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53章 咬舌自尽

时间:2018-05-03作者:涂山九尾

    此时的云西云南正站在天井出口外。

    之前他们几乎以光速迅捷奔出密室,并不全是因为怕死。

    云西郑重的咳了一声。

    当然不是因为怕死,她只是比较惜命而已,怎么能说是怕死呢?

    而且除了惜命,她还肩负着一个重大的使命——打开书房大门,放出一众护卫打手,及时去密室截击杨领队。

    当然,原本以唐七星的身手,缠住杨领队没有什么大问题。

    她与云南完全可以与杨拓李儒一起出来,而后关门放唐七星,与杨领队缠斗即可,直等到杨领队被唐七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放进几个高手收尾就可以了。

    但关键是唐七星受伤太多,浑身上下,包括脸上,几乎没有一处好地儿。

    没人能确定,唐七星与身强体壮,毫发无伤的杨领队就能僵持多久。

    很有可能,已经陷入待机程序,一脸懵圈的杨拓还没被李儒托出密室,就被杨领队一剑截胡了。

    所以云西才要第一时间放进金魂寨高手,来快速救援。

    但是当她打开书房房门,亲眼看着金魂寨高手们训练有素的鱼贯而入,她又有些后怕。

    杨领队本就是金魂寨的人,这些身怀绝技的打手们,与他可是一起进入的杨府。此时放进这批人,会不会正是引狼入室?平白创造一个叫前狼后虎胜利会师的机会?

    不,应该不会。

    如果整个金魂寨都对杨家另有图谋,他们有太多机会可以下手,也有太多更高明的手段可以使用。

    能让杨家放心与之密谋平分被抢官银的对象,该是杨家绝对信任的对象。

    不过由于眼前情况太过紧急,杀红了眼的杨领队根本不会给云西一个可以仔细考量的机会。

    拼了!

    云西一咬牙,护着云南,简单指了路,就趁着金魂寨众高手冲向密室暗门之时,悄无声息的站到了书房大门门后。

    众武人顺着悬梯就冲了下去,她拉着云南则绕到外面门口,竖直了耳朵,紧张的关注里间的情形。

    如果金魂寨与杨领队成功会师,之后一起冲出杨府,或是要在杨家大开杀戒,她就拉着云南提前跑出屋子,先撒丫子逃命再说。

    但是云南却拉紧了她的手,神情坚定的带她奔进了屋子,绕到了密室暗门没有悬梯的一侧,俯视着其间情景。

    云西这才放心些许,云南的决定与判断从来算无遗策,她只相信他。

    没成想,他们刚在密道口前站定,第一个冲下悬梯的高手就直接被杨领队一剑封了喉!

    四溅的血花甚至喷出了通道,溅到了云西的身上。云西下意识护着云南就向后撤步,以防杨领队趁胜一个劈砍冲将上来。

    虽然有些不人道,不善良,但是看到面对金魂寨也照杀不误的杨领队,她此时才算真正放心。

    看来杨领队与金魂寨并不是一条心,他应该是独自叛变了。

    叛变杨家的同时,也叛变了金魂寨。

    下一秒,一声惊人的爆喝突然响起,云西一惊抬头,就看到了洞口前的人群中,出现了满面虬髯的大汉!他身材魁梧高壮,在一众体型精瘦的武者当中异常醒目。身上穿着与杨领队一样黑色劲服,腰间也别着同样的软剑佩带。一看就是在金魂寨中与杨领队级别相当的人物。

    接下来的事情,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怒而杀人的杨领队在听到大胡子的质问后,被溅满鲜血的脸上,颓然一片,他丢了被武者视为生命般重要的宝剑,任被他杀死的人跌倒瘫软在他的身上。

    云西知道,他放弃了逃跑,也放弃了抵抗。

    从后面追来的唐七星最先做出反应,飞快的掏出盘在腰间的特制牛筋绳索,双手向前一套,就将杨领队连同那具尸体,一起捆了结结实实。

    “慢着!”

