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章决定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蹲在一棵枯树前,考虑了很久。

    留在山中,她一定也能活下去,但她想活的更好,却是非要下山不可。否则以后她迟早有一日要衣不蔽体,除非她终生不见外人。

    她编了两双草鞋,眉毛用草木灰摸粗了,然后背着自己剥好风干的小动物皮毛打算下山。

    事实上,想跟做,是两回事。

    她又往山那头走了二十多里,发现并没有山下,相反的,这里仿佛是大山的更深处。

    绘之咽了口口水,这片山也太大了。

    另外,自己的眉毛算是白画了。

    虽然没有山下,但是,却有个破败的小木屋。

    绘之直觉,这里应该距离有人烟处不远。

    木屋上密布蛛网。如果西游记中蜘蛛精们的洞府是精舍,那此处便是破屋,彼出的蜘蛛精们勤奋谨慎,那么此处的蜘蛛就很是懒散,一个个蛛网都结的马虎。

    不过,这对绘之来说,不是坏事,她寻了半截笤帚,用了不到一刻钟,便把蜘蛛的成果卷走了——若要形容一下,就好比班主任把学渣的作业撕成碎片。

    难得的,木屋竟然有米,且还未发霉。陶罐密封的很严实。

    绘之收拾一通,屋里的所有物也都熟悉了。在一个藤箱里头,发现了一套短窄粗衣,上头缝了几个补丁,不过绘之却欣喜不已,她正发愁自己不男不女的下山,这要是有了这套衣裳,她就可以完全打扮成贫苦百姓家的男孩子了,等她换出针线来,买一块布,比着这一件再做一件,也就有数了。

    寻到一件能遮蔽身体的衣裳,她十分开心,推开小木屋的门,静静的站在林间听了一会儿,终于听到水声,她便拿着衣裳去洗了洗。

    等那衣裳干了,她这才换下自己身上这一身,洗好晾干便收了起来,打算看看去了外头能不能卖了换点钱。

    她的想法很好,但如果事情能按照她预想的发展,那才是真的好。

    她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上苍已经给了她一些恩德。

    她有点低估了自己在许家人心中的重要性,麦忙时节竟然发动了几十个人出去寻她。

    当然,或许并不是因此她多么重要,他们才这么做的,只是一个村里,买来的人竟然逃跑了,好似整个村都没有了面子——说出去也着实的不体面啊!显得村里人太无能。

    绘之在许家,一直是蠢笨胆小的,只知道干活,无论打骂,都不反抗,也不反驳,许娘子其实对她的戒心一直没有放下,但许娘子没有料到,绘之会瞅准这样的机会逃走。

    “连点干粮都没拿,也不怕饿死!”许娘子还哭了两声。但是她哭,并不是真的心疼绘之,而是生气,气哭的。

    第一天她这么对人说。

    第二天就改口:“她身上一点吃的也没带,别是你们把人藏起来了吧?”

    这句话就得罪人了。

    有人阴阳怪气的道:“一点吃的也不带,说不定是跳河寻死了呢,没见过哪个上吊的人,临死还带着饭菜的。”

    在物质并不丰富的年代,刻薄便是人的本能,许娘子没觉得自己刻薄绘之不对,绘之就是他们家买回来的,给她吃喝,没让她睡猪圈,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因此许娘子分外不能忍受人家说绘之寻死的话,她跳起来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道:“你安的什么心,见不得我们家比你们家过的好是不是?她好端端的寻的什么死?我又没打她没骂她!我告诉你,你别给我在这里咒人,这人找不到,看我算不算到你头上!”

    那女人不干了:“我咒你做什么?我们辛辛苦苦的帮你找人,连你家一口水都没捞着,这可不是闲着没事的时候,谁家不是搁下地里的活来帮你找人?为啥帮你,还不是庄里乡亲的!可你倒好,说我们把人藏起来了!怎么,你还想上我们家去翻翻不成?不过且要先说好了,若是翻不出来,你须得给我个说法!”

    两个人的嗓门本来就大,越说越上劲,自然是声音越来越高。

    很快吸引了许多人过来。

    许家男人跟儿子出来找了一天,回来见家里一团乱,饭也没做,先气的不行了,找不到绘之,他们的怒气便发在许娘子身上。

    “早就说了,跟家里孩子一般待承,吃喝上又不是养不起,就是为了孙子,也得先把人养好吧?你倒好,跟使唤牲口似的,日夜不叫歇着,她又呆笨,没准以为以后都这样,这才跑了。”

    许家男人闷着一口气,将话说的有理有据,他儿子却更直接:“我不找了,再给我买个好的,要不你们把村头的春兰聘给我做媳妇。”

    许娘子气的拿了布条抽他:“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是会做饭还是会缝衣裳,给你娶了来,叫老娘再多一个祖宗伺候?”

    许家闹翻了天,却不想想,绘之在许家,是一直伺候他们三个,一架独轮车,两袋黄豆,便换得日夜不停做活,还要说她的活计轻省,这实在是欺人太甚。

    时下里头,村里也有一户半户养牛或者骡马的,但对待这些牲口,也不敢使劲的使唤。

    可,以绘之的性子,若仅仅是做活,她还不会这么早逃跑,主要是忍受不了许家男人们的猥琐。

    绘之信奉杀人者偿命,因此她心中无刀,可心中无刀的老实人也被逼迫生出了杀人的念头。

    绘之便在中许村消失了,她走的时候,悄悄的,一点声响也没惊动。

    有人道:“不应该啊,我家的狗耳朵最灵,老鼠的动静它都能叫唤半天。”

    却不知绘之光着脚跑了许久。

    也有人猜疑:“说不定是被鬼抓走了呢!”

    鬼抓人,这说法群众基础少,大家都不认可,有人就猜:“说不定是黄大仙儿看那丫头干活勤快,抓去做事了。”

    这话倒是有不少见识过黄大仙本事的乡邻认可。

    但许娘子一直不认可。可村里终究是找不到了,连枯井里头也下去寻了几回。再要是家家户户的去翻腾,翻腾不着,那可就得罪死人,说不得就要被赶出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