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花都最强神医 第三百七十八章 我认输!

时间:2018-05-05作者:贤哥不哭

    水天音是备受瞩目的,如果可以观战的话,三号演武台,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观众。

    只可惜,此次淘汰赛禁止观看,众人只能在且停楼,或者演武台门口等待结果。

    大家都看不到对战的详细状况,只能隐约间听到阵阵轻微的声响以及冲天的光芒。

    轻微的声响,说明演武台中战况激烈,毕竟每个演武台都设有结界,声音会被隔绝一部分。

    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水天音的第一站,只有楚夜显得漠不关心。

    马未名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当下问道:“楚哥,水天音可是你的死对头,难道你一点也不关心她能否在第一战中取胜?”

    闻言,杜小玥的目光也落在楚夜身上。

    楚夜道:“有什么好关心的,结果无非就是水天音胜出而已。”

    杜小玥道:“你为什么那么笃定?”

    “因为我与她交过手,了解她的实力。”

    “什么时候的事?”

    杜小玥不解,马未名亦然,他们都以为水天音在试炼场会追杀楚夜,可三日来,他们却未曾看到过水天音的身影。

    楚夜道:“就在巨石林,当时迷阵开启,里面大雾弥漫,我遇到了她。”

    他选择性的隐瞒了在活死人墓的事,因为这事,他不知该如何对杜小玥启齿。

    楚夜并未真正与水天音交手,但水天音说‘她若登榜,必是第一’,那般自信,已然彰显着自身的实力。

    莫说参与淘汰赛的人,就算是茅山道那在青彦榜排名第十一的吕不苟,都不是水天音的对手。

    所以,楚夜根本不关心水天音的战斗,因为结果只有一个,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唯一让人意外的是,一号演武台的比试更加快速的落幕了,一个妙龄女孩眼角略有些湿润,从演武台出来,回到且停楼前,一男子等在那里。

    妙龄女孩一下子扑进了那男子的怀中,泪水滑落,终究是哭了,很显然,首轮对战,她就输了。

    紧接着,胜利者自演武台中走出,且停楼一楼的大屏幕上,只留下了胜利者的名字。

    接下来,屏幕出现另外两个名字,轮到第四组出场,于一号演武台对战。

    当第四组选手进场后,三号演武台的战斗也是落下帷幕。

    水天音并没有出现在且停楼里,只有她的对手蒋刚回到了且停楼。

    蒋刚的身上没有一点血迹,看起来没有受伤,他的表情十分淡然。

    众人张望半天,没看到水天音,纷纷惊诧道:“水天音怎么没回来,难道说她落败了?”

    回来的只有蒋刚一人,而且看样子似乎还不像有失败者的沮丧。

    “嘁,我就说她是一个战五渣吧,落败后肯定无颜再回到且停楼来!”

    心生嫉妒的女子,仿佛遇到了平生最大的喜事,皆眉飞色舞。

    “不能吧,据说那蒋刚实力也并不如何强,水天音不会输给他吧?”

    “蒋刚可是练气十一层的修者,也不算弱了,如果水天音真的是被吹捧过度,败给他也未尝不可能。”

    便在众人的议论下,大屏幕上,蒋刚的名字消失,这就预示着,蒋刚落败,水天音晋级。

    众人愕然,待蒋刚回来后,纷纷上前道:“你输了?”

    “输了。”

    “那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事儿也没有,首轮败落,至少该也有不甘吧?”

    “输在她手上,我心服口服,没什么可不甘的。”

    “水天音很厉害?”

    “当然,如果不是她及时收手,我恐怕已经死了。”

    “那她人呢?”

    “似乎下山了。”

    胜者晋级,当日不再有战斗,所以水天音在胜利后,便即刻下山,回到群英阁,其他人的对阵情况如何,她根本不关心。

    众人感叹:“我就说水天音很厉害吧,偏偏某些人还不信!”

    “是啊,看来传言不假,她是真的有实力。”

    有人鄙夷:“嘁,不就打败了一个练气十一层的修者吗,值得那般吹嘘吗?”

    ……

    此刻,且停楼最高层,全真道纪道卿以及其余三道长老分别列坐,将几场战斗都看在眼中。

    正一道带队长老袁妙山道:“纪掌门,刚才那女子,便是那个来自某神秘势力的水天音吗?”

    纪道卿捋了把胡须,道:“正是。”

    袁妙山道:“此女真乃天之骄子,从刚才的战斗来看,她应该有筑基的修为。”

    太一道带队长老薛温说道:“我听说,此女不为拜入全真道,只为一战成名,以她的实力,恐怕进入淘汰赛前三甲,不是难事。”

    范允却道:“诸位,你们以为她的目标只是淘汰赛前三甲吗?”