    云西看到那位大胡子眼见自己两个兄弟都被捆在一起,立刻拨开人群,向下走去。

    “这两个都是我金魂寨的人,自然应由我金魂寨处置!”他面色铁黑,粗厚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容人质疑的压迫感。

    云西拉着云南不觉后退了两步。

    这还是这帮打手第一次承认自己金魂寨的身份。

    看来自己的队友一叛一死,已经严重出乎了他们的能力承受范围。

    他们已经顾不得为杨家隐藏身份,保守秘密了。

    “王领队!”洞底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语气同样锐利不容置疑。

    云西听出,那是杨拓的声音,在空旷的密室里散着微颤的回音,更显得寒意肃然。

    “别要忘了你的身份,记住!此地是我滕县典史杨府!”

    尽管看不到洞中的情形,但透过那迫人的话语,云西能够相见傲然立于梯下的杨拓,傲然仰头,目光灼灼的逼视着王领队的场面。

    她看到那名姓王的金魂寨领队,皱着眉望向下方,眼神略略迟疑,似乎已在自己的脑海中开启了一轮僵持对峙。

    最终,云西看到王领队的喉结做了吞咽的动作,整个人紧绷的气势似乎终于输给了地下与他对峙的杨拓。

    他艰难的抬起手,极为不甘心的眯细了眼睛,终于说了一个狠狠的字:“撤!”说完,他就像是收到了极大的侮辱般的迅速转过身,脸色涨红的拨开两旁武者,头也不回的向后走去。

    一众金魂寨高手此时也似有些回不神来,有的也如同王领队一般,瞪着密室中情形,又气又恼,但最终全部都忍住了,愤恨转身,跟着王领队纷纷绕过放满书卷的红木博古架,一个个按着腰间佩剑,愤恨无语的走出书房大门。

    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拥有着极其严格的训练背景,对于自己难以接受,甚至是愤恨到极致的命令,也会打碎牙往肚里咽的艰难接受。

    望着那群风风火火冲进书房,却压抑无声的掉头而走,云西如星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莫测的光。

    金魂寨,连并着他们背后的兖州第一青楼菱藕香,究竟会是怎样的存在?

    待到人群全部走出,最后一人还顺手将门带好,云西云南互相对视一眼,在对方的脸上都看到了不少疑惑。

    最终云南冲着云西点点头,自己便率先向大门走去,云西则绕到了暗门的另一面,一步一步走下悬梯。

    虽然两人全程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云西知道,云南只是要让门外的人继续保持严密不松懈的放守护卫,最后再将坚实的书房大门反锁。

    虽然金魂寨一时已经决定后退,但是洞开的房门对于外面的人来说,还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而且就目前情况来看,杨领队就是尧光白的几率基本等于零,也就是说,在白练珠还在密室的情况下,尧光白很可能趁乱出现,来捡个漏,包个圆。

    果然等到云西走下悬梯一半时,身后的云南已经跟了上来。

    待到两人再度进入密室,那扇天井暗门再度放下。

    云西注意到杨拓站在原地,只是轻点了几下脚尖,暗室机关就被放下了。之后他与李儒便走向了房屋中央。

    在铜墙下面,被唐七星拖下悬梯的杨领队,此时应该称呼为杨砺,也被捆的结结实实。

    唐七星捆绳子的技巧很高明,虽然第一下是将死尸与杨砺捆到了一起,但是后面的绳子都避开了尸体,待到唐七星终于捆完之后,他一割尸体身上绳索,那尸体竟然就自动离开了杨砺,而杨砺身上捆死的绳索却没有丝毫影响破坏。

    待到确定杨砺再无还手可能,唐七星才捂着胸口血流不止的伤处,抬脚猛踹杨砺的身子,令他翻了个儿。

    之后唐七星退后两步,伸手一指杨砺后腰部位那个始终隐隐发着光的地方,朝着杨拓点点头,示意他亲自取珠子。

    杨拓面色凝重的走上前,每一下脚步都似乎很沉重。

    已经走下楼梯,来到近前的云西看到,面对杨拓的步步逼近,被捆得粽子一般的杨砺无力的侧过头,闭上了眼睛,避开了杨拓的逼视。

    云西只觉现在的画面场景,满屏都写满了“有内情”三个字。

    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越发的好奇起来。

    杨拓没有说话,杨砺也保持着沉默,走到近前的杨拓忽地背过手,唰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寸余长的匕首,又俯下身,甩手就是一刀!

