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37章 嫁给我吧(一更)

时间:2018-06-05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机械的低下头,她仿佛听到了脖子里仿佛齿轮转动一般,嘎啦嘎啦的声响。半蹲在地的杨拓也抬起了头,狭长的眸子微眯,正笑意盈盈的望着她。

    云西不觉吞了下口水,直直的迎住着杨拓妩媚如狐,能勾人摄魄的目光。

    她暗暗了咬了下自己的舌头,舌尖上的痛感令她瞬间清醒。

    每临大事有静气!

    只有稳住心神,才能找出破解危局的方法。

    云西定了定心神,大脑便如瞬间启动的机器一般,开始迅速的运转。

    首先她将自己置换到杨拓的角度,去看云西与云南发生的一切。

    然后她又重新检视了一遍自己与云南曾经做过的事,见过的人。

    时间对于她来说,已经凝结静止。

    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最大的可能。

    以她和云南的所做作为,是不可能暴露云南其实是只鬼的事情。

    况且如果杨拓推断出了这个事实,那么现在他的表情与语气不可能是这般轻松正常。

    再重新分析杨拓刚才的话,他先说的是知道云家被灭的事情。

    可见,他是从云家的角度,切入到云南身份这一点的。

    知道云家被灭门的人,在滕县除了符生良,还有截住他书信的胡家。这两家只是听说过云家被灭的消息,限于书信的只言片语,对其中内情他们没办法知道更多。根本不足以拿这个话题来威胁她。

    那么很可能,杨拓知道此事,另有渠道。

    而在她进入滕县之后,能教杨拓接触到知道其中内情的人,就只有杨拓对付尧光白时,搬来的救兵——韩千户,韩熙可。

    截至此时,云西脑中纷繁复杂的回忆画面终于定格了问题最可疑的所在,韩熙可那张白白胖胖,看似慈祥平和实则阴险艰深笑脸。

    时间如被点了魔法静止的河流,瞬间又恢复了湍急的流动。

    对于此时的杨拓,她已经有了应对方法。

    她应当暂时收些实力,示敌以弱,静等杨拓主动将他的底牌一一打出。

    杨拓手上捡着几块瓷片,缓缓站起身,“云姑娘,如果说,我能够帮助云家洗雪冤情,而且我也愿意这样做,你可以减一些对我的成见吗?”

    他的眸色温柔,像是蒙了一层氤氲的水气,他的声音低缓,隐隐带了几分恳求。

    云西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略略低下眉眼,避开了他的注视,目光中终于出现了几分羞赧不安。杨拓带着几分惋惜,缓声说道:“虽然云家从来没有被朝廷定罪,但是云刑房士人的身份已经被剥斥,如此不得已,你们才远离京城,来到千里之外的滕县,谋一个小吏的职位,不是么?”

    云西目光一滞,惊讶的看着杨拓,脸上忽然现出几分慌乱来,不觉倒退了半步。

    其实她心下是松了一口气。

    果然,杨拓对云南是鬼的事实没有半分察觉,原来他说的身份不过是云南学子士人的科考资格。

    “小心!”杨拓惊呼一声,瞬间扔了手中瓷片,一个探身,伸手就揽住了云西的腰。

    云西原想着装作被他点中要害的惊慌模样,远离杨拓一些,不想一抬脚,却踩到了地上瓷杯片,布纳的鞋底一硌,她心中就觉不好。

    她这不会手搬起石头要砸自己的脚吧?

