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 51.戏精的复联

时间:2018-02-10作者:冬沙

    美食拯救世界。

    “嗯。”琴点头, 她本身并不是喜欢和别人敞开心怀的性格,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 所以她难得的愿意主动和查尔斯谈起自己这几天的变化。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但是每次吃完伊苏做的食物之后, 我确实发现整个人没那么烦闷,轻松了很多。”

    闻言,查尔斯看向琴,联想到她刚刚的话,他问道:“所以你认为这不是你的心理作用,而是怀疑伊苏就是变种人是吗?”

    “我不知道。”琴摇了摇头,她道, “我只是觉得……一次是偶然的话,那么每次呢?如果这不是我的心理作用的话, 那么是不是伊苏做出来的食物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关于伊苏是不是变种人这件事,我已经确认过了,她确实不是。”

    查尔斯细细地思考着琴说的话,见她要张嘴反驳,他示意她别着急,他道,“当然, 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我也不能保证我的确认就是完全正确的, 或许存在别的问题导致了我确认错误。”

    琴点了点头, 然后就听到查尔斯问她, “所以你是希望我再次去确认一下伊苏的身份吗?”

    “不是。”琴闻言,对查尔斯摇头道,“教授您上次不是确定了伊苏不是变种人吗?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办法试试。”

    查尔斯看着琴,就听到她说,“或许您可以再给我批几天假,我想我一定可以尽快确定到底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伊苏做的食物对我真的有用的。”

    查尔斯:“……”

    这个请假的理由可以说是找得非常清新脱俗了。

    “我觉得确实应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听到查尔斯的话,琴的眼睛悄悄地亮了起来,然而下一秒她就听到他继续道,“所以我会再去见见伊苏的。”

    琴:“……???”

    等等。

    这和她设定的剧本不一样。

    对上琴的目光,查尔斯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放心吧,我会小心求证的。”

    琴:“……”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

    打着小心求证的幌子想要接近伊苏的人并不止查尔斯·泽维尔一个。

    在复仇者大厦的会议室内,托尼将班纳博士这几天所有的身体各方面的检查报告都发到了各位复仇者们的手上。

    猎鹰山姆·威尔逊随意地翻阅了一下资料,随后干脆直接问了:“检查结果怎么样?浩克是怎么变回来的?”

    比起山姆的迫不及待,史蒂夫的态度倒是认真耐心很多了,然而资料上各种专业性的术语和大量的对比数据让史蒂夫看完之后直接变成了懵蒂夫,所以他干脆放下资料,抬头看向了托尼。

    而托尼也没有要卖关子的意思,他开口道:“根据布鲁斯之前说过的话,以及我们的怀疑,给他做了全面的,详细的身体检查之后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第一,布鲁斯的话虽然让我觉得匪夷所思,但是通过数据分析可以确定浩克确实是因为吃了蟹黄汤包所以才变回来的。”

    复仇者们都知道班纳博士不是喜欢信口开河的人,所以他们之前知道的时候也大致相信了,可是即便如此,当托尼这怎的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时,他们还是纷纷表示了惊讶。

    “it\s amazing!”

    “所以那些蟹黄汤包是被仙女教母用她的魔法棒亲吻过的吗?”

    “山姆,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童心的。”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看了山姆一眼,语气里透着几分调侃。

    这位黑人硬汉耸了耸肩:“没办法,我昨天才给凯茜讲了灰姑娘的故事。”

    娜塔莎闻言,挑了挑眉头,随即看向托尼,“是所有的蟹黄汤包都对浩克有用吗?”

    “不。”托尼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结论——”

    “我分析了布鲁斯当天胃里的食物,可以确定那只是一些普通的食材,而根据伊苏当天的路线图,我找到了她购买这些食材的地方。”

    “照着她的购物单购买了相同的食材,分别请了十位做中餐的名厨做了同样的蟹黄汤包,但是让人失望的是,这些蟹黄汤包除了能吃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听到托尼的话,山姆笑道:“所以那些蟹黄汤包不是被仙女教母用她的魔法棒亲吻过,而是做这些蟹黄汤包的那个姑娘有可能是拥有一根魔法棒是吗?”

    从托尼那里抢了一袋蓝莓的鹰眼克林特·巴顿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开口问:“其实我就想知道,东西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班纳博士变身浩克那天就算了,即便美国队长在场,但是也就只有浩克一个人吃了蟹黄汤包而已,但是后来托尼请名厨来做蟹黄汤包那天他!居!然!错!过!了!

    事后还被无良队友们拿录好了视频来轮番刺激,克林特:“……”

    心痛得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哦,瞧瞧我们可怜的小肥啾。”山姆假惺惺地感叹了一句,随即笑嘻嘻地说道,“需要我再给你看看我们特意给你录的视频吗?”

    听到山姆的话,克林特扭头就跟自己的好搭档告状:“哇!娜塔莎他居然说你的好搭档是肥!啾!”

    什么?

    你问克林特为什么不跟娜塔莎告状,说山姆又拿视频来刺激他?

