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花都最强神医 第二百五十章 最失败的决定

时间:2018-02-07作者:贤哥不哭

    ,!

    烂尾楼前的道路边,杜小玥远远的守着,因为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没敢冒然上去,要是被发现那就尴尬了。

    不多时,楚夜驱车前来,下车便问道:“沈老师呢?”

    杜小玥指了指不远处的烂尾楼,道:“在楼里。”

    楚夜眉头一皱,道:“沈老师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来这里,小玥,你怎么不跟上去?”

    杜小玥道:“我是在跟踪诶,冒然进去,被发现了怎么办?”

    “算了,我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立即朝烂尾楼走去,而此时此刻——

    烂尾楼中,沈佑国夫妇不停的发出呜呜声,剧烈的挣扎着,夫妇二人的眼中都在流泪。

    因为,沈澜已经开始脱外套了。

    马春生很了解沈澜,知道她的软肋就是她父母!

    “嘭嘭!”

    突然间,沈佑国的父母开始用头撞水泥地板,他们哪能让自己的女儿受这种屈辱了,要是自己死了,女儿肯定就不会有顾忌了。

    “摁住他们!”

    马春生立刻吼道,两个黄毛当即冲过去,死死的摁住沈佑国父母。

    沈澜脱去外套,眼角开始滑落晶莹的泪珠。

    沈佑国夫妇不停的摇头,可是被摁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马春生道:“沈澜,我们的时间都挺宝贵的,继续脱吧。”

    沈澜咬着牙,泪水滴落,缓缓脱下外套。

    当着自己父母的面脱下衣服,还要被马春生……

    那种屈辱感是不可想象的。

    可是,沈澜没得选择,她知道马春生这个人丧心病狂,当初敢用那么阴邪的手段害自己父亲,今天她若是不从,马春生就敢杀人。

    为了父母,她只能妥协。

    当沈澜脱下t恤之后,上身就只剩一个淡粉色的罩罩,高耸的圣峰呼之欲出,一道沟壑深不可测。

    两个黄毛都看呆了,流着口水道:“好大……”

    “一会儿,我至少要干十次!”

    沈澜生的美丽,皮肤又好,光滑细嫩,白里透红。

    如今脱下衣服,傲人的身姿顿即勾起了马春生体内的邪火,他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伸手就要暴力的扯下沈澜的罩罩!

    “啊……”

    沈澜大叫一声,慌忙躲开,站在门口处。

    马春生顿即狠厉道:“还敢躲是吗?先在沈佑国大腿上给我来一刀,老子看她还躲不躲!”

    一个黄毛拿出明晃晃的匕首挥舞一下,沈澜顿即哀求道:“不要!”

    “不想你爸妈手皮肉之苦,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配合,再敢躲,老子绝对让你爸见血!”

    马春生体内的邪火乱窜,一步步朝沈澜走来。

    沈澜捂着胸口,泪流不止。

    她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无沮渊将自己吞噬,她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今后一片灰暗的人生。

    要是被马春生玷污,她就毁了,一切都毁了。

    “哈哈……沈澜,你终究还是我的!”

    马春生狂笑,这笑声,在沈澜听来,便如地狱魔鬼的嘶吼,异常刺耳。

    忽而间,沈澜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撘住,她当即浑身一颤,紧紧的咬着牙。

    可是,那只手的位置,是指尖朝前,不像是面前马春生能做出来的动作!

    身后有人!

    当沈澜迸发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再一睁眼,只见一只脚越过自己,迅猛有力的踢在了马春生的小腹上。

    “噗!”

    马春生被踢飞半丈,嘭的一下双膝跪地,从嘴里吐出一口逆血来。

    没等沈澜回头,一件外套就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时,杜小玥的声音传来:“沈老师,你没事吧?”

    沈澜颤颤巍巍的回头,一入眼,便是一张俊秀的面庞。

    楚夜站在她旁边,眼中充满了怒火。

    沈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崩溃般的投入楚夜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

    楚夜拍着她的背,淡淡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见此一幕,杜小玥不禁嘴角一抽,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沈澜经历了这样的事,让楚夜抱抱她,安慰一下也好。

    “又是你!”

    当马春生看到楚夜那一刻,一颗心当时就凉了。

    楚夜走进去,沉声道:“你胆子不小啊,上次饶了你,真是最失败的决定!”

