来,到哪里或者从哪里节省出一点钱,再给儿子娶一个媳妇呢,就见邻村的一个男青年拿着一只鞋子跑了来。

    “许船,你做什么捏?”

    “表舅姥爷,您老,呃,不,还是叫我舅姥娘看看,这可是你们家我那表舅娘的鞋子?”

    许家男人刚才都伸出手来想接了,闻言立即收回去,讪讪道:“你快坐,跟我说说你怎么捡到的?”

    许船听着有些不对味。再大大咧咧,他也知道公公应该跟儿媳妇避嫌,现在表舅姥爷这般急切的问……,不过他家走失了人口,也着实应该着急,他便抓了抓头发道:“就是闲下来,去河边泅水,结果带着的两条小狗在岸上打滚,翻出来的,看那样子,好似有了段日子……”

    许娘子跟自家男人面面相觑:“她会游水吗?”

    “她们庄子没有河流经过,应该不会吧?”

    “那这是……?”许娘子打了个寒颤,暗暗思忖难道真是自己太过刻薄?可日夜干活也就那一两日的功夫啊,到了现在,大家还不是渐渐闲下来?

    ……

    这中许村的种种,绘之不在,俱是她不能左右也无法左右的,仿佛偏偏因她逃了,还仿佛逃得挺成功,上苍便给她这段休养生息的日子一样。

    对她来说,山中的岁月宁静而安稳,虽然有许多不便,可人身自由,她心里不再提心吊胆的担忧许家男人们,这就是最好的了。

    绘之在小木屋住了几日,把这里收拾整齐了。

    叫她更为高兴的是,她在一个藤箱地下发现一块小羊皮,上头简单的标识着此处的位置,而且,上头标示着离山下最近的地方有个坊市。

    她最终决定还是下山一趟,检查了她要带下山的东西,打了一盆水,照着自己的影子,重新把眉毛画浓了,然后朝水里的那个自己笑了笑,步履轻快的往山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