    ……

    ……

    ……

    视频就是娜塔莎让贾维斯帮忙录的啊。

    然而即便克林特聪明地只告状了一点,可是娜塔莎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说:“你就是啊。”

    克林特:“……!!?”

    你!就!是!啊!

    这句话简直就是一万点暴击好吗!?

    他怎么就是了!?

    “哈哈哈哈!”

    看到克林特这个样子,山姆他们非常没有队友爱地大笑了起来。

    克林特道:“小娜你不爱我了吗?”

    娜塔莎道:“谁给你‘我爱过你’的错觉?”

    “哈哈哈哈!”

    吃瓜群众看到克林特那委屈得像是二百五十斤的狗子的样子,纷纷表示黑寡妇这个回答可以说是非常铁石心肠了好吗?

    蚁人斯科特·朗笑完之后开口道:“所以伊苏有可能是变种人吗?我去过x学院,看到他们变种人的能力简直包罗万象,真的是应了那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所以如果伊苏真的是变种人的话那也不奇怪。”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问题确实是出在伊苏的身上,至于她是不是变种人,这点还需要求证一下,至于这个求证的任务……”

    托尼看着坐着的复仇者们,露出了一个斯塔克式的微笑,继续道,“就交给我好了。”

    哇。

    复仇者们看到托尼的表情,纷纷表示他的狼子野心可以说是非常昭然若揭了好吗?

    然而不等他们开口,就听到娜塔莎说话了,她说——

    “事实上我觉得交给队长更加合适,毕竟伊苏不是要了他的裸/照吗?”

    听到琴这么问,查尔斯愣了一下,他当然还记得伊苏了,因为那个姑娘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让他觉得意外的是,琴怎么会突然提起她?

    因为据他所知,琴并不认识伊苏吧?

    “我还记得。”查尔斯对着琴点了点头,“是有什么问题吗?琴你这几天碰到她了?”

    说到这里,他就突然想起他和伊苏第一次见面的地铁站,“对了,她好像就是住在你家附近的。”

    “嗯。”琴点头,她本身并不是喜欢和别人敞开心怀的性格,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所以她难得的愿意主动和查尔斯谈起自己这几天的变化。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但是每次吃完伊苏做的食物之后,我确实发现整个人没那么烦闷,轻松了很多。”

    闻言,查尔斯看向琴,联想到她刚刚的话,他问道:“所以你认为这不是你的心理作用,而是怀疑伊苏就是变种人是吗?”

    “我不知道。”琴摇了摇头,她道,“我只是觉得……一次是偶然的话,那么每次呢?如果这不是我的心理作用的话,那么是不是伊苏做出来的食物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关于伊苏是不是变种人这件事,我已经确认过了,她确实不是。”

    查尔斯细细地思考着琴说的话,见她要张嘴反驳,他示意她别着急,他道,“当然,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绝对的事情,我也不能保证我的确认就是完全正确的,或许存在别的问题导致了我确认错误。”

    琴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查尔斯问她,“所以你是希望我再次去确认一下伊苏的身份吗?”

    “不是。”琴闻言,对查尔斯摇头道,“教授您上次不是确定了伊苏不是变种人吗?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办法试试。”

    查尔斯看着琴,就听到她说,“或许您可以再给我批几天假,我想我一定可以尽快确定到底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还是伊苏做的食物对我真的有用的。”

    查尔斯:“……”

    这个请假的理由可以说是找得非常清新脱俗了。

    “我觉得确实应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听到查尔斯的话,琴的眼睛悄悄地亮了起来,然而下一秒她就听到他继续道,“所以我会再去见见伊苏的。”

    琴:“……???”

    等等。

    这和她设定的剧本不一样。

    对上琴的目光,查尔斯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放心吧,我会小心求证的。”

    琴:“……”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

    打着小心求证的幌子想要接近伊苏的人并不止查尔斯·泽维尔一个。

    在复仇者大厦的会议室内,托尼将班纳博士这几天所有的身体各方面的检查报告都发到了各位复仇者们的手上。

    猎鹰山姆·威尔逊随意地翻阅了一下资料,随后干脆直接问了:“检查结果怎么样?浩克是怎么变回来的?”

    比起山姆的迫不及待,史蒂夫的态度倒是认真耐心很多了,然而资料上各种专业性的术语和大量的对比数据让史蒂夫看完之后直接变成了懵蒂夫,所以他干脆放下资料,抬头看向了托尼。

    而托尼也没有要卖关子的意思,他开口道:“根据布鲁斯之前说过的话,以及我们的怀疑,给他做了全面的,详细的身体检查之后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第一,布鲁斯的话虽然让我觉得匪夷所思,但是通过数据分析可以确定浩克确实是因为吃了蟹黄汤包所以才变回来的。”

    复仇者们都知道班纳博士不是喜欢信口开河的人,所以他们之前知道的时候也大致相信了,可是即便如此,当托尼这怎的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时,他们还是纷纷表示了惊讶。

    “it\s amazing!”

