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章准备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在苏家十年,从四岁起就开始生火做饭了,做饭的味道先不说,火候是有数的。

    这家的女人尝了尝,还算满意,等男人跟儿子吃了,见他们未说难吃,便对绘之道:“以后一日三顿的饭由你来做,除了做饭还会做什么?”

    绘之瑟缩了一下,垂头:“不会了。”

    “有没有缝补过衣裳?”女人问完就盯着绘之的衣裳看。

    绘之迟疑的摇了摇头,她家用的布都是她娘织的,麻布衣裳很结实,她也不敢弄坏了,一件衣裳是可以穿四五年的,当然需要一开始就做的大些。她倒是纺过线:“纺过麻线。”

    女人嗤笑一声。

    这家的男人瞧见,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慢慢教嘛。”

    不知为何,绘之听了男人的声音,觉得还不如女人带刺的笑声,那语气里头沉淀的那种东西,如同滑腻腻让她想逃得远远的。

    女人这才让绘之吃饭,锅里没怎么有粥了,她便舀了一瓢水倒进去,用刷锅的炊帚一刷:“吃吧。”

    绘之垂着头蹲在炉灶旁的地方吃了。

    那家的儿子不住的看她,只凭着目光,绘之觉得他应该是很不满意她。

    到了晚上,女人将她领到西屋,并不介意教她看见手里拿着的锁链,绘之叫住她:“婶子。”

    女人回头看她,脸上似笑非笑:“你爹没教过你?以后喊我们爹娘。”

    绘之乖巧的点头:“我记住了,您是不是要锁门,我先出去一趟,免得夜里憋难受了。”

    如此识趣,不哭不闹,叫女人眼底多了一分诧异:“去吧。”

    绘之很快去而复返,听到锁链穿过房门的声音,她闭上眼,翻身睡着了。

    然而没睡多久,就听到隐约的说话声。

    “以后做饭也做了她的吧。”这是男人的声音。

    “哟,这媳妇可不是给你买的,儿子没心疼,你心疼个什么劲?”女人的声音偏尖利。

    绘之下意识的一缩,接着又听到有了熟悉的嘎吱声,过了一会儿,听见男人喘着粗气道:“老子不是怕大小子一翻身把她压死?”

    绘之明白他们先前做了什么事。她心里涌起一阵厌恶,把枕头抽出来蒙到耳朵上,这才睡了过去。

    如此又过了几日,女人还是防备着,却渐渐让她吃饱了,只是也越发的支使起她来。

    若仅仅是这样,绘之还能受的了,可正如她心里揣摩预感的一般,那家的男人瞅着女人不在跟前,总是捏她。

    起初是拍她肩膀,后头有两次,更为过分。

    绘之再等女人出门去割草的时候,不等饭吃完,便站起来道:“我也去割草。”

    女人皱着眉,绘之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但若是察觉,遭殃的一定不是男人而是绘之。

    绘之便道:“总要学。”

    女人想了一下就同意了,夏天的草多,割了晒干以备秋冬,到时候全家都要出来干活的,把绘之锁家里也不牢靠。

    女人同意了,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没有出声反对。

    这个世道,不管好人坏人,都有生存智慧,而坏人能活的久并且活的好,生存的技巧应该更多。

    过了几日,女人突然道:“带你去串门。”

    到了要串门的那家,绘之才知道女人的目的原来是杀鸡儆猴。

    村里的女人不够自产自销,男多女少的情况下,不少人家都是从外地买媳妇。

    串门的这家媳妇便是买来的,前头的男人死了,她又刚生了孩子,被婆婆跟大伯子联手卖了出来。

    这媳妇又黑又瘦,只有一双眼睛精亮,闪着不屈的光芒。

    绘之听到旁边有人议论:“……那头的孩子没断奶,这是惦记着,怕那边给把孩子弄死……”

    “跑什么跑,除了村里周围都是地,她个头再小,一眼望去也瞅见了……”

    又有人道:“怕甚么怕,好歹是亲孙子,又不是孙女,再说孙女养大了,也能卖钱。”

    绘之听了这些话,再看那女人抱着头讨饶:“我再也不敢了!”,只觉得心被狠狠地攥住,透不过气来,刚要往后退两步,却又听到有人跟女人搭话。

    “这是你家那个?”

    女人斜眯了绘之一眼,声音里头带了一点得意:“是。”

    有人就呵呵笑:“带过来见识见识也好,省麻烦。”

    省了什么麻烦,自然是省的逃了还要抓回来的麻烦。

    谈话的人带着天然的优越感,看绘之的目光如同看一头牲畜。

    打完了人,众人也就渐渐散了,绘之听到有人跟女人寒暄,这才知道买她的这家姓许。

    女人被不同的人称为许大娘,许婶子,许娘子等等,叫大娘或者婶子的人,大概跟许家有点亲戚关系,一个村里,扒拉扒拉不出三代总是有点亲的,这个绘之早就知道了,她还知道,这样的村里人,同样会是她逃跑路上的障碍。

    快到家了,路上也没了旁人,女人,也就是许娘子问绘之:“看见打人,怕不怕?”

    绘之仰头看了她一眼:“怕。”

    许娘子脸上笑了起来,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目:“知道怕就好,那个女人,她不跑,谁会打她,终究还是因为她跑了,所以才打她的,她是活该!你看着吧,她以后还要挨揍,非得被打断腿才老实。”

    绘之没有作声,回头望了一下那家,现在那家的炊烟已经升了起来,想来是因为抓人打人,耽误了做饭。

    绘之收回目光,心里却想,不知道现在做饭的是不是那个挨揍的女人?!

    夜里的时候又听见男人跟女人说话,男人的笑意有种说不出的猥琐:“……调教调教也好,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他们的儿子睡在东屋,呼噜震天响。

    绘之不明白自己的耳朵怎么这么灵,可惜,听到的都是不好的话。

    如此过了月余,绘之白天只跟紧了许娘子,做饭的时候也是进进出出,尽量不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

    这一个月里头,村里先前那个女人又逃了许多次,每一次挨得打都比上一次狠。

    村里人从最初的惊奇围观变得逐渐麻木各自做自家事。

    绘之夜里等许家人都睡了,才坐起来,呆呆的望着那家的方向。

    她其实很想跟那个女人说,逃跑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只凭借蛮力,如何能跟全村的人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