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花都最强神医 第三百九十三章 何德何能

时间:2018-05-11作者:贤哥不哭

    ,精彩小说免费!

    敖观好心提醒,楚夜自然感激不尽,当即抱拳道:“晚辈一定小心。”

    抽签仪式很快尘埃落定,水天音没有出现,最后一张签是她的,六号签,明日的最后一场比试,对手是一个叫欧冶晴的姑娘。

    起初,楚夜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关注,直至后来,听到了大家的议论。

    “哇,没想到水天音第三场就和欧冶晴遇上了,她们只见的比试,一定很精彩!”

    “欧冶晴虽然不像水天音那么高调,没说什么一战成名的话,可她作为欧冶家族的人,修行资源并不比全真道少,此次来参加封旗夺令,估计也是打算名扬天下。”

    “可惜她这么早就遇到了水天音。”

    “你们也别瞧不起欧冶晴,据说之前的两轮比试,她都赢得很轻松,她的对手都猜测她有筑基初期的实力。”

    “筑基初期吗,真是让人羡慕的修为啊!”

    “啧啧,筑基初期的修为虽然厉害,可比起水天音,应该还是要弱上一筹。”

    “大家别忘了,欧冶晴是哪个家族的人,那可是欧冶家的后代,身上必定带着诸多防身宝物,真个比拼起来,欧冶晴不一定就会输给水天音!”

    “是了,欧冶家擅长炼兵制宝,欧冶晴身上一定有不少法宝灵宝!”

    欧冶家族,楚夜当初听钟朔提及过,钟朔的那副金针,便是由欧冶家族打造而成。

    当初楚夜将金针损毁之后,一直想赔偿钟朔一套,顺便给自己打造一副不折金针,他现在使用的普通银针太容易折断报销。

    之前他一直苦于寻找不到欧冶家族的人,这一次听别人谈论欧冶晴,得知她的身份,心中甚喜,决定要在全真道,和欧冶晴打好关系,以后也好请她帮忙,打造两副金针。

    不过,楚夜目前要做的,不是去和欧冶晴打好关系,而是去帮杜小玥解决障碍。

    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杜小玥第三轮的对手,叫陈魁,修为不俗,乃筑基初期的高手。

    楚夜让杜小玥先行回房,自己则去往养心阁,协助全真道的人帮魏涛疗伤,然后让马未名回群英阁,进一步打探一下陈魁的相关信息。

    养心阁就在尚武峰内,属于掌刑长老敖观的饮食起居处,同时也供比试受伤的人紧急治疗所用。

    此刻,养心阁内尚算安静,重伤前来疗伤的,只有朱永才,魏涛和他的对手。

    养心阁一层,有很多小房间,全真道派遣了六名擅长医术的执事在此值班,这些人的修为都不低,最差的也是筑基中期。

    魏涛被抬到一个房间内,一名执事赶来,为其疗伤。

    这名执事叫施宗诚,四十来岁的样子,长相略显平庸,不胖不瘦,不高不矮。

    他进入房间,一甩衣袖,便看着楚夜,道:“我与人治疗期间,闲杂人等还请门外等候。”

    楚夜问道:“前辈,不知您能将他的伤势治疗得怎样,会不会影响明天的比试?”

    施宗诚眉头微皱,旋即给魏涛做了一番检查。

    魏涛苦着脸道:“前辈,我还想再继续比试,请您帮帮忙。”

    施宗诚却摇了摇头,道:“我们全真道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你们在比试中受了伤,我们最多也就是保全你们的性命,稳定你们的伤势,想要在短时间内痊愈,非得有天材地宝不可,你觉得我们全真道有那么多灵药交与外人吗?”

    他的话不无道理,每次封旗夺令都有数百人参加,就算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受伤,如果要短时间内把他们都治好,那全真道可就损失惨重了。

    楚夜想了想,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麻烦前辈了,还是让我来帮他疗伤吧。”

    既然施宗诚只能稳定住魏涛的伤势,那么楚夜就不得不出手,既然出手了,那就不需要再麻烦施宗诚了。

    然而,楚夜的话却让施宗诚大为不爽,施宗诚当即叱道:“你来?你凭什么来,你知道他伤势如何吗,你懂如何医治他吗?”

    楚夜道:“前辈,其实我也略懂医术。”

    “略懂医术就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了?”

    楚夜眉色一凛,心中大为不快,自己只是谦虚了一下而已,却被施宗诚认为是在大言不惭。

    魏涛道:“前辈,我相信他,还是让他来吧。”

    自己的伤,魏涛心中再清楚不过,如果施宗诚只能帮他稳定伤势的话,那么他绝对无法参加明天的比试。

    为了筑基丹,他还算决定让楚夜来。

    然而,施宗诚却冷冷一哼,挑眉看着魏涛,不屑道:“你以为我愿意帮你治疗吗,若不是宗门有规定,我才懒得管你们的死活!”

