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35章 种个草莓(一更)

时间:2018-06-04作者:涂山九尾

    “云书吏,这边请吧。”李儒从容的抬起手,指向与楼梯相反的方向。 云西轻笑着咂了咂嘴,若无其事的回头看了看云南,与护卫他的一众衙役,“云西此来并非一人。是带着弟兄们一起来,办的是知县大人的急差。公事要紧,还是先去二楼吧,完了差事,云西自会去杨大人请安。”

    站在云西身后的云南,定定的目光一直打量着一旁的李儒。听到云西的回答,他一双凤眼略略眯起,目光幽深。

    杨拓单独召见云西,若是在衙门还算说得过去。如今不在衙门,云西一个女子单独被召见,无论怎样的说辞,都掩盖不了其中的诡异与凶险。

    李儒抱拳呵呵一笑,“云书吏,莫急,典史大人请云书吏过去,就是先去述职。”说着,李儒抬眼看了看二楼,目光一凛,意味深长的轻笑说道:“而且杨大人问的就是此间情况,究竟何来。只要都讲清楚了,两方消除了误会,知县大人的差事自然也就办下了,不是吗?”

    “既然是公事述职,那理应由我这个刑房吏来做,”云南伸手按住云西的肩,将她往一旁拨开些许,傲然走到李儒面前。

    云西的心不由得一紧,且不说杨拓指名道姓,点的就是自己这盘菜。

    就说云南的身子,她也断然不会放云南孤身一身,去敌人地盘冒险。

    李儒抬手向云南一揖,见了个礼,可是抬起头时,脸上表情却冷峻异常,勾唇冷冷一笑道:“云刑房,杨大人怎么也是一县典史。怎么?他老人家现今召唤个普通小吏都召不动了?”

    云西右手瞬间紧攥成拳。

    她知道,凭借着云南的口才,三言两语就能将李儒的胡搅蛮缠驳倒。但是他必然会坚持自己首当其冲的,独自去见杨拓。

    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既然是杨大人召见,那么属下自然没有二话。”云西抢在云南之前率先开口。

    云南动作一僵,“云西!”

    云西转过脸,弯眉轻松一笑,“没事的,知县大人一会也还要来,我正好跟杨典史说说,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的地方。你们先去二楼,我稍后就来。”

    云南盯着云西目光沉了几沉。

    云西虽然有些顽皮,但做事从来很有分寸,没把握的事,她是不会做的。

    她当着众人面,将后手的符生良搬出来,就是要杨家忌惮。

    要他们青天白日不敢做过分的事。

    云南嘴唇微抿,没有再说话。

    云西冲着他浅浅一笑,才转过身看向李儒,“那就有劳李工房在前带路了。”

    “云书吏客气。”李儒挑眉一笑,转身就向一旁的方向走去。

    云西抬起脚,从容跟上。

    云南几步踏上通向二楼的楼梯,就在围在他身后的衙役们也要拾阶跟上的时候,云南忽然止了步子,摆手示意身后停步。

    几个衙役严记着符生良,保护云南,却不能离他太近的命令,一见云南摆手,慌忙停住。

    衙役们并不知道云南的想法,只是下意识的顺着云南转头看去的方向瞧去。

    这一看,他们瞬间明白了云南奇怪的举止,究竟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们瞧见了已经走到大厅房间尽头的云书吏,跟着李工房忽然拐进了最右面的房门。

    随着云书吏的身影隐进门中,那扇门便被紧紧关上了。

    云南双眼微眯。

    由于他站得高些,所以很清楚的看到了那扇门的标识。在记清了云西的去向之后,他略略侧头,朝着身后轻声说道:“方才呵道清街的兄弟留在一楼,盯着那门的动静。”

    “刑房放心,属下一定看好!”那个衙役正在云南身后,他拱手一揖,随即转身向着那扇门走去。

    云南看到那名衙役才走了几步,就被几个捕快模样的人拦下。但好在那衙役也很有主见,并不与之起冲突,在向云南投来一个坚定的眼神之后,便硬声告诉那几个捕快,“不让向前,俺就卜向前,俺就在这站着!”