    马春生战战兢兢道:“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了解沈澜,所以坚信沈澜不会报警,也不会带着人来。

    楚夜当即一脚踹了过去,不屑道:“我怎么找到这里的,犯得着跟你解释吗?”

    马春生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顺势滚到沈佑国夫妇身旁,用刀架在沈佑国的脖子上,威胁道:“你马上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他!”

    沈澜顿时惊道:“不要,不要伤害我爸!”

    杜小玥安慰道:“沈老师你放心吧,有我哥在,他们伤不了叔叔阿姨的!”

    马春生面目狰狞,两个黄毛也是怒不可遏,他们早在脑子里幻想了无数遍沈澜的身体,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楚夜破坏掉呢。

    “你找死!”

    于是,一个黄毛暴起,手持匕首朝着楚夜刺去。

    沈澜惊道:“楚夜,小心!”

    楚夜回头,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然后看似缓慢的一个侧身,却是轻而易举的夺过了那黄毛的一道。

    然后,楚夜用肩膀往前一撞,那黄毛当场被撞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墙上,然后重重摔落在地,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马春生看到这一幕,再一回想,当初自己请的高人蔡鹰都被楚夜杀了,他知道自己不是楚夜的对手,立即发狂道:“你滚,马上滚,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他的!”

    现在,马春生唯一的希望,就在沈佑国夫妇身上,期待着自己能靠着手里的人质逃离此地。

    可是,楚夜却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他缓缓的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道:“你试试看?”

    “什么……”

    闻言,马春生当即怔在原地,难道楚夜就不管沈佑国夫妇的死活了?

    为了活命,马春生也是发狠,当即一刀朝沈佑国的胸膛刺去,反正他现在手里有两个人质,死一个也无所谓!

    这一刀,他是用来警告楚夜的,自己说要杀人,可并不是说说而已!

    “爸!”

    看着马春生举刀,沈澜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就朝前扑去。

    然而,楚夜动作更快,几乎是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于瞬间就横移到了马春生跟前,抓住他的手腕,嘎嘣一声就扭断了他的胳膊。

    “啊!”

    马春生惨叫,抱着胳膊蹭蹭蹭后退几步。

    剩下那个衅毛也是吓得不轻,连连却步,与马春生退到一个角落。

    楚夜帮着沈佑国夫妇解开绳子,沈佑国当即痛心疾首道:“春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马春生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当即叫嚷道:“姓沈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一直阻止,我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你,一切都是你!”

    沈母摇头道:“你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半点悔恨之心!”

    “哈哈……悔恨?我为什么要悔恨,我没错,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

    他状若疯狂,突然和那衅毛朝着沈澜和杜小玥冲去。

    他们手里没有人质的,楚夜就站在沈佑国夫妇旁边,马春生不敢跟他动手,当即把目标瞄准了沈澜和杜小玥。

    他们心想着,打不过楚夜,总不至于连两个女人都解决不了吧?

    然而,他们错了。

    当杜小玥横跨一步上前,三两拳打的他们倒地不起,一直咳血时,他们才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杜小玥很生气,所以出手毫不保留,简单的几拳几掌打在他们身上,顿时震得他们五脏俱裂,咳血不止。

    沈澜也是震惊无比,没想到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杜小玥,竟然这么厉害,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竟不是她的一合之敌!

    沈佑国摇头叹息道:“马春生,这一次,我也不会再帮你了!”

    上一次马春生只是害沈佑国,所以沈佑国看在马春生父母的面子上,给了他一个机会。

    可这一次,马春生绑架他们夫妇不说,还逼着沈澜当场脱衣服,要在他们面前把沈澜给玷污了,为人父母,又岂可容忍!

    沈母道:“小澜,报警,这一次一定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原本楚夜打算直接杀了马春生以绝后患,可沈佑国的父母是奉公守法的百姓,发生这种事自然第一时间是报警,如果楚夜现在出手杀人,未免解释不过去。

    “叔叔阿姨,我在警署有朋友,我这就打电话。”

    于是,他拨通了江婉儿的电话。

    “喂,有事吗?”江婉儿的语气略显冷淡。

    楚夜道:“婉儿姐,我这里有两个绑匪,你能过来处理一下吗?”

    “地址。”江婉儿淡淡吐出两个字来。

    “城郊的烂尾楼。”

    “我马上过去。”

    简短的对话之后,江婉儿就挂断了电话,没有任何的寒暄,更没有斗嘴调笑。

    楚夜的心没来由的一通,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江婉儿,真的打算与自己保持距离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