    魏涛道:“既如此,那我就更不能麻烦前辈了。”

    他们二人的话语一直十分谦逊,可施宗诚的态度却一直不好,似乎有些看不起人。

    “你想死我不拦着,但不能死在养心阁,否则传出去非坏了我全真道的名声,不愿意治疗,就立刻离开养心阁!”

    他指着门口,显得极度不耐烦。

    楚夜颇显无奈,他看着魏涛,摊了摊手道:“呐,不是我不帮你,情况你也看见了,我是没办法了。”

    魏涛看着楚夜,沉思片刻,似乎下定了决定,道:“楚兄,麻烦你扶我起来。”

    “你要做什么?”

    “咱们离开养心阁。”

    闻言,施宗诚面色一变,没想到魏涛最后竟然还是选择了楚夜,他觉得魏涛这是在小看自己的医术!

    “呵呵……”施宗诚冷笑道,“贫道修行二十余年,一身医术不说出神入化,至少也比某些初出茅庐的小子厉害,你若执意离开找死,那请便,到时候,我或许会考虑去帮你收尸。”

    至此,楚夜终于忍不住了,盯着施宗诚道:“前辈,我尊敬你,叫你一声前辈,可你说话,未免太过分了些,你让我们离开养心阁,没问题,这是你们的权力,可你这般诅咒人,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诅咒?哼,你当真觉得凭你能治好他?”

    楚夜争锋相对道:“是又如何?”

    “真是笑话,你才修行了几年,胆敢夸下如此海口?他的伤势,莫说是你了,就算我师兄来了,我无法让他在短时间内痊愈,你又何德何能?”

    “我何德何能犯得着跟你说吗,现在我们要离开养心阁,结果如何,就不要你操心了,现在……烦请让一让,我要带我朋友离开了。”

    施宗诚被楚夜一番话气得吹胡子瞪眼,心说你一个黄年轻后生,居然敢在我面前飞扬跋扈!

    他当即伸手拦住了楚夜,居高临下道:“如果医死了人,你也脱不了干系,我全真道,定要拿你问罪!”

    楚夜冷漠道:“好啊,如果真医死了人,我愿意偿命,现在可以让开了吧?”

    施宗诚心中一凛,心说这小子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居然还如此保证?

    当事人魏涛已经提出了离开的要求,施宗诚自然也不好过多阻拦,况且,他本就不喜欢这个差事,魏涛要走,他巴不得呢!

    于是,施宗诚让开半个身子,楚夜就扶着满身是伤的魏涛,一步步离开养心阁。

    “师弟,你这么快就结束治疗了吗?”养心阁一层休息区中,施宗诚一脸不快的坐下,另一个稍微年长的执事开口问道。

    说话的人叫孔攸,是施宗诚的师兄,医术比他略高一筹。

    施宗诚道:“人已经走了,爱治不治!”

    见施宗诚面色有些难看,孔攸当即问道:“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施宗诚不敢有所隐瞒,立刻一五一十说道:“当事人选择了其他人给他进行治疗,所以我让他们离开养心阁了。”

    “师弟,你……你糊涂啊,你怎么能让人就这么走了,就算是当事人的选择,他要是出了事,咱们也脱不了干系的!”

    这毕竟是在全真道,伤者是参与封旗夺令的人,一旦发生意外,全真道都得负相应的责任。

    “师兄,是他们自己要走的,我难道还要低三下四的求着他们别走?”

    “你……唉……”孔攸叹了口气,道,“算了,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他们人现在哪里?”

    “他们离开养心阁,就往东南方向去了。”

    “走,跟我去寻人!”

    孔攸毕竟是师兄,说话还有具有一定威严的,施宗诚只好跟去。

    ……

    话说,楚夜带着魏涛离开养心阁,沿着东南方向的小路一直走,最后来到一个安静清幽的小溪边。

    坐在岸边,听着溪水潺潺,如果魏涛没有受伤,他一定会感觉很惬意。

    魏涛躺在岸边的草地上,楚夜在溪边洗了洗手,然后问道:“喂,你真的那么相信我?”

    “不相信也没办法啊,那道长他没办法治好我,光稳定伤势有个屁用啊!”

    楚夜道:“你就那么想要得到一枚筑基丹?”

    魏涛迫切的希望继续参与比试,无非就是想要全真道的奖励。

    魏涛弱弱道:“筑基有风险,有了筑基丹,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谁又不想顺风顺水,平安筑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