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27章 幕后黑影(二更)

时间:2018-06-01作者:涂山九尾

    山下,贼人们翻进院子后,仿若鬼魅一般就飘到了正屋门外,其中一个猫着腰,小心的蹲到窗下,透过破洞的窗纸小心的往里查看,另一人则绷直了身子站在门后,视线一直环视着院子外的情景,提防着万一会有往来行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

    云西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此时,她真的很希望攥住这块石头的人,是殷三雨。

    万一胡捕快遇险,凭借殷三雨的身手,肯定能在这里准确的瞄准院子。

    即便距离太远砸不伤那两个贼人,也能及时制造巨大声响,在关键时刻,分散贼人注意力,给胡捕快创造一个逃生契机。

    而现在,殷三雨却被囚禁在监牢里,不得自由。这块石头在她手里,能扔到对面田地里就不错了,至于田地之后的小院,她根本想都不要想。

    就在这时,趴窗窥视的贼人忽然直起身子,朝着门口同伴比了个手势,门口贼人立刻会意,又朝院外扫视了一眼,才伸手迅速推开门,闪身进了屋子。

    窗台那人也紧跟着进了门。

    柳捕快一把抽出腰间匕首,脸色紧张的看向云南,“老胡会不会被发现?”

    云西慢慢直起身子,将手中石块递到柳捕快面前,一笑说道:“不会,如果窗下那人发现了胡大哥,给门口的打了警告手势,那么门口那人肯定会意外的紧张,不会再有心情,回头检查院外村口行人。”

    柳捕快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伸手接过云西递来的石头,脸上又现出疑惑的表情,“那这石头又是干啥用的?”

    云西转过脸望着山下,表情严肃,“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候,万一胡捕快被那两人发现,里面出现了打斗动静,咱们就冲出去,只要看到人影,柳大哥你就狠狠砸,别留情。”柳捕快攥紧了石头,郑重的点点头,“俺记下了!”

    “不过,那两个人的目的并不是搜索屋子,而是王婶娘。”云西继续分析道,“按道理,他们应该会认为王婶娘一个丢了儿子的失心老妇人,根本不会对他们有防备。他们草草看了没人,就会蹲守在门后,静等王婶娘回来。”

    柳捕快粗重的眉毛拧成一团,又扫了一眼破败的小院,“那他们一直没等到人,就一直不出来咋办?”

    云西冷笑一声,“他们这任务,并不是什么死命令,等到天黑,最多前半夜,他们就会撤。”

    柳捕快掂着石头,疑惑的望着云西,又问道:“可是云书吏,俺就有一点不明白,既然王婶娘不是那么要紧,只是为了将她从邓家调走,而且现在还想着要杀她灭口,那为啥当初不随便找个借口,在接出的半路上就把她给杀了?现在这样不是脱了裤子放屁,没事给自己找累吗?”

    “如果把王婶娘在半路杀了,那么在外人看来,王婶娘就是在案发前神秘失踪。

    邓家出事后,别人一查,就会发现,有人提前支走了王婶娘,不是巧合。因为殷捕头是酒后色心大起,临时起意才进的邓家,王婶娘在的话,完全可以把殷捕头拒之门外,并及时呼救。那样肯定跑不过刑房与知县大人的眼睛。所以幕后黑手才会制造王婶娘儿子被债主掠走的假象,之后王婶娘因为承受不住老年丧子之痛,或是投井,或是上吊自尽,这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

    云西刚说完,却忽然发现了山下的异动,哑声惊呼道:“那是什么?”