    云南心里略定,这才不再犹豫,伸手撩起素白的衣摆,蹬蹬蹬几步,迅速上得楼去。

    云西这边的状态反而很轻松。

    她一边跟着李儒走,一边好奇的左看看右望望。

    实际上,只通过这几眼,就将周围护卫的人手,周围的布局全部记在了心间。

    这里不像是什么专供尊贵客人享受清净的雅间,也不像是后厨什么的杂物间,倒像是供人休息的内间。

    李儒走到了一扇装潢普通木门前,他抬手敲了两下门,修长白瘦的手指在深褐色的木门上扣出闷闷的声响。

    云西眉目微动。

    李儒抬起手的一刹那,质地上乘,丝滑柔软的衣袖恍然滑落,露出他一截白如莲藕的手臂。而就在那纤细的手臂内侧,赫然出现了一小块嫩嫩的红。

    对于这一块红,云西再熟悉不过。

    搁在现代社会,这种出现在人体皮肤上,铜钱般大小,红嫩的色块,被人戏称为“种草莓”。

    学名,吻痕。

    云西忽的就回忆起殷三雨喝过的那坛酒,和别人给她描述过的情景。

    “杨大人亲自抱扶着李工房,没再招呼任何人,就急急回去了。”

    云西轻佻的挑了挑眉梢。

    看来,他们为了对付殷三雨,自己也是下了血本。

    豁出李儒,叫殷三雨随便挑酒坛,因为每一坛酒都被下了药。

    只不过,对于李儒与杨拓来说,这样的牺牲该是很情愿的呢。

    云西仿佛都能看到一室旖旎过后,披散着长发的杨拓,随意披着柔暖的锦被,没有穿衣,他趴伏在两颊酡红,双眼微阖的李儒身上,如水的目光里充满爱怜。

    然后杨拓轻轻的执起李儒的手臂,印上深深的一吻,留下昭示着自己领地所有权的独特印记。

    想到这里,云西不禁低下头,掩唇轻咳了两下。

    特么的,一不留神,就脑补过头了。

    对于云西的恶趣味浑然不觉李儒,仍身形笔直的站在门后。

    敲过门之后,那扇门并没有开,须臾过后,才从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李儒这才抬手推门而入。

    云西也一扫之前的恶搞,正了正身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步迈过门槛,走进屋子。

    屋中的装饰布局却令云西有些吃惊。

    本来看外面的样子,里面也就应该是间普通的休息房或是账房之类的地方。

    没想到开门之后,她竟然看到一派奢华的场景。首先引入她眼帘的是一扇高大的八宝屏风,镂空雕刻,不仅雕工精湛,上面还镶嵌着各种颜色的珍贵宝石。

    那扇屏风并没有在房间靠门的地方,反而摆在了屋子正中央,将屋子分为两个部分。

    屏风前摆放了一张红木方桌,四把椅子,桌上还放着一套精致的汝窑茶具,淡绿色的瓷釉宛如春池漾波。

    屏风之后的里间,竟然摆放了一张高大的拔步床,透过屏风的空隙,还可以看到粉红色的帷幔轻轻盈盈的悬挂着。

    屋中的窗子旁也都挂着粉色的窗帘,在这个阳光最足的时候,竟然严严实实的拉上了。反而要靠屋中各处的烛台来照明。

    靠!

    云西在心里咒骂一声。

    把她请进这么一个地方来,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她述职汇报工作,明摆着就是把她当成鬼一样糊弄啊。

    就在这时,屏风之后忽然又人影闪动。

    云西眯了眯眼睛,看来故作神秘的主人公终于要登场了。

    果然,一个人,从屏风后缓缓走出,步履轻慢,神态悠闲。

    正是杨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