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超级兵王 第174章意料之外的主仆

时间:2018-01-24作者:凤来朝

    就在灵魂即将被四分五裂的时候,纳德森凄厉地求饶了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你要我干什么都行,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向外拉扯的符光锁链顿了顿,慢了一些。

    “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白墨的声音陡然响起,却在关键时候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你说,我一定照办!”

    纳德森心中大喜,顾不得还在被拉扯的灵魂,连忙喊道。

    符光锁链停了下来。

    白墨定定地看着随时都像要崩溃的纳德森的意识形态,冷笑道:“你之前好像说,要让我当你的奴仆?”

    纳德森闻言,身体颤抖得越发剧烈。

    聪明如他,又怎么猜不到白墨此刻的想法。

    只是,他就算猜到了又能怎样?

    果然,白墨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现在,轮到你考虑一下了。”

    纳德森满脸苦涩,抬头看向白墨,惨然一笑,而后极为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做你的仆人!”

    纳德森说得很不情愿,也很违心,但他却不得不答应,不然,灵魂被毁,他也就死了。

    跟死比起来,做别人的奴仆又算什么?

    更何况,现在答应下来,也是权宜之计,等从这里出去后,再找机会逃走,只要自己逃回组织,白墨难道还敢追来不成?

    白墨看着他那不断变换的神情,也知道他不是真心臣服,但也没有点破。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已经很让他知足了。

    纳德森终究是一名异能者,要不是他刚好是一名念术师,灵魂类的精神力攻击对白墨都无用,还真不可能落到这种地步!

    而且白墨也很清楚,如果就这样把纳德森干掉,那就真的是捅了马蜂窝了。

    不仅黑弥撒会跟自己不死不休,异能联盟也会对华夏施压,到时候就算是组织也不可能出面保他。

    师父苏秦的下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不是因为纳德森有多重要,而是异能联盟为了维护它的权威,必须得这么做!

    不然,每年交纳庞大的联盟费用,但成员的安危却得不到保护,到时候谁还会买它的帐?谁还会维护联盟的利益?

    所以,白墨让纳德森当自己的奴仆,也只是想要羞辱他一番,并没有真的想过,能够收复这样一名念术师仆人。

    只不过,就在纳德森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的瞬间,他跪在地上的灵魂突然间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在白墨诧异的目光注视下,一道道乳白色的丝线竟然从纳德森的眉心飘了出来,而后极快地没入了白墨的眉心。

    紧跟着,白墨就像是福至心灵一样,陡然间像是掌控了纳德森全部的想法和念头一样。

    甚至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就能决定纳德森的生死!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本只是开个玩笑为了出口恶气的白墨,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这尼玛怎么跟阿拉丁神灯似的,还能完成三个愿望不成?

    而此时的纳德森,则是面如死灰,整个人都是匍匐在了地上。

    如果说刚才他回答得不情不愿极为违心,那现在的他,则是发自内心地彻底对白墨臣服了。

    “纳德森,参见主人!”

    原本嚣张无比的念术师,此刻无比的恭敬,趴在白墨面前,瑟瑟发抖。

    ……

    二层小楼的客厅,灯光重新点亮。

    纳德森的灵魂已经被白墨从塔楼内放了出来,恢复正常的他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在白墨的吩咐下,去楼下的水果铺子里休息去了。

    客厅内,再次只剩下白墨和苏小浅两人。

    苏老爷子或许是太累了,或许是有些耳背了的原因,竟是没有被客厅里的动静吵醒。

    看着怔怔发呆的苏小浅,白墨叹息一口气,故做轻松地打趣道:“怎么了,没见过帅哥吗?”

    苏小浅听到说话声,也是回过神来,白了他一眼,而后心有余悸地说道:“白墨,你和我爸爸究竟是干什么的?还有刚才纳德森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白墨,别再骗我了,好吗?”

    说话间,她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看到她这副柔弱的样子,白墨的心莫名地很痛,他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伸出手轻轻地擦去了苏小浅脸上的泪痕。

    “呜……”

    苏小浅却哭得更厉害了,而且一下子扑到了白墨的身上,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似乎要把这些天的委屈、愤懑、迷茫、酸楚等等所有的情绪,全都一股脑地宣泄出来……

    白墨任由她咬着自己,一手将她抱住,另一只手轻轻地在她背上安抚了起来。

    好半天,苏小浅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只是,她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敢去看白墨的目光。

    白墨笑着摇了摇头,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而后又给她倒了杯水,这才缓缓开口,将自己和师父之间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苏小浅听。

    只不过,关于师父的死,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所以只能以执行任务来搪塞过去。

    而后,他想了想,还是将从殷曌那里逼问出来的事情,也全都讲了出来,并且劝说苏小浅去看看她妈妈。

    “她早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也不会去看她的!”苏小浅却是摇头拒绝。

    白墨早就猜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并没有吃惊,而是正色道:“浅浅,你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当你听到她出车祸的时候,脸色明显变得苍白了很多,我能看到你眼里的担心,一个人的眼睛不会骗人,你们终究是母女,血浓于水啊!”

    苏小浅低着头,依然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白墨顿了顿,突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师母既然当初选择了跟师父离异,那么以她的条件,为什么这么多年依然会孑然一身?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什么隐情吗?”

    “……”

    苏小浅微微一愣,随后颤抖着抬起头,眼神期待地看着白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