    这一脚下去,自己的脚底板不被刺伤,也是会被狠狠咯疼的。

    谁知就在她的鞋底碰到立着尖利茬口的瓷片时,自己的腰身就被人用力抱住,身体平衡随之一倾,脚就避开了尖利的伤害。

    云西心中哀嚎一声,大女主动辄被男主拦腰抱住,而后二人紧紧环抱在一起,脸与脸近得互相的喘息都感受得到,却无语无言,只剩四目含情脉脉相望,这样的必备项目,竟然没有出现在云南身上,倒让这个杨拓抢占了先机。

    其实,这个也不奇怪,往往,太过浪漫又极其巧合的男女接触邂逅,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无论男方还是女方,总会有一方谋划多时,才能出现这样难得暧昧又能准确撩拨人心的瞬间。

    不过,如此近距离对视,云西才发现,杨拓的皮肤是真的好。

    几乎看不到任何毛孔,宛如婴儿一般细腻柔滑,还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幽然香气。

    那香气她识得出,应该是沉香中绝品的奇楠,甘甜馥郁,衬着杨拓那双柔光缱绻的眸子,让人在浑不觉间,心神荡漾。

    他一张口,温软的气息便扑在她的脸上,像羽毛轻触,微微的痒。

    “恢复云家名誉,洗雪云家冤情,甚至连姑娘兄长的士人身份也一并恢复。”杨拓温温软软的说着,目光在云西脸上寸寸游离,渐渐的染上了一层情|欲的颜色,变得迷离恍惚起来。

    云西的心不由一紧。

    如果她真的只是十六岁的云西,那么如此一个俊美男子,如此温情的撩拨与直指要害的利诱,对于她来说,无疑是有巨大杀伤力的。

    环在她腰间的手往里一收,将她拢得更紧,他的脸正在缓缓逼近她的鼻尖。

    云西眼珠动了动,她看到在收紧怀抱之前,杨拓的双眼忽的眯细了些,牵动眼角鼻梁均是一动。

    最终,他的脸略过她的脸颊,唇凑到她的耳畔,轻声说道:“以云刑房的本领,只要恢复了士子身份,拓援助他顺利科考,日后再度当上推官,便是早晚的事。又何必在这个小县城苦苦打熬着着当个小吏?”

    他侧了侧脸,对着她已经泛红的耳垂,声音更加低软魅惑,“拓愿意倾全力帮助姑娘与兄长。”

    云西缓缓闭上双眼,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

    杨拓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云西,只是自顾自说着:“拓还没有娶妻,不是娶不到,而是没有遇到中意的女子。而姑娘便是拓唯一一个中意的女子。”

    云西闻言微微一笑,她正了正身子,纠正着自己过于被动的局面,与杨拓过于强势的侵略攻势,却没有挣脱他的环抱。

    见云西没有彻底的反抗,杨拓心中一喜,也不好更加强硬,只松了些手上力道,揽着她的腰身,面对面直视着她的眼,“只是如今,你们云家身份太敏感,锦衣卫嗅觉又那样灵敏,正面去运作,胜算小些。你跟我进杨家,只要两年,两年后,帮云家正了名,拓会摆出十六人抬的大轿,明媒正娶的许姑娘一个杨府掌家夫人之位。”

    云西凝眸一笑,“两年?”

    杨拓一手揽着云西的腰,一手抬起,将云西鬓边一缕碎发,捋至耳后。动作自然的就像他们相恋已久。

    他忽然静了下来,不带任何笑意,眼神异常认真的说,“从今以后,只要是你想要的,即便是天上的月亮,海里的宝珠,拓都义无反顾的取回来。”他又轻声重复了一遍,“只要是云西你,想要的···”说完,杨拓忽的又笑了起来,白白的脸颊上弯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侧了头,望着地上瓷杯碎片,眼神中竟有几分羞赧,“这些情话,拓从来都是最觉的牙酸的。不想今日说出,却是真心实意,方知其中妙处。姑娘这般的女子,世间绝无第二个,我想,要是错过了,该是会后悔终身的。这样想着,心中的话,便止不住的要说出。”

    云西眸中忽然闪过一道犀利的光,她勾唇邪魅一笑。

    杨拓被她讥诮的目光摄得一愣。

    恍惚间,他竟觉得她的目光似秋凉的风,时而飘忽,时而清冷,教人琢磨不透。

    云西身子一动,没有抬腿袭他下半身,也没有羞涩得欲拒还休,却是向前一探身,右手蛇一样柔软的缠上杨拓瘦弱的腰身,脸瞬间逼近他的鼻尖,挑眉轻笑道:“世间绝无第二个,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