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43章 欺负人家

时间:2018-04-13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见殷三雨望着云南,一脸别有深意的轻佻坏笑,不禁弯眸一笑,故意刁难道:“殷捕头,你既然都能猜出不简单了,难道就不能猜出为何不简单么?”

    看着云西灿如云锦的明亮笑容,殷三雨不觉老脸一红,赶紧转移了视线,向着云南顿了一下,“要考量的方面太多,说实话,对典吏的脾气作风,三雨也还不是很了解,这会儿,实在是猜不出典吏的具体考虑。”

    因着这是在杨府,虽然此时杨府已经算是乱了套了,但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为防着隔墙有耳,云西也就没有过多调笑。转而与殷三雨一起面向云南,等着他,最终的答案。

    云南却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侧了头,视线一下放出老远。

    门前帘子因众人出去的急,已被高高撩起了一半。透过那方寸空间,可望得见院外往来匆匆的各色仆人。

    云南水晶般莹亮的眸子细细眯起,望着外面假山前葱绿的盆景,喃喃说道:“如果确是当地百姓流民们抢掠了财宝,就即刻张贴告示。”

    “告示怎么写呢?”云西盯了一句。

    “全数返还者,奖励宝物变现数额十分之一的现银,并免除一切抢掠之罪;

    不返者全部锁拿归案,所抢数额依次定罪。

    左右有知抢掠者,举报后,官府一旦依言顺利追到赃物,其等额奖励全部归举报人,被举报者罪加二等处罚。”

    殷三雨认真听着,不时点头称是。

    云西却觉得有些意外。

    当然,云南的这个方法,对于追回赃银,不仅绝对百分百有效,更可以说是三方得利。

    一方面:老百姓即便抢了那些财宝,贸然去当铺珠宝行去兑现,也多半会被老板当做赃物报官,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的局面。

    即便侥幸没有被抓起来,杨家大规模丢失财宝的消息肯定会疯传出去。

    那些赃物的身份,兑换老板们也会一望既知。届时以赃物为要挟,狠狠压价,什么都不懂的平头百姓估计连十分之一的现银都兑不出来。

    所以,百姓们平白去了抢劫的罪过,还能得到为数不少的赏银,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第二个方面:收缴上来的金银财宝,势必是由县衙刑房、户房、兵房、捕班协同运作。

    而这四个部门,无一个是杨氏亲信。

    届时,秉承着雁过拔毛的不二价宗旨,胡氏三房与作为知县亲信的刑房势必都会得到不少好处费。

    这就既为他们刑房日后活动挣了公款费用,又借杨家的花献佛,替他们两个,人生不熟的小吏结交了人脉。

    第三个方面;对于杨家来说,那些金银财宝本来就全部丢失了的。

    即便高压搜罗,能抢回来的也不会超过一半。而按照云南的方法操作,既在最大程度上减损了损失,又能避免进一步屠戮百姓,留下恶名。

    毕竟杨家也不是天生就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

    他们会草菅人命,只是因为背后有利益驱使。没利益还会广泛留下恶名,更会给未来的升迁之路埋下隐患的时候,他们绝不会没事吃饱了撑的,去当什么杀人恶魔。

    但是,即便是有这三种利好,云西还是隐隐觉得,云南的用意绝不仅此,他还有更深一层的谋划吗?”

    听完云南的全部安排,殷三雨不禁抚掌大笑,“妙哉!真是妙啊!云典吏这几条计策相辅相成,收尾相接,堪称滴水不漏!”

    云西知道,殷三雨也听明白了这条命令背后的三重含义。

    云南视线转到殷三雨脸上,浓黑色的剑眉眉梢微挑,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南所说之计,殷兄执行起来,可要一字不落呢。殷兄可全记得清楚了?不然容南为殷兄抄写两张,省得一路奔波,容易忘。”

    这话说得云西与殷三雨都是一愣。

    云南称呼殷三雨,从来都是称以职位——殷捕头,这回不仅亲昵的自称为“南”,更是称殷三雨为“殷兄”。

    显然,他话里有话,只是不便明说。

    云西飞快的给殷三雨甩了个眼色,殷三雨立刻心领神会的笑了两声,点头说道:“哎呀,还是云典吏想得周全,我正缺这个呢!”

    云南笑笑不语,返身走到屋中一张书案前。案上放着现成的笔墨纸砚,连墨都是砚好的。

    他提起笔,在砚台里蘸了两蘸,滤了多余的墨,笔走龙蛇一般,在纸上写画起来。

    殷三雨没有跟上去,反而向门口走去。他拽住门帘,眼神往外一瞟,脸上立时现出笑来,泰然自若的打了招呼,“这位兄弟,门口这么冷,进来坐一坐呗。”

    却听门外人恭敬回道:“小的谢过大人心疼,小的是专一在门口听吩咐的,不敢坏了规矩,您有事随时吩咐就行。”

    云西不觉挑了挑眉。

    果然,在敌人的地盘上绝不能掉以轻心,心思要时刻保持汉奸特务一般的缜密!