    虽是划在了杨砺的腰上,云西心里却嘶地吸了口凉气。

    那一刀十分歹毒,不仅包着白练珠的衣服会被划破,杨砺的后腰也会被狠狠划开。

    足可见,杨拓此时恨意之深。

    杨砺的身子本能的绷了一下,但却牙关紧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杨拓用匕首拨开被血迅速染红的衣物,伸手拿出其中一粒白色的圆珠。

    除了云南,屋中其他人都不觉向前凑了凑,云西则挤在了最前面。

    却见那颗珠子是个鸡蛋般大小的正圆形,通体半透明,温润透泽,周身还散着幽幽的绿色荧光,映得杨拓沾了血的修长手指异常白皙细腻,当真是如梦似幻,醉人心魄。

    “不对,这不是白练珠!”凑到杨拓身后的李儒第一个惊呼出声!

    云西不觉一愣,什么意思?

    这时她才发现,拿出荧光珠的杨拓早已怔在了当场!

    唐七星一把抢过杨拓手中白练珠,前后左右仔细端详了起来,越看脸色越白,最后他将珠子递给了云西,难掩失望的说道:“这就是颗普通的夜明珠,的确不是白练珠。”

    云西捧着那珠子看了看,的确,这种宝石她在现代看过。

    现代的名字叫做萤石,虽然夜晚可以发出荧光,但并不算贵重特殊。

    与一般水晶同属于中低档宝石。

    只是不知这玩意在古代值不值钱?

    “杨砺!”杨拓突然发出了一声沙哑的嘶叫,他抬起腿,恶狠狠的踩在杨砺受伤的后腰上!

    “说!你把白练珠藏哪了?!”

    杨砺痛得躬起了身子,但他睁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云西手中的珠子,也是一脸震惊。

    杨拓发了疯般狂暴的踢踩着杨砺,额上青筋根根突起,表情异常狰狞可怕!

    李儒赶紧抱住了杨拓的身子,拼命往后拉拽,“大人!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云西与唐七星见状也只好上前帮忙拦着杨拓。

    待到几人终于把杨拓拉开,腰部,腹部,胸部,甚至脸部都被踢踹了无数脚的杨砺突然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癫狂大笑。

    看着被自己踢得鼻青脸肿,嘴角还挂着血丝的杨砺,猖狂大笑,杨拓更加愤怒,“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狠狠说道。

    “我笑的是你,杨拓!”杨砺忽然收住了笑,被踢充血了眼睛死死盯住杨拓,目光凶残狠戾,“无论如何,你和你爹都失了白练珠,而且我相信,三天后,你那个老不死的爹一定会死在尧光白的手上!”

    “你放屁!”杨拓再度挣开众人,挥着匕首就像杨砺刺去!

    但是还没等他挥出的刀落在杨砺的身上,就被唐七星一把攥住了手腕。

    “大人,如今白练珠去向不明,尧光白又没有头绪,这个杨砺还不能杀。”唐七星诚恳的劝道。

    “是呀,大人,唐缇骑言之有理···”李儒也赶紧附和。但是唐七星接下来的话,却叫李儒接下来的话瞬间梗在了喉间。

    “请大人把杨砺交由唐某审问,锦衣卫的手段下,就没有问不的话。”

    云西也是一惊。

    唐七星是啥意思?他要玩严刑拷打,刑讯逼供?

    要知道锦衣卫的拷打手段绝对是阴狠毒辣,灭绝人性!

    “大人!还是交给我们吧,咱们滕县的事,还是咱们自己处理。”云西赶紧及时盯了一句。

    也许是出于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接班人的高觉悟,也或许是由于对封建社会惨无人道的旧糟粕的反感,当然更重要的是,云西对于唐七星自始至终贯穿的不信任。

    反正云西一语直中了杨拓家丑不可外扬的软肋。

    只因为对于杨砺,她势在必得!

    “想撬开我的嘴,痴心妄想!”

    杨拓还没做出决定,地上的杨砺却早已做出反应,他狠狠唾骂一句,脸部就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紧接着,一股红得发黑浓稠鲜血便从杨砺唇间涌出。

    “不好,他咬舌了!”唐七星惊呼出声,立刻俯身一把捏住了杨砺的下颚!

    云西身子也是一颤,额上立刻渗出汗来。

    她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惊人线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