    柳捕快一惊抬头,赶紧扒着树干向下瞧去,却见之前那两个人的身影忽然又出现在了后面的房山处,

    “难道老胡被他们发现了?!”说着柳捕快瞪着眼睛就要往下冲。

    “不对,”云西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柳大哥你别急。”

    “放心,无事。”一直监视着山下情况,默不作声的云南忽然冷冷开口。

    柳捕快瞬间停了步子,就看那两个贼人果然没有跑远,只是藏在了院子周围跺着柴禾的隐蔽处,贼头贼脑的窥视着院子周围。

    云西沉声解释道:“如果胡大哥被他们发现,一定会缠斗住他们,或擒获杀。但是里面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动静。”

    柳捕快仍然放不下心,“要是老胡睡觉了,被他们发现,下了毒手怎么办?”

    “不会,”云西果断否定道,“如果胡大哥睡着了,无论贼人害没害胡大哥,他们都会立刻从此地脱身,绝不会留在现场留下踪迹。更何况,事关重要,胡大哥肯定不会睡。”

    柳捕快的眉头这才舒缓了些,他松了一口气,“是呀,老胡最在意殷头,殷头如今出了这事,肯定不会马虎,俺真是一着急,啥都忘了。”

    云西的表情却更加凝重了,“不过,现在咱们的境遇,该是更凶险了。”

    “还有啥事吗?”看着云西阴沉的脸色,柳捕快一时间也紧张起来。

    云南却似放松了防备,转身向后面走去。

    他们兄妹这一紧一松,弄得柳捕快越发的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

    “他们今天没有一直呆在屋子里等,反而躲在后院外,显然是在防备咱们。”仍然守在监视位的云西,目光冰冷,小声说着。

    这话一出,立刻让柳捕快出了一身的冷汗。

    “防备咱们?”说着,他惊惧的左右环视着周遭树林,脸色铁青的道。“难道有人看见咱们了?”

    “不会,”云西答道,“是咱们昨晚从县衙出发的消息走漏了。”

    柳捕快不禁打了个哆嗦,目光惊疑不定的在云西脸上打转,“贼人怎么可能知道衙门里的事?咱们是昨日天黑才出来的,衙门里的人又都休沐了,知道咱们出来的人本就不多,贼人能有那本事,还能监视咱们?”

    云西凝了目光,“因为贼人的背后,有衙门的影子。”

    此话一出,柳捕快惊得倒退了半步,如此寒冷的野外,他的额上竟然淌下汗来。  这时的云南已经返身走了回来,手上多了两个水袋、一个干粮袋。

    云西接过水袋,递给柳捕快一个,“山下那两个贼人会一直等着,暂时不会有异动。柳大哥你昨晚一宿没睡,这会先休息,这边有我来盯着。”

    柳捕快看着水囊,却忘了伸手去接。

    云西手举在半空,水囊却迟迟没人接,回头看了一眼柳捕快,却见他两只眼睛惊疑不定的发着愣。便将水袋递到他手边,继续监视着山下,语气平淡的道,“柳大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

    柳捕快迟疑的接过水袋,声音微颤的说道:“不知怎的,您一说衙门里有黑手,俺就想起来一件事。”

    云西闻言眉头立时一颤。云南已经走到她的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云西立刻会意,闪出位置让给云南,“柳大哥,这儿有我哥盯着,咱们后面说。”说完她躬着身子,抱着着水囊与干粮袋,小心的走到了后面空地上。

    柳捕快依言跟了过去。 云西抱着食袋席地而坐,从里面掏出两块饼子,递给柳捕快一块,抬头一笑,问道:“柳大哥,你要说的事,是不是何捕快——”说着,她又换了个称呼,“如今该说是何捕头,是有关他的事吗?”

    “就是就是,俺想到的就是老何。”柳捕快接过饼子,俯身蹲在云西旁边,“云书吏您连这个都猜得到?”他惊讶的望着云西。

    云西咬了一口饼,没有回答,而是嚼着饼,继续说道:“何捕头的变化就是这几天才有的吗?”

    柳捕快撕咬下一大块饼,囫囵的吞咽下后,看着云西说道:“就是杨家遭贼之后,老何就有些说不出来的变化。”

    “怎样的变化?”云西眉梢一挑,沉声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