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00章 他的初吻(二更)

时间:2018-05-18作者:涂山九尾

    我淡笑着,等待着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杨拓发作。

    但他死咬着唇,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就转会头就扶着李儒,在一众仆役的护送下,匆匆离开了。

    这一场不知所谓的酒局也在我绝对的胜利下走向了尾声。

    杨家为三班六房每一位吏员都备了专门的轿子,唯恐哪位吏员喝多了,半路归家出事。

    哦不,应该是五房,我们的刑房可是没有来呢。

    我一个人骑着老白,走在大街上,望着天上的月亮,痴痴的笑。

    尽管我坐在老白背上,身子已经东倒西歪,尽管我也的确有几分醉意,但我就是不愿意上杨家的轿子。

    况且这一坛酒,还要不了我的命。

    仰头看着天上半弯的白白月亮,我恍然又想起了那一夜,与她共坐在冰面上的场景。

    真想不通,那一天我竟然会哭。

    长大成人后,就是再艰险,再恶劣的情况,我都没有哭过,只有大哥死在我怀里的那一天,我才崩溃的流泪了。

    却不想,只与她谈谈心,我一个大男人,竟然就哭了。

    呵呵,真是丢人哪。

    我摇摇头,自嘲一笑。

    也许是因为羞耻心,也许是灌酒灌得太猛,此时我的脸燥热一片,慢慢的,我的身体也躁动了起来。

    我舔了舔干热的嘴唇,才发现已渴得要命。

    我疯狂的渴望水,就如我疯狂的渴望着···渴望着她。

    我狠狠的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晕眩的感觉反而更强烈。胸口也向压了一块大石头般沉沉坠坠,喘不过气来。

    我忽然有点可怜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喝了些酒,只不过是私下想一想她,身子就难以遏制的躁动起来。

    以前想到潆儿姐,我从未有过如此失态过。

    我只觉有潆儿姐的地方,就很香,就很踏实,就很安稳,再加上哥哥与小六,就是家的全部感觉。

    而现在想到她,我却躁动得快要疯掉,我想跟她说更多的话,想理直气壮,堂而皇之,没有任何掩饰的看她看个够。

    甚至我想···我想再度握住她娇柔细腻的手,就像那一天在山寨大门前,紧紧攥住她的手,所有心意都透过我的力度,沁进她的皮肤,滑进她的血脉,一直传到她的心里。

    不觉间,唇边已是一片腥甜,原来我竟咬破了嘴唇。

    呵,我真的是很可怜自己,不能再放纵自己的想象,不能让自己在这样沉沦,我现在需要水,需要最凉的冰水,然后明天去跟她直接表白心意,去请求她给我一个机会,而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这根本不是我要做的事。

    双腿猛地一夹马腹,马鞭在寂静清冷的夜,划出清脆的弧线。

    我尽量将身子俯低,尽可能的贴近马背,任冰冷的夜风在耳旁呼啸而过,向着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再抬头,家的大门已在眼前。

    我翻身下马,双脚却在酸软打晃,我踉跄了几步才奔到了门前,刚要拍门叫喊家佬来开门,却发现了一些不对。

    我使劲摇了摇了头,眼睛用力的挤了又挤,才发现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这扇门比我家的要干净很多,而且门前挂的灯笼比我家昏黄黯淡的那一盏要亮许多。

    只这一眨眼的功夫,我后背就生了一层的冷汗,挥在半空中的手也及时的僵停住。

    我竟差点敲开潆儿姐家的大门!

    我连连倒退了两步,慌张的走到真正的自己家门前,我才后怕的呼出了一口气。

    自从哥哥的葬礼之后,我就没再进过潆儿姐家的门槛,就没再见过潆儿姐。

    只因为人言可畏,我自是无所谓,但是潆儿姐极重名节,在哥哥的葬礼上,她已经指天立誓,要为邓家立下一块贞洁牌坊。

    我又怎么能以树敌无数的自己,去败坏她的名声,况且还有小六。

    我视他如同己出,就是外人再污蔑我,最清楚真相的他也不会怀疑我半分,这一桩桩,一件件,叫我怎么能不小心?

