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花都最强神医 第二百六十章 青彦榜

时间:2018-02-16作者:贤哥不哭

    ,!

    亏他刚才还云淡风轻的说不就一张会员卡,他哪里知道,风影楼的会员卡这么贵,妈的抢劫都没他们来钱快啊!

    楚夜坐在里面等待马怀义和王屠,因为是大清早,里面没几个人。

    茶楼里有一个大荧幕,昨天来的时候还是黑着的,可今天却亮堂堂的显示着几个大字——青彦榜更迭。

    楚夜好奇,仔细的观看着。

    青彦榜更迭五个大字之下,一共罗列的了三十个名字,只有名字,没有任何其他讯息。

    排在榜首的,是一个叫宇文默的人,其次是刘钦州、任东流、花蕊、燕无双……

    顺着名词看下去,楚夜居然发现了一个熟人——于妙青!

    不过,这家伙的排名敬陪末座,足足排到了第三十名!

    楚夜摸着下巴道:“居然连于妙青都能上榜,不知道我能排到第几位。”

    这时,旁边一人嗤鼻道:“就你还想入青彦榜?”

    楚夜回头看去,是一个斗鸡眼的年轻人在说话,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

    楚夜淡淡道:“我凭什么不能入榜?”

    斗鸡眼道:“能入青彦榜的,哪个不是天赋绝伦之辈,哪个不是背靠着一流宗门坐拥无尽的修行资源?就算是排在末位的于妙青,好歹背后还有个龙虎山撑着,你……别做梦了!”

    在常人看来,光有天赋还不行,没有足够的修行资源,照样会被同辈中人吊打!

    楚夜并不生气,而是好奇的问道:“听你这话,似乎龙虎山还不入流?”

    斗鸡眼道:“在普通人眼里,或许龙虎山很厉害,可在修真宗门里,龙虎山也只能勉勉强强算的是二流宗门。”

    “二流宗门,还勉勉强强?”

    “当然,真正的超级宗门,哪会被世人所熟知!”

    楚夜又问:“大哥,这个青彦榜,到底是根据什么来排名的?”

    斗鸡眼道:“青彦榜,顾名思义,乃是青彦俊杰们的榜单,首先年龄不能超过二十五岁,最为主要的评判标准,那自然就是个人的综合实力了。”

    “这么多人,难道风影楼还会一一去评判他们的实力?就算风影楼人多时间充裕,当事人也不会有这个闲心吧?”

    “嘿,你还恰恰说错了,青彦榜是实力的象征,修者之间,自然是崇尚实力的,有实力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礼待,所以不少人,宁肯花钱让风影楼给他们评判真正实力。”

    所谓真正实力,与修为有一定的关系,一般来说,修为越高,实力越强,但也不排除天赋异禀着有着跨阶战斗的实力,比如楚夜。

    而能上青彦榜的,几乎都有跨阶战斗的实力!

    楚夜问道:“大哥,那你可知道青彦榜排名第一的宇文默,有怎样的实力?”

    斗鸡眼道:“宇文默的具体实力一直是个谜,有人说他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却有筑基巅峰的实力,也有人说他有筑基巅峰的修为,直逼虚丹初期的实力。”

    楚夜有些懵,又问:“那既然大家连他的具体实力都不清楚,他又是怎么排到第一的?”

    “嘿嘿,因为他!”斗鸡眼指着屏幕第二名刘钦州说道,“刘钦州,筑基后期的修为,有筑基巅峰的实力,曾击败过筑基巅峰修者王堂。”

    “那能说明什么问题,那个第一名不是也有人揣测他只有筑基巅峰的实力吗?”

    “没错,不过那并不是揣测,而是真实的,有人亲眼所见,他击败过筑基巅峰强者佐仓,说他有结丹初期实力,那才是揣测。”

    楚夜道:“同为都是击败了筑基巅峰强者,为什么宇文默的排名要比刘钦州高?”

    “这你就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宇文默的排名之所以要比刘钦州高,因为,王堂曾是佐仓的手下败将!”

    “这算哪门子解释,没有这样推算的吧。”

    楚夜分析道:“举个例子,九大于二,十大于一,而二又大于一,总不能说九大于十吧?”

    斗鸡眼道:“你以为这个道理风影楼和全天下的修者不知道?但是排名上的人没有真正比试过,就只能暂且这么排着,如果哪一天刘钦州能击败宇文默,或者击败比佐仓更厉害的高人,那么排名自然会更迭!”

