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40章 叉腰狂笑

时间:2018-04-13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望着那人一字一句,水晶般的眸子漾着微寒的光,她缓缓说道:“尧光白不辞辛苦,奔波八地,布下陷阱,一一逼燃起所有穿云火箭,只是为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您,唐缇骑!”

    唐七星刚端起茶杯,似乎想要喝口水,听到云西的话,捏着杯盖的手指骤然一松,随着叮的一声脆响,杯盖重重跌在茶杯上,溅出些许茶水。

    他仰着头,青肿的的脸上浮出一抹冷笑,“云书吏此话何意啊?有话不妨直说!”

    云西垂眸浅浅一笑,“唐缇骑莫急,云西一直都很直。”

    她蓦地敛了笑,抬头直视着唐七星,目光奕奕,“只因唐缇骑带着一队人马,那是为伏击尧光白,而精心准备的奇兵。如果真的教尧光白碰到了,届时里有杨府高手背弓带盾,外有唐缇骑精兵强将包围抄底。就只凭些石子雨的小把戏,尧光白根本困不住马队。着了火的马车也就同样跑不出去。”

    脸部受伤的高个领队不觉睁大了眼睛,有些怔愣的喃喃说道:“对呀,咱们的计划一开始就是里外夹击,那样尧光白绝对占不到便宜。只是援兵被假信号拖住了。”

    高领队越说越觉惋惜,“要是能及时出现,即便马车冲去了,外围援兵也能及时跟上,绝不会给尧光白留下搬箱子换箱子的时间。”

    听到此处,云西温笑着接口道:“这位领队说的没错,也有错。”

    奚岱伦急躁的一拍大腿,“云书吏你就直说嘛,哪有错,哪没错?”说着他又拍了一下大腿,“都知道我这暴脾气,真是听得能急死几个人!”

    殷三雨拍着他的肩,打趣道:“这就着急啦?我看尧光白这次的计中计,后面还有复杂的呢,你那个暴脾气就忍着点吧。”

    云西笑着说道:“八队领队说,一旦咱们里应外合的计划全部实现,尧光白绝对偷不成宝,这句没错;但说,尧光白换掉了被苫布烧得乌漆抹黑的真箱子,这句有错。”

    云西转而望向唐七星,眸中笑意愈深,“因为尧光白根本没有换箱子,他也没时间去换箱子。”

    “没换箱子?!”奚岱伦脸上横肉一颤,“没换箱子,那箱子到杨大人那儿怎么是假的,怎么打不开锁?”

    唐七星回望着云西,脸上疑云顿时舒展,“因为,他换的不是箱子,他换的是整驾马车!”

    云西微笑着颔首,“不愧是唐缇骑,说的一点没错,尧光白换的,就是整辆马车。”

    奚岱伦吃惊的望着云西,却在说不出一句话。

    “这样的推论,根据有二。首先受了伤,又受火惊吓的马车速度及快,对与尧光白来说,要追到不难,但是第八队很快就反应过来,兵分几路,广撒网的大面积急急追查。时间非常紧迫。”

    云西又转向杨拓,“那些箱子又十分沉重,即便是假的,箱子里也必须装上等重的石块来充数。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搬换一个人根本抬不动的箱子根本来不及。”

    杨拓不觉点点头,云西说得的确是事实。

    “其次,尧光白要想换箱子,必须提前准备两个黑漆漆的木箱。但是这些箱子应该提前放在哪里呢?”云西环视着众人反问。

    见众人皆凝眉思索,又继续说道:“受惊马车根本不会听他的指挥,会乖乖跑到他藏箱子的地方停下来,等着他换。”

    云西又换了一个方向,“又加上,他用火箭伤了两名马夫,虽然没伤到要害,但是马夫重伤之下,势必会精神恍惚,不能分辨马车与马车的细微差别,所以真相应该是这样的:

    他提前在密林外围安置了两辆马车,在马臀山射了箭,给马蒙上了眼睛,缰绳绑在树上。

    车上放着被烧过的做工粗糙的仿冒箱子,里面装满石头,外面铺着一小块苫布,再点火烧掉,保持温度。

    而后及时截住马队,惊跑马车。又提前越上树顶,知道了马车奔逃方位,然后趁着石子雨的空隙,飞快奔出树林,摘下马匹眼罩,砍断拴马绳索。这时车队人员举着火把的身影应该已经出现在身后树林里,他迅速撤身,再安心去寻找两辆受惊马车。

    当然,密林小路就那么一条,马车没有意外只会向前面跑,只是,追击的车队看到了假马车,自然不会再往前追,他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处置真马车。”

    鲜少发言的杨拓忽然抬起头,直视着云西,充满血丝的眼睛似蕴着无穷的怒火,他攥紧拳头,狠狠说道:“不仅箱子是提前准备的,连马车都是提前备好的,这些细节只有杨府内部的人才了解,尧光白又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云西知道,丢失赃物官银,对于杨拓来说,真的算是一波致命打击了。

    但她只能装作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分析当中,只能当第八队押送的是普通珠宝,撑死数量多一些,来做分析。

    决不能去揭杨拓伤疤,挑战他的底线。

    云西郑重回答,“大人问得好,这些也就是尧光白诡计的核心关键所在。”

    说着,她又松缓了些语气,补充道:“其实不光是探听到箱子的细节、提前准备买车。马车款式规格这里也有文章。”

    她转而看向李儒,李儒深以为然的向她点点头,表示赞同。

    云西会心一笑,继续说道:“可以说,每家车行的车子都不一样,而马夫虽然受了伤,但假若是车子不同,肯定也能立刻发现。所以连提前准备的马车形制都必须要和杨府的相差无几,才能蒙混过关,要做到这一步,必须要打进杨府内部才能做到。”

    说着她又转向了唐七星,“这也就能验证我最先说过的那句话。”

    “哪一句?”奚岱伦终于又没忍住,急急插话问道。

    殷三雨放下了一直敲着的二郎腿,欠了欠,端正些了坐姿,替云西回