    啊呸!她赶紧在心里啐了一声!

    毛线的汉奸特务!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光明正大的公职人员!

    最最最正派的伟光正人物设定!岂是汉奸特务能望着项背的?

    她一面在心里洗着嘴,一面走向云南。

    她很想看看,云南究竟有什么不能言明的话,要写给殷三雨。不料走到近前时,云南已经写完,搁下笔,双手拈起纸张两断,展纸一吹,随后反手几折,就将书信叠了起来。

    这时殷三雨也走到了近前。

    云南随手将信递给云西,云西转手就递给了殷三雨。

    殷三雨捏着信纸,目光不觉迟疑了些许。

    “殷兄!”云南凝重的望着他,眸色深不见底,“此去诸多事宜,还望妥善办理。”

    殷三雨同样回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云典吏放心,交到三雨手里的活,就没有干不漂亮的!”

    说完他拱手一揖,利落的辞了礼,转身扶着腰间佩刀大步而去。

    望着他打帘而出的潇洒背影,云西不觉向云南凑了凑,用仅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问道:“你写了什么?”

    云南却往旁边侧移一步,有几分嫌弃了和云西保持了段距离,声音再度恢复了往日冷峻,淡淡说道:“自己猜。”

    云西一时没反应过来,最近他们不是都很默契吗?她想到的他都会领会,要么讲解,要么提示,这次怎么还淘气起来了?

    云南望着一脸懵圈的云西,浅浅一笑,白皙容色瞬间绽出炫炫华彩,“初级阶段培训已经结束,现在进入中级阶段,在不给你提示的情况,必须要能跟上我的思维节奏。”

    听着这一嘴溜到不能再溜的异世专业词汇,云西捂着嘴,委屈得眼含热泪。

    这些都是穿越初期她欺负云南是古代人,特意裝高端,忽悠他的话。当时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这个帅比冷面小鲜肉是个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更过耳不忘的超级大天才,今天竟然原封不动的还给自己了。

    “推断刑狱,我还没入门,你就一下子提高这么多难度,”云西两只大眼睛已经汪成了两片大水洼,“真是太欺负人了。”

    听着这一嘴溜到不能再溜的异世专业词汇,云西捂着嘴,委屈得眼含热泪。

    云南自顾自转身,袍袖潇洒一甩,只撇下一句轻飘飘话语,“没得商量。”

    云西只好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刚才为什么不腿快一点,早一眼看到不就啥事都没有了?

    不过,她也更加的好奇起来,云南究竟想到了哪里,不用别人,只用殷三雨去解决呢?

    回到住处后,自有仆人端上了毛巾热水、换洗衣物、吃食点心。

    云西捧了一把水撩在脸上,脑中电光火石般的就闪出一个念头!

    她猛然抬头,水珠自浓浓的眉毛上滑落,琉璃般莹亮,一如她眸中熠熠的光。

    不能被杨家所知的隐秘事情,必然会有损杨家利益。而前去七个藏宝地最对杨家不利的就是那些财宝的数量。这与杨家俸禄根本不符!

    由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朱重八小同学出身贫民,全家几乎都是穷死饿死的,所以对官宦阶层的奢华米兰,恨之入骨,给官员定了极低的俸禄收入。

    还制定了苛刻的反贪污标准。明初时,太多官员只因为贪了一丁点小钱就掉了脑袋。以至于出现了官场官员十只有九都被判了死刑,而根本没人办公,罪官只好披着锁链,戴罪办公,直到自己处斩的日子到了,才算作罢。

    即便后世皇帝不断提高了官员收入标准,也绝对不会有富庶如杨家这般品职几乎不入流的低级小官吏。

    虽然万历末年的现在法纪废弛,几乎无官不贪,反贪法律形同虚设,但是理论上来讲,一旦有钦差到访,能够把杨家各种贪污罪证一一上呈。再加上云南叔父李篆的呼应,应该就有可能绕过兖州王府,搬倒杨家!

    应该就是这样!

    云西已经很肯定,云南一定就是趁着杨拓重创之下,心智不清的机会,名正言顺的派殷三雨出去统计杨家财货,如果能顺藤摸瓜,找到一两个账本就更好了。

    毕竟,他们兄妹此行来除了保护杨洲的人身安全,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搜集杨家罪证,为符生良搬倒滕县最大的黑暗势力准备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