    茅山道带队长老伍子去悠悠道:“范师兄,难道你还以为,她能在挑战赛上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作为茅山道长老,伍子去自然有着十足的信心,毕竟他们有吕不苟,青彦榜排名第十一的年轻高手。

    范允道:“未尝不能,水天音这个孩子的具体实力,我们都还不能完全看透,这首轮比试,她还保留了太多。”

    伍子去道:“范师兄多虑了,咱们四道的年轻一代,也都是一方俊才,纵然那水天音真有着令人忌惮的实力,我师侄也定能镇压之!”

    他的师侄,便是吕不苟。

    吕不苟是茅山道的骄傲,所以每一次带队长老都以此为荣。

    见他如此吹嘘吕不苟,太一道掌刀薛温看不下去了,他淡淡说道:“我太一道弟子,亦能镇压之。”

    伍子去道:“薛师兄今年好像带着那个叫钟俊的孩子来了,之前我常听闻他人提及,说此子天赋异禀,不知是吹嘘过度,还是真有实力。”

    薛温道:“事实如何,等到挑战赛时,一切便能明了。”

    他的话语间也充满了自信,似乎那个叫钟俊的,有能力与吕不苟一战。

    伍子去只淡淡一笑,并不将太一道的钟俊放在眼中,反而是问道:“纪掌门,不知今次,你将派出哪位得意弟子?”

    纪道卿淡淡道:“此次,由我师弟范允和郭江的弟子出战。”

    伍子去道:“郭师兄的弟子,应该就是那个青彦榜排名第二十三的钱良了,至于范师兄,你的弟子,似乎无一人登上青彦榜吧?”

    范允淡然一笑:“我家云儿的确未曾登榜,但应该还是能和诸位年轻俊才过上几招的。”

    这边在互相议论着,另一边的比试已过去了半数,此刻,三号演武台,出现两道身影,赫然便是楚夜和杜小玥。

    范允放眼望去,笑道:“他们兄妹居然抽到了同样的签,真是有趣。”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夜的身上,毕竟此次禁止观战,就是为他而立下的规矩。

    伍子去道:“他就是楚临的孙子吗?”

    范允丝毫没有隐瞒,当即道:“不错,正是他。”

    薛温道:“他真的修行了勾陈宝箓?”

    范允道:“这个我们还不清楚,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动用过任何雷法,而他所施展的诸般秘术,也不像是从楚临那学来的。”

    伍子去道:“勾陈宝箓原是道门之物,一直放在外人身上,总归不妥,不如趁着此次机会……”

    闻言,纪道卿当即眉色一凛,道:“勾陈宝箓虽然名义上是道门之物,可毕竟是楚临从浮空山得到的,我们如果强行据为己有,与强盗何异?”

    伍子去悻悻一笑,道:“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不过,据我所知,正一道的某些人,似乎对勾陈宝箓很有兴趣,暗地里搞了不少小动作。”

    终于,一直没开口的于妙青说话了,他和在座的诸位同辈,所以有资格坐在这里。

    “伍师兄,你说这话可就有些诋毁我们正一道了。”

    伍子去冷冷道:“哼,俞妙恒做的那些事,你当我们都不知道吗?”

    于妙青道:“俞师兄行事却有不妥之处,可我正一道却光明正大,你不能但以俞师兄的行径,就来诋毁我整个正一道。”

    伍子去道:“那也是你们掌教管束无方,想要把一切都撇得一干二净,哪儿有那么容易!”

    袁妙山道:“伍子去,你还没资格来评判我正一道的掌教!”

    “嘿,只许自己做,还不让他人说了吗,正一道好生霸道!”

    气氛一下子僵硬起来,有些剑拔弩张的韵味。

    纪道卿当即咳嗽两声,道:“诸位,还是静观比赛吧。”

    作为掌教,他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一时间,顶层安静下来,众人不再争执。

    三号演武台中,没有观众,只有一位裁判,是敖观。

    三个演武台,分别由全真道四长老,伍长老以及掌刑长老作为裁判,如果发现有人控制不好力量将对对手造成生命威胁的时候,长老们便会及时制止。

    此刻,敖观看着楚夜和杜小玥,问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杜小玥重重点头,楚夜露出一个笑容,道:“准备好了。”

    “好,那么……比试开始!”

    说完,敖观便飞身退出演武台,然而他的话音刚落,楚夜的声音便立刻响起:“我认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