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19章 马上翻案!(二更)

时间:2018-05-28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苦笑一声,“依照三雨兄之前的性子,他应该会真的喝进去一些,同时还会趁别人不注意倒掉一些,再用内力逼出一些。”

    云南一怔,亦苦笑出声,“的确,投机取巧与真拼实干并存,才是殷三雨的行事风格。”

    云西眸色沉了几沉,片刻之后,才调整了情绪,开口说道:“从那些裂缝的形状与发散的方向来看,应是被人用内力踩碎,随后酒水顺缝流下。”

    云南略一沉吟,“话虽如此,但是能使地板碎裂的原因太多了,终还是不能做铁证。”

    “石砖地下都是木质结构,而且这几日二楼没有供暖。幸运的话,撬开地板,里面还会有酒泡过的痕迹,酒里下的春药成分,一测即可知。”

    “可是没有确凿证据,以李掌柜的嚣张,定不会容咱们强行闯进聚丰楼,去拆楼掀地板,”云南直了直身子,皱眉望向云西,“你可有把握,攻克这个难题?”

    云西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轻浅一笑,“还记得我刚才说的惊喜吗?”她举起右手,手指弹钢琴般翻飞,“这一摸啊,就摸出惊喜了。”

    云南眸光宁寂,静观她表演。

    “前世混江湖时,什么杂药野药,迷魂针,春药,我可是见过不少。也知道土方春药中常会出现几种东西,比如白矾,石灰粉,这些东西从水中沥干后,都会形成一些小颗粒和细粉末。”

    云南眉宇微动,“那些缝隙之间就有这种粉末对吗?”

    云西抿唇得意一笑,“这就是从酒楼得来的第一个证据。进而可以推论出殷三雨杀嫂案件的背后,有人在设计谋划,并且一步步的去推动凶案的发生。而聚丰楼就涉事其中,下春药这个重要的步骤,就由他们完成。”

    云南静静听着,目光越加幽深。

    “第二个推论依据,就是李掌柜的与李儒的远亲关系。

    ”如果是一般人的思维逻辑,一旦能跟名人权贵搭上关系,肯定会将远亲关系说成是‘有亲戚关系’、脸皮厚些的都要说成‘我们是一家人,可熟了’之类的拉大旗作虎皮的招子。

    “但是李掌柜说的却是‘只有一点远亲关系’像是很不愿将这层关系说出,又怕这个人尽皆知的事实被人查出,反而此地无银,没办法只能勉强说一下。

    ”这一处至少可以说明,案发当夜,非逼着殷三雨斗酒的李儒与杨家,与下药的聚丰楼是有沆瀣一气的理由与可能的。“

    云南望着云西,淡淡一笑,”那么第三条,就是酒柜位置的事了,对么?“

    云西侧头一笑,望着云南的侧脸,赞叹似的说道:”当然了,你都给我点破了,我再猜不出来,不是让你白教一番了?“

    她又道,”那陈酿女儿红既然是聚丰楼最畅销的酒,二楼所有的酒坛怎么可能都摆在最高处?既难取,又难放,根本不合常理。这也侧面说明,那六坛酒是生怕别人拿错,而故意放在最高处的。为什么怕人轻易拿下?“

    云西眼中闪着寒光,自问自答道:”很可能就是下了药,而唯恐别人拿错。“”如果那一夜的女儿红都被下了春药,那么任殷三雨怎么挑选都逃不出。而且李儒在喝了小半坛酒就体力不支,被杨拓报扶着掺了下去。李儒与杨拓的流言蜚语,众人皆知。

    “杨拓就是再不要脸,也是一县典史,又当着衙门那么多吏员的面,完全不必自己亲自抱扶着李儒下去。但如果那些酒都被下了春药,这个诡异的情况就能解释了。因为喝了春药的李儒必然会有酒后失态的行径,无论是为了阴谋不败露,还是出于为李儒的维护之心,杨拓都一定要亲自抱李儒出去的。