    “所以那些蟹黄汤包是被仙女教母用她的魔法棒亲吻过的吗?”

    “山姆,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童心的。”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看了山姆一眼,语气里透着几分调侃。

    这位黑人硬汉耸了耸肩:“没办法,我昨天才给凯茜讲了灰姑娘的故事。”

    娜塔莎闻言,挑了挑眉头,随即看向托尼,“是所有的蟹黄汤包都对浩克有用吗?”

    “不。”托尼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结论——”

    “我分析了布鲁斯当天胃里的食物,可以确定那只是一些普通的食材,而根据伊苏当天的路线图,我找到了她购买这些食材的地方。”

    “照着她的购物单购买了相同的食材,分别请了十位做中餐的名厨做了同样的蟹黄汤包,但是让人失望的是,这些蟹黄汤包除了能吃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听到托尼的话,山姆笑道:“所以那些蟹黄汤包不是被仙女教母用她的魔法棒亲吻过,而是做这些蟹黄汤包的那个姑娘有可能是拥有一根魔法棒是吗?”

    从托尼那里抢了一袋蓝莓的鹰眼克林特·巴顿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开口问:“其实我就想知道,东西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班纳博士变身浩克那天就算了,即便美国队长在场,但是也就只有浩克一个人吃了蟹黄汤包而已,但是后来托尼请名厨来做蟹黄汤包那天他!居!然!错!过!了!

    事后还被无良队友们拿录好了视频来轮番刺激,克林特:“……”

    心痛得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哦,瞧瞧我们可怜的小肥啾。”山姆假惺惺地感叹了一句,随即笑嘻嘻地说道,“需要我再给你看看我们特意给你录的视频吗?”

    听到山姆的话,克林特扭头就跟自己的好搭档告状:“哇!娜塔莎他居然说你的好搭档是肥!啾!”

    什么?

    你问克林特为什么不跟娜塔莎告状,说山姆又拿视频来刺激他?

    ……

    ……

    ……

    视频就是娜塔莎让贾维斯帮忙录的啊。

    然而即便克林特聪明地只告状了一点,可是娜塔莎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说:“你就是啊。”

    克林特:“……!!?”

    你!就!是!啊!

    这句话简直就是一万点暴击好吗!?

    他怎么就是了!?

    “哈哈哈哈!”

    看到克林特这个样子,山姆他们非常没有队友爱地大笑了起来。

    克林特道:“小娜你不爱我了吗?”

    娜塔莎道:“谁给你‘我爱过你’的错觉?”

    “哈哈哈哈!”

    吃瓜群众看到克林特那委屈得像是二百五十斤的狗子的样子,纷纷表示黑寡妇这个回答可以说是非常铁石心肠了好吗?

    蚁人斯科特·朗笑完之后开口道:“所以伊苏有可能是变种人吗?我去过x学院,看到他们变种人的能力简直包罗万象,真的是应了那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所以如果伊苏真的是变种人的话那也不奇怪。”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问题确实是出在伊苏的身上,至于她是不是变种人,这点还需要求证一下,至于这个求证的任务……”

    托尼看着坐着的复仇者们,露出了一个斯塔克式的微笑,继续道,“就交给我好了。”

    哇。

    复仇者们看到托尼的表情,纷纷表示他的狼子野心可以说是非常昭然若揭了好吗?

    然而不等他们开口,就听到娜塔莎说话了,她说——

    “事实上我觉得交给队长更加合适,毕竟伊苏不是要了他的裸/照吗?”

    里瑟低声问向耳麦那边的搭档,目光在四周扫视了几遍,却始终没有发现威利斯的身影。

    芬奇一边回答着里瑟的问题,一边在众多的摄像头内进行搜索,

    里瑟问:

    芬奇开口道,

    如果威利斯还在监控之内的话,那么伊苏即便去卫生间那条路的闭路电视都坏掉的话,那么问题也不大。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伊苏去卫生间那条路的闭路电视都坏掉了,而威利斯又不在监控中。

    里瑟应了一声,根据芬奇给的方向朝着卫生间那边疾步而去,进入好搭档所说的无监控范围内之后,他快速地打量一下四周的情况:

    芬奇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他开口道,

    里瑟对着耳麦里的搭档道,

    里瑟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朝着进入仓库的方向走去,只是在经过拐弯处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里瑟回头,就看到了通往疏散楼梯口的通道上有一只掉落的靴子,他皱着眉头上前,蹲下捡起那只孤零零的靴子:

    芬奇打开了之前的监控,特意倒回去看了一眼伊苏脚上穿着的靴子,

    里瑟起身朝着疏散楼梯口的方向走去,路过一个杂物间的时候伸手尝试性地推了一下,却发现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里瑟一边说着,一边往后倒退到适合的范围,然后抬脚猛地一下把房门直接给踹开了。

    #

    上一秒,伊苏还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然而下一秒,粗暴但(对她来说)犹如天籁的破门声却给了她一丝光的希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