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03章 十面埋伏(一更)

时间:2018-05-20作者:涂山九尾

    听到云南的话,云西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呆滞,仿佛云南说的是一个跟她没有半点关系的陌生人。顿了一会,她双眼迟滞一转,瞳仁突然猛地一缩,眼球瞬间暴红,一把薅住云南的衣领,“你说谁不见了?是小六?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才的事,”看着云西疯狂的样子,云南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徐仵作那边传来消息,说该验都已验完,潆儿姐这边可以下葬了。按照这里的风俗,今天就是下葬的日子。葬礼诸多事宜,我都请何捕快帮衬着张罗了,干菜何捕快去找小六商量事,才发现小六不见了。”

    云西情绪更加激动,她松开云南衣襟就往外奔去,却被云南一把拉住衣袖。

    “你去哪?!”云南的声音罕见的严厉。

    “小六应该是要去找殷三雨报仇了,殷三雨现在正在绝食求死,一旦看到小六,不动他动手,自己就会咬舌自尽,我一定要去看看。”

    “你冷静一下!”云南猛地用力,一把就将云西扥回,“如今的小六已经不同往日,他跟殷三雨有着那么明显的厉害关系,没有知县的手令,他根本进不了囚牢!”说着,他忽然又软下了语气,“别激动,云西,我已经让何捕快带着捕班的兄弟们四处去寻了。小六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我相信他不会做出格的事的。他只是需要点时间,遇到这样的事,任谁都要需要些时间去接受。”

    云西侧头看向云南,表情哀戚,恳求般的说道:“云南,这三天,他不见任何人,不停任何话,我就给足时间,让他一人慢慢冷静,慢慢去接受现实。但是现在,应该去陪陪他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一夕之间,最爱他,也是他最爱的两个人——”

    “他不是孩子!”云南忽然冷下了脸,目光也变得犀利异常,“他跟你我一般大,他不是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应该被保护的,不独自承受苦难,不独自去寻找出路,他便永远成长不了。云西,你不要忘了,你我同样只有十六岁,我们能承受的,他一定也能承受。”

    他的话字字如刀,句句似剑,一刀刀刺进云西内心深处。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十六岁,真正十六岁的,只是云南一个人而已。

    可是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后,他当仁不让的当起了哥哥,而她也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他的指导与照顾,不仅一步步放下了所有的防备,更展露出自己脆弱任性的一面,躲在他的背后,享受最本真的自己。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净土,哪会完全的允许人一直展露最本真的自己。

    她卸下的包袱,就要他拾起扛在肩上,这一条路才能走的安稳。

    她是如此,小六亦是如此。

    潆儿姐,殷三雨就是一直走在他面前,替他抗风挡雨的盾,一旦盾被撤走,除了直面风雨,接棒前行,他没有任何出路。

    云西缓缓的转过身,走回到被架在高台上的棺椁前,伸手抚摸着,被漆得油光华亮,却又冰冷坚硬的棺面,低低的垂下了头。

    云南静静的站在原地,望着整个身子几乎趴伏在了棺面上,颓然的云西,也黯淡了目光。

    “邓泓到底是个善良的孩子,相信他好么?”他轻轻的问。

    云西缓缓直起了身子,伸手解下头发白巾,又脱下身上素白了丧服,用另一只手臂承托着,细细叠好。

    她望着手中丧服,目光沉静,“你说的没错,我是该相信他···”说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俯下了身子,将叠得整整齐齐的丧服放在之前跪坐的蒲团上。然后后撤了几步,朝着寂静冰冷的棺椁深深鞠了三个躬。

    再抬头,云西脸上已是一片肃然的坚定。

    看着云西挺直的背影,云南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渐渐平复。

    “做好决定了?”他的声音再度恢复了淡然的平静。

    “你说得对,”望着潆儿姐的棺椁,她一双星眸微眯,其中有凛冽的寒光一晃而过,“要想从事刑狱推断,就必须要客观冷静!”她转过身,坚定的目光望向云南,一字一句的说道:“这客观冷静,不是无情冷血,不是袖手旁观,而是通向最终真相的唯一通道!”

    云南的视线正对着云西的目光,一瞬的怔愣后,他的眉梢微微颤动一下,美丽的凤眸中忽然氤氲出一层薄薄的水雾,他嗓音微哑的说道:“那么,要先从哪里下手,你想好了吗?”

    “先去找知县符生良。”云西迈开步子,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步伐沉稳坚毅。

    “第一站,不是那里。”说着,云南走到棺椁前,望着棺材上方素布扎成的白花,眉头猝然皱跳了一下,在眼泪漫过眼眶之前,用力闭上了双眼。

    云西骤然止步,她回过头看着云南的背影,心脏又是一阵抽痛。

    云南朝着潆儿姐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三个躬。之后他直起腰板,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大步走出灵堂,经过云西时,一把拽住她的衣袖,目视前方,笃定说道:“第一站,不是要找任何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吃饭。现在起,每一顿饭,你都要补充足够的体力,因为这一次,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场硬仗!”

    任由着云南拉着自己的衣袖大步而行,云西眼眶忽的酸涩难忍起来,一颗豆大的泪珠儿倏然而落。

    但是在她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哀戚的表情,纵然留着泪,她的目光里也只有刚毅的狠意。

    她蓦地伸出手,紧紧的攥住了他冰凉柔软修长的大手。

    云南的手指瞬间僵了一下,但是他终于没有挣脱,而是在下一秒就紧紧的回握住了她的。

    他没有回头,目不斜视的说道:“走吧。”

    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而下,云西紧抿的嘴唇震颤着,她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因为此刻,她与他,心意早已相通,不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

    云南并没有带云西回吏舍,而是走进了一家不起眼的酒楼,寻了一个僻静的雅间,为她点了些清粥素食。

    “这三天里,殷三雨绝食求死,小六不愿见人,你的精神都在潆儿姐的尸身检查上,又精神恍惚,别人却活动得热烈呢。”云南为云西舀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放在了她的面前。

    云西拿起勺子,舀起一勺,吹了吹,“羊圈又不消停了?”

    “杨拓作为新任典史,对于衙门内部出了这样的丑事,可谓是大发雷霆。他扬言要重新整治捕班。殷三雨的捕头身份已经被取消,何捕快已经升任捕头。”云南一条一条的说着。

    云西皱了皱眉,吃下一口粥,又舀起一勺,“原本是殷三雨心腹的何捕快吗?”她忽然冷冷哼了一声,“你不说,我还真没想起来,这两天,这位何捕快的戏份真是突然重了很多呢。”“这一次,明显是杨家借机抢占地盘,捕班捕头这个职位这么重要,杨家绝对不会轻易给出。所以何捕快身后的背景已经变得复杂。”云南目光凝重。“而且,何捕快还只是个开始。这两天,你一直在操持着潆儿姐的事,都不吃喝,顾不到外面。杨拓就给刑房,新设了两个新书吏。我身子弱不能与人接触,也成了他的借口。另给我设置了个副手。”

    云西狠狠连喝了几口粥,笑容更加阴狠,“所以只通过殷三雨这一个案子,捕班与刑房就一起被杨家拿下了。他们这一系列准备,未免也太齐全了。”

    ------题外话------

    十点会有二更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