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章上游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不得不卧倒在岸边的草丛里头。

    那草枝子大概顶到她的肺了,她来不及穿衣裳,先揉着胸口,小口小口的咳嗽。

    终于缓过劲来,她按了地想要起来,才发现手下竟然是一只鞋子。

    因为“鞋”音同“邪”,所以路上遇到鞋子,少有人捡,害怕让“邪气、邪晦”跟上自己。

    绘之心里想到这一节,也有些不舒服,她离那鞋子远了两步,把衣裳重新穿在身上,这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泛白,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她穿上鞋,站起来走了两步,突然止住了脚步。

    再回头看一眼那落在草地里头的鞋子。

    到底拾起来,在就近的水里涮洗了一下,她忍不住喃喃两句:“若有邪祟,也都跟着这河水去了吧!”鞋子扬起的水花打着旋儿往下游去了。

    这只湿哒哒的鞋子是左脚,绘之便脱下自己左脚的鞋子,然后穿上这只,又大又湿,极为不舒服。

    不过她心里却在遗憾没有另一只鞋。

    回身往下游走了几步,她终于扬起手,将自己的一只鞋子扔向河对面。

    这只是她突发奇想,若是好好布置,她应该游回对岸,然后布置出个跳河自杀的现场,可惜,她如今已经没有时间,便只将鞋子扔到对岸,做出一副仓皇跳河,丢了一只鞋子的假象。

    扔了鞋子,绘之再不犹豫,转身便往上游跑去。虽然手里有镰刀,她却没有用镰刀开路,只小心的避开荆棘,免得刮坏了自己的衣裳。

    一路奔跑一路默默祈祷,就让许家的人认为她跳河死了吧。

    沿着河一直走到日头高高的挂在天上,她掰开饼子吃了一小块,她的胃需索很大,她却不敢一下子咽下去,只强忍着细嚼慢咽,争取每一口都嚼五十下。

    绘之的逃亡之路,在她自己看来,是一路平顺的,可如果此时有人旁观,就会发现这个身体瘦弱的少女,其实走的颇为惊险,脚上的鞋子不合适,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而且稍不留神就东倒西歪。

    河流的上游竟然是山。但她此时再往后方望去,竟然已经看不到大许村了。

    绘之心里一阵兴奋,山里虽然说不定有狼,有野猪野熊,但那些东西只会咬她,不会猥琐的摸她捏她。

    而且现在快炎夏,可以掏鸟窝,可以抓野兔,等到秋天,说不定还会有果子,她可以储存起来过冬……

    这样的日子,可以想象其艰难,但绘之不怕。

    此时的妇人,只要不是那些大户人家擅长保养的,过了二十五岁面目粗糙蜡黄,其实也就跟寻常的汉子差不多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应该安全了。

    绘之望着茂密的山林,眼睛炯炯有神。

    她不怕孤独,不怕寂寞,只想守着这山林,一直终老也好。

    到了这里,她终于可以使用镰刀。

    先打草惊蛇,然后坐在地上吃饼,吃完便一下子躺倒了。

    她的身体先她的精神作出反应,她已经奔跑了半夜加上一整日,精神再兴奋,也如同没有灯油的灯芯,燃烧不了多久。

    夜幕降临,山里传来长长的嚎叫。

    绘之将镰刀搁在她的胸口上,一直睡到半夜。

    她虽然在沉睡,但耳朵极为灵敏,听见一个不大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料那不速之客胆子比她还小,细细的惊叫一声,慌不迭的跑了。

    绘之眨了眨眼,疑惑的皱了皱眉,似乎是只小老鼠。

    听说老鼠也会啃咬人肉,但绘之这会儿对老鼠确实生不出恶感。

    完全清醒过来,而后发现面前的草地上竟然又有一只长生果……

    长生果长得很饱满,很结实,与她在苏家有所不同的是,这一只是生的,没有炒熟。

    她放在嘴里,指甲盖差不多大的两个小果子,脆而不硬,咀嚼之后,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绘之情不自禁的噙着笑又躺了回去。

    月在中天,漫天繁星,月亮无疑是最亮的,可它也没有遮住星星们的光芒。

    吃过长生果,感觉流失的力气都回到身上,她想了想,继续往山中走去。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又过了两个月,山中树木愈发葱葱,天气已大热,山间水汽蒸腾,如处云雾之上,端端有缥缈之感。

    绘之全无不适。她找了一处石洞,洞不深,妙在入口也不大,稍微掩饰便能藏住她自己,且不用担心虫蛇。

    她从过来的那一日,就在山石上刻痕迹,记录日期。

    早晨,她起来先用干燥的树皮擦牙齿,在山涧小溪旁洗漱,然后是砍柴,镰刀毕竟不同于砍刀或者柴刀,她尽量延长镰刀的使用寿命。

    然而,她一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还是锻炼自己,攀爬,下跳,使身体结实,目光更加坚毅有神。

    等山间的水汽变得轻薄,空气里头透出凉爽,她的个头已经又窜出一截,依然瘦,还变得更黑了,她有意识的限制了胸前的发育,没有布,便寻找了那些十分坚韧的草搓成细绳,一点点的编成长方的条子,绑在身前。

    原来的衣裳虽然还能穿,但手腕露了出来。

    她开始有意识的收集小动物的皮毛,可惜没有针线,要想弄成一件十分不易,若是直接披在身上,那就需要熊皮或者虎皮才行,可惜,这两种动物,她都不想招惹,免得她的皮被人家吃进肚子里。

    她开始试探着往山那头走去。

    大许村那边的方向,她是不敢过去的。

    这一日她走出了约么二十多里,这里已经是深山的范围,渺无人烟,但并不寂静,鸟的叫声常常响起来。

    一直走到眼看着山脉平整起来,而后,渐渐的往下,她收住了脚步。

    她在山中待了大半年的时间,算不得脱胎换骨,但骨头拉长了,头发也变得很长很黑,她用镰刀慢慢的割了一回,割下来的长度,约一尺半,她收在身上,不知道山下有没有人收这个。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她不知道自己这次应不应该出山。

    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

    譬如一个人在路上走,路上什么都没有,他不会想太多,但若路旁一棵缀满了果子的橘子树,且又无人看管,那八成的路人,都会对这棵橘子树有想法……

    绘之虽然有镰刀,但心中无刀,她,其实就像一棵即将结果的橘子树。不管那橘子甜酸,只要成熟,便有觊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