    但我今晚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差一点就破了这个戒?

    昏昏沉沉的我,拍了拍自家的门,大门却一下就推开了。

    起初我还有些疑惑,走进院子,家佬房里的灯立刻就点燃了,应该是家佬估摸着我要回来,特意给我留的门。

    我转身放进老白,一边栓上门,一边醉醺醺的喊着家佬先睡吧,不用管我。

    糊里糊涂的走进屋子,我连灯都没点,在堂屋里抹黑着找到了水缸水瓢,连喝了好几口,身上的酒意才清醒了一些。

    又抹黑进了卧房,衣服都没脱的就躺在床上。

    我想我应该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我又回到了那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到处都是银白色月辉,既明亮又昏暗。

    我与她并排坐在冰面上,却并不觉得冷。冰面是那么光滑,光亮,干净得都可以映出我俩的倒影。

    她仰着头,望着明月,眉目含笑。皎洁的月华勾勒出她柔美的侧脸轮廓,白皙的皮肤细腻如脂如玉,莹莹的像是笼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在梦里,我怔怔的盯着她,一直哭着,流着眼泪,她慢慢转过脸,明亮的星眸里竟然也含着晶辉一般的泪光。

    “三雨兄···”她的声音很轻,柔弱无骨的小手捧起我的手,静静的贴在她的脸上。

    “云···云书吏···”感受着她光滑皮肤的温度,我泣不成声。

    她忽然捧住我的脸,温热的呼吸软软的喷在我的脸上,目光极致温柔,“别叫我书吏,”她低低的说,轻柔的声音瞬间叫我着了魔,“叫我云西···”

    泪水滂沱中,我脑中忽的一片空白,不知在什么时候,银白色的天空成白色的床幔,银亮的冰面成洁白棉絮的床。

    我伸出双手,既想用力又不敢用力的捧住了她的脸,欠身一挺,瞬间将她粉盈盈的唇瓣深深含住···

    激情就似喷薄而出的火焰岩浆,瞬间将我燃烧,将我融化,我疯狂的吻着她的唇,拥着她的身,想要用崩溃的岩浆将我和她融为一体···

    这一夜,在梦里,我竟然就这样崩溃了。

    再度睁开眼,天光已然白亮一片,我疲惫的闭上了眼,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的酸痛难受。

    我沉吟着翻了个身,挥过的手臂却似搭在了另一个人冰凉的身上。

    全身的汗毛都在一瞬间炸起,我猛然坐起身,警惕的目光在床上扫去,却发现一个女人竟然真的躺在我的身边!

    突来的惊吓差点惊得我叫出声,此时我才发现我身上已经不着寸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浑身的血液都在瞬间直冲脑顶,我浑身僵硬麻木一片。

    惊讶之中,我才发现这并不是我的家,我的床,白色的帷幔,粉红色松软的被褥,这分明就是一个女人的闺房!

    但是更可怕的是眼前背对着我的女人未着衣物,光洁的后背背影为什么这么眼熟。

    “···”我想发问,想问问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嘴巴却是颤抖着一片,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下一瞬,就教我不得不伸手扳过她的身子,因为我发现,在她身下的被褥下,都是凝结成块的大片血迹。

    我伸出颤抖的手,终于扳过她的身子,她的身子果然已经失去了任何的生机。

    就在女人的脸即将出现在我的眼前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娘,云西姐跟我一起来看您啦!”所知而来的还有一阵踢踏的脚步声。

    “这都快晌午了,您还在睡吗?娘您是不是生病了?”

    外面的问话还在继续,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那是潆儿姐怒目而视,死不瞑目的脸。

    那一瞬,我听到了身体里所有的血液寸寸凝结成冰的声音,也听到了灵魂飞离我身体的声音。

    那一瞬,我的世界轰然坍塌了···

    ------题外话------

    o(╥﹏╥)o,没错,第三个案子,就是殷三雨杀嫂案~

    可怜的三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