    楚夜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如果他们之间有过高低胜负,那么排名自然分的清楚,如果没有交过手,那就靠他们击败过的人来进行排名。

    所以说,排在青彦榜第一的,未必真正实力就强于第二,只是说,这个第一的名头要比第二好听。

    但不论青彦榜排名如何,这上面的,都是个中高手。

    不过,这青彦榜也不能完全涵盖天下所有年轻修者,世间之大,藏龙卧虎之辈数不胜数,如果真的把所有人都排进来的话,估计于妙青得排到百名开外去!

    楚夜摸着下巴,兀自思考道:“也不知我现在的具体实力如何,当初师父跟我说,打一般的筑基中期没问题,那么我应该能排到中等位置。”

    斗鸡眼道:“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几乎每一个都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青彦榜上,可是天下修者众多,想要上榜,又是何其困难。”

    楚夜点头道:“困难吗?我倒是不觉得。”

    他只要施展手段,让风影楼知道自己的修为,那么青彦榜,毕竟再次进行更迭。

    只不过,楚夜现在还不想那么高调而已。

    所谓树大招风,楚夜孤身一人便也罢了,可他还有个妹妹杜小玥,还有心爱之人江婉儿,没必要太过招摇,闷声发大财最好!

    斗鸡眼看了看楚夜,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青彦榜你是上不了的,但却可以将榜上之人作为自己的追逐目标,然后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修行,才是正途!”

    这斗鸡眼说话有时候虽然是故作高深老气横秋,却无不无道理,不是每个人都有楚夜那样的天赋,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第六天尊那样的师父,脚踏实地,方是正道!

    进入青彦榜,除了能赢得一些名誉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其他好处,说不得还有些眼红的人,会暗中用一些卑劣的手段来对付青彦榜上的人。

    但是,看斗鸡眼这一副高深的样子,楚夜不禁来了兴趣,抱拳问道:“在下楚夜,敢问道友高姓大名?”

    “好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方辟是也!”

    “放……放屁?道友果然好名字!”楚夜惊得五体投地,这个名字,连他楚夜都要甘拜下风!

    斗鸡眼顿时怒目道:“方正的方,辟如的辟!”

    楚夜恍然,当即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听错了。”

    说完,楚夜在青彦榜上有浏览一遍,不禁蹙眉道:“这青彦榜上,似乎没有兄台你的名字?”

    方辟也没上榜,刚才还一副教育般的口吻。

    方辟高深莫测道:“我志向远大,可不在这小小的青彦榜!”

    “哦……愿闻其详!”

    方辟道:“青彦榜说来说去,也只是虚丹以下的修者争名而已,我要入榜,那自然也得是丹惑榜!”

    楚夜又来了兴趣,忙问道:“丹惑榜又是怎么个说法?”

    方辟鄙夷的看了眼楚夜,道:“你怎么跟个土包子似的,啥也不知道?”

    楚夜笑道:“山里来的,才下山不久,对这些不太了解。”

    方辟道:“男子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丹惑榜取一惑字,说明年龄必须在四十以下,而丹字,则说明入榜者,至少也得有虚丹境的修为!”

    楚夜明了,当即抱拳道:“道友果真志向远大,不知方道友在丹惑榜上排名第几?”

    方辟悠悠道:“不曾。”

    “不曾排名?”

    “不曾入榜。”

    楚夜白眼一翻,心说你说话一个高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隐士高人呢!

    方辟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总有一天,我会跳过青彦榜,直接进入丹惑榜!”

    楚夜道:“有志者事竟成,助你成功,冒昧问一句,道友如今修为如何?”

    方辟得意道:“练气五层!”

    楚夜差点没给跪了,妈蛋的,练气五层的修为,连杜小玥都比不上,居然还看不起青彦榜要一飞冲天直入丹惑榜!

    更可气的是,这货刚才还在教训他不要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自己却是个眼高手低的人!

    这样的修为,你说你装的哪门子逼呢?

    不过呢,想想楚夜也就释然了,方辟也二十出头的年纪了,没几年就超出青彦榜二十五岁的的标准了,以他的资质,估计今生无望进入青彦榜,也只好争一争丹惑榜的排名。

    毕竟,丹惑榜四十岁以下皆可入榜,方辟还是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修行。

    天资平庸者,凭借大毅力,也并不是不能登临绝巅。

    再者说了,万一他气运好,什么时候得到奇遇也说不定。

    修行一途,充满了不确定因素,未来如何,谁也不敢妄下断定。

    方辟看着楚夜,淡淡道:“你修为如何?”

    楚夜没说实话,当即抱拳道:“比不得方兄你!”

    方辟道:“看得出。”

    楚夜实在无语,这时,见门口马怀义和王屠来了,楚夜当即抱拳道:“祝方兄你早日登临丹惑榜,我还有事,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