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章出逃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许家要收粮食,绘之自不会闲着,且她要比其他人更忙。

    许娘子借了两把镰刀,他们一家三口在地里割麦,绘之跟在他们后头用草绳捆扎。白天他们一起回家,许家男女可以坐着歇息,绘之则要生火做饭,夜里也不能睡,要搓草绳,一天正经睡不到两个时辰。

    才第一日,绘之就有些熬不住了,第二天捆扎的时候险些一头栽到地上,清醒过来,却发现许家的男孩正用脚踢她的脸。

    绘之连忙爬起来离他远远的。

    耳边是许娘子的骂声:“干的活最轻省,却在这里装死,给谁看?快点干活,晚上饿你一顿你就精神了!”

    男人看绘之一眼,打圆场:“行了,都快点干活,这镰刀还要还回去!”

    绘之垂了头重新蹲下捆扎。

    结果往车上放的时候,有几个捆扎的不结实的松了开来,又惹来许娘子一顿骂。

    绘之疲累至极对于打骂照单全收,也不反驳。

    等至入夜,原想先睡一下好存储体力逃跑,谁知精神过于紧张,根本睡不着,便闭着眼一直等待机会。

    许家人也是真累了,睡的很沉,她竖着耳朵听了两刻钟,确定他们都陷入疲乏的沉睡当中,这才摸索着起床,先摸出藏到怀里的一个小油纸包。

    油纸包里头是两块吸饱了油的絮子,她靠在门框边,一边挤出一些,尽量让油都滋润了门边生锈的转轴,免得她开门发出声音。

    又要快,又要保证万无一失,索性她还有些韧性,一直等到油渗入进去,然后她才把东西都收拾好,拿上火石跟她准备的两块豆饼悄悄的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门上依旧是先前的锁链,也亏了她在许家并没有胖很多,只要轻轻握住锁链不让它们发出一点声音,她钻出来还是很容易的。

    出了房门,再出院子就容易多了,院子靠大门的地方一棵香椿树,不高,却正好能让她借力踩一下。

    绘之脱了鞋子,估量了一下,才爬上去,然后迅速的翻过院墙。

    落到许家门外的地上的时候,她脚踝一痛。

    不过这点痛楚跟她血脉里头燃烧起来的热血一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她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已经太久太久。

    模拟了无数场景,心中暗暗演练了无数次,规划的逃跑路线其实简单,但却是她深思熟虑后的。

    许娘子带着她去看那个逃跑的女人挨揍,意在杀鸡儆猴。

    可许娘子一定没有想到,绘之因此而总结出经验,决定必须准备的万无一失再逃。

    绘之可怜那个一逃再逃的女人,但她更痛恨那人不用脑子。

    但这种痛恨,也透露着她对于命运的无能为力,所以,她痛恨别人,更痛恨自己。

    天色很暗,几乎看不清路,可这浓浓的夜色此刻对于绘之来说,却赋予了她许多安全感。

    她跑到那片存着镰刀的蒺藜丛跟前,直接伸手去摸索镰刀。

    蒺藜种子上长着尖利的刺,几乎划破她的皮肤,可这些与镰刀相比,不值一提。

    镰刀一握在手里,她整个人都稳定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找到通往邻村的方向,然后发力奔了过去。

    耳边传来蛙鸣,传来蟋蟀的叫声,还有呼呼的风声。

    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的这样快,这样舒心!心中压抑的欢快无法脱之于口,便都转化成跑路的动力。

    血脉里头流淌的血液跟着兴奋沸腾。

    看见邻村的房舍之后,她的脚步慢了下来。重新脱下鞋子,抱在怀里,然后弓着腰绕到了村子背后。

    白天的时候,她曾经观察过,通过这一绕,许家所在的村里人白天的话暂时不会发现她了。

    但是,还是要离开。

    村跟村虽然隔得远,可并不是完全不通婚,十个人里头说不定就有三个能跟邻村对上亲戚关系的。

    这样的关系网如果张开,那么绘之这只小飞虫,终究也逃不过。

    这个村,她仿佛记得人说过叫大许村。当时许娘子在她身边,她不敢露出打探的样子,便只记得这个村名,对于这个村的认识很有限。

    绘之如同警觉的小鼠一样,四下打量。

    大许村占地目测跟许家所在的中许村差不多,不过看房舍建筑似乎又要比中许村富一些,如果都是土地生存,没道理大许村会更好,除非,大许村有独特的优势。

    绘之选择今日逃跑,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容易惊动人,此时临近炎夏,天亮的早,又加上收麦,估计人起来的更早;好处就是家家户户忙着收粮食,人人忙且累,绘之逃了,帮着许家捉拿她的人就不会多,难以保证所有人都尽力。

    从逃出许家到现在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围着大许村走了大半,她其实已经有些饿了,不过浅显的饿,她还能忍受,便不吃东西,只四下打量,而后看到流经大许村的一条河。

    河面三丈宽,河水平静的缓缓流动。

    绘之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在她逃生的名单上,水,盐,粮食,火,水是排在第一位的。

    河流在大许村的西北,并没有完全的穿过大许村,不过,有这条河,大许村比中许村更富裕的原由也就基本上明朗了起来。

    中许村地势高于大许村,灌溉并不方便。连阴雨的季节,中许村藏不住水,这是地势高的好处,庄稼不会涝死,但到了旱季,或者引水灌溉的时候,中许村的劣势也就更明晰了。

    可不管中许村跟大许村如何,目前也不关绘之的事,她估摸了一下河面的水流,然后脱下衣裳,用草把衣裳跟鞋子绑好,顶在头顶,慢慢的找了一处略平坦的地方,下到河水里头。

    真的到了河水下头,才发觉河水流动的并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慢。

    且水的力量很大,绘之被冲出四五米去,差点就顺着飘到下游,她咬了下舌尖,才聚集起力量,双手划动,双腿奋力往河对面去。

    快扑倒岸上的时候,她被水下的草扎了一下,立即呛得咳嗽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