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超级兵王 第40章这真是你的第一次?

时间:2018-01-24作者:凤来朝

    分局走廊尽头的审讯室,铁门紧闭。

    室内,柳飘逸冷冷地盯着被铐在审讯椅上的白墨,喝道:“叫什么?”

    “我没叫啊!”白墨委屈地看着柳飘逸,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无辜。

    当然,还有一丝逗弄。

    “王八蛋!”柳飘逸咬着牙齿骂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白墨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当然,逗弄的神情也更分明。

    “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柳飘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几乎快要咆哮起来。

    “美女,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激动,审讯而已嘛,你好好问,我才能好好回答啊!”白墨笑得那个鸡贼,看得柳飘逸恨不得掐死他。

    “好,好,好,我不激动,我不激动,”柳飘逸站起身,绕着白墨一圈圈开始转了起来。

    在第三圈的时候,她在白墨的后面停了下来,一脚就踹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白墨安然无恙地坐在凳子上,没有入柳飘逸想的那样被踹翻在地上。

    反倒是她自己,则是痛得龇牙咧嘴,抱着自己的脚在原地蹦了起来。

    “美女,你不是说要激动的吗?踹椅子干什么?”白墨回过头,满脸疑惑地看着柳飘逸。

    “噶擦噶擦……”

    柳飘逸死死盯着白墨,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唉,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你坐回去吧,我配合你笔录,”白墨叹了口气,眼神怜悯地看着柳飘逸,摇了摇头。

    一瞬间,柳飘逸凌乱了。

    这尼玛究竟谁是嫌犯,谁是警察?

    她强忍着扑过去掐死白墨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又一口气……

    再一口气……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她才重新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姓名?”

    “白墨!”

    “年龄?”

    “二十二!”

    “哪里人?”

    “云城人!”

    “干什么的?”

    “摆水果摊,不过摊子今天被人砸了,喏,就是那个被一枪打爆头的王八蛋!”白墨这一次倒是出乎柳飘逸意料的无比配合。

    只不过,他越是配合,柳飘逸就越是郁闷。

    想到他刚才那怜悯的眼神,就感到自己像是在大街上讨饭的乞丐一样,人家高兴才会施舍一点给她。

    所以,柳飘逸绝不会就这样放过白墨,尤其是想到刚才在车上时,这个混蛋竟然敢调戏她,如果不让他吃点苦头,还真是难以消除心中的恨意。

    “死者为什么要砸你的水果摊?”柳飘逸觉得自己抓住了关键,厉喝道。

    “都说胸大无脑,看来说的还真是没错,”白墨盯着柳飘逸那饱满之处,啧啧摇头,道:“美女,我只是一个摆水果摊的伙计,你才是警察,他为什么要砸我的水果摊,得你们去调查啊,你问我,我问谁啊?”

    “你……”柳飘逸好不容易压制下来的暴怒情绪,再次被白墨轻松点燃。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与死者生前有什么不正当交易,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让你牢底坐穿!”柳飘逸已经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一心想着怎么将白墨定罪,完全将审讯的基本程序全都抛在了脑后。

    她本来以为这样至少会把白墨吓到,但没想到这家伙却根本不吃这一套,冷哼道:“警官,如果看脸就能判断一个人的好坏,那我是不是能够看胸就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那方面的欲望强烈不强烈?”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就直勾勾地落在了柳飘逸那36d的尺度上,嘿嘿笑道:“你肯定是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女人!”

    “你无耻!”柳飘逸又羞又怒,愤怒地站了起来。

    “唉,你看看,你看看,稍微受点刺激就情绪激动,易怒,这都是没有得到满足的征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了,这还不是跟你学的?”白墨嘴角微微一挑,继续道:“不过,我这个人一向乐于助人,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解决,我吃点亏,包你满意,而且还不收一分钱!”

    “你怎么知道我会满意?”柳飘逸气得说话已经不经过大脑了,一句话吼出来,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她不能在白墨面前丢人啊,只能装作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话的毛病。

    白墨也是没想到柳飘逸会飙出这么一句,愣了一下,才嘿嘿笑道:“这个,实践才能出真知啊,要知道能不能让你满意,那咱们得真刀真枪来一回,我看这里环境倒不错,挺幽静的是,要不……”

    “要不什么?”柳飘逸已经彻底豁出去了,她已经看出来了,跟白墨这个混蛋斗嘴,绝对不能按照正常的套路来。

    “真要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呢……”白墨羞涩地一笑,那样子贱得让柳飘逸看得牙疼。

    “你还会不好意思?那还真是看不出来啊,”柳飘逸突然笑了起来,而后走到了白墨的面前,将脸跟他凑得很近,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说,要不咱们上床吧?”

    “不会吧?这你都能猜到?”白墨倒吸一口冷气,对柳飘逸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还真有些不适应,看着面前这张虽然冰冷但是美得让人心醉的面容,忐忑不安地说道:“你这么主动,不会是有病吧?别到时候传染了我!”

    “你才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柳飘逸再次歇斯底里了,她猛地站起身,脸色气得通红,身体也在颤抖,指着白墨的手指哆嗦不停:“老娘还从来没跟男人上过床呢,怎么可能得病?怎么可能传染你?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娘撕了你这张嘴?”

    “从来没跟男人上过床?”白墨疑惑地看着柳飘逸,看着那因为愤怒而不断起伏的波涛,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那双修长的腿。

    似乎,真的很紧,并拢的时候没有任何缝隙!

    这尼玛,稀有货啊!

    白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个年代,二十几岁的女人还没跟人上过床的,真的跟大熊猫差不多了。

    尤其是像柳飘逸这样的美女,估计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打过主意。

    她,是怎么做到的?

    “那个,这真是你的第一次?”白墨颤抖着声音,有些激动地看着柳飘逸,问道。

    “废话,当然是第一次!”柳飘逸插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柔嫩的嘴唇,还有那如同波涛般汹涌的起伏,都像是在向白墨招手:

    “来呀,拿去啊!来啊,拿去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