    ”这第三处证据,拐了弯,同时印证了聚丰楼下药,与聚丰楼与李儒和杨家串通的推论。“

    一口气将所有推断说完,云西却不觉得累,她转头,兴奋的望向云南:”以你对大明律和办案程序的了解。这些证据可以叫人重新翻案吗?“云南却只是笑笑不语,他猛地一挥马鞭,抽出一声脆响,忽而拐入了一条少人行走的偏僻岔路,策马而去。

    云西望着他的背影,心中顿觉安定。

    她知道,他们已经撬开了铁板的一角,迈出了翻案的第一步。

    驾地一声,她猛抽马鞭,坐骑嘶鸣一声,如风般迅速纵身,追了上去。

    二人回到衙门,还了马匹,就直奔符生良的后宅。

    进了符生良的房间,云西将门拴好后,才将发现一切都细细讲了一遍。

    符生良惊喜的从座椅上直接站了起来,他两眼放着光的刚要说话,脸色却又瞬间沉了下去。

    云西见符生良的反应急转直下,急急追问道:”大人,难不成,我们找的证据说辞还不够全面吗?“

    符生良抿唇摇了摇头,目光复杂。

    ”如果不及时封掉聚丰楼,拆掉他们的地板寻找证据,恐怕时间稍一长,叫他们发现可疑,抢先换掉地板,清除里面木架痕迹,白白错失良机啊。“

    符生良在屋中低着头踱着步,眉头紧拧成一团,为难的说道:”证据足够,说辞也充份,只是有一点难办。“

    云西看了一眼云南,见他面色也是一沉,忽然明白了什么,转脸接口说道:”是因为衙门都休沐了,人手不够么?“

    符生良抬起头,对上云西疑惑的目光,无奈一笑,道:”是,也不全是。“

    云西挑了挑眉,这话说得大有深意。

    符生良解释道:”二位有所不知,这滕县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相互制衡,办事若只看一点,计划多半就会胎死腹中。就比如这个聚丰楼,显然是有着杨家势力撑腰。若是以前,有胡氏一派出身的殷三雨前去查办,胡杨两家相互制衡,咱们还有可能接住殷三雨的能力势力,顺利查封聚丰楼。

    “可如今殷三雨不在,胡家打定了主意退到一旁,隔岸观火,看咱们与杨氏撕破脸皮斗到底。又赶上了休沐长假,如果咱们只派出几个普通捕快,到时杨拓摆出典吏身份,轻飘飘一句,‘聚丰楼毕竟是滕县一景,纵然有些说辞,到低没有铁证,封楼影响太差,就要几个捕快秘密的上前掀了地板就行。’事情就难办了。”

    云西也沉下了目光,符生良说的没错。

    明面上杨拓的借口,会说得合情合理,但只要他同时透出消息,叫酒楼里迅速撤换地板,消除证据。届时捕快登门时,或小行贿赂,或搪塞拖延,只待所有证据都消除干净,再叫捕快去查,这酒楼唯一的破绽,就会白白浪费掉。

    “如今的局面真是有些棘手,”符生良背着手,苦苦思量着,“或许我可以动用些上面的关系,从外县调人,与咱们滕县的捕快一起行动,到时我再主动找个由头,去牵制住杨拓···”

    云西皱眉思索着。

    真是为难了符生良,并不被困难绊住,转眼就有了别的角度去攻克。

    但她就是莫名觉得自己莫名忽略了哪里。

    符生良忽然止了步,扬起脸,目光坚定,“只好这样办了,这该是没有殷三雨的最好选择,等我这就修书一封——”

    “大人!”云西忽然打断了符生良,那一句殷三雨像是一股电流,瞬间注入她的大脑,激活了她所有思绪。

    她竖着一根手指,一脸兴奋的说道:“暂且不用修书,上面的势力暂且也不用动用,咱们眼下就有一条现成的方法,省力又快速。”

    “什么方法?”符生良与云南的目光都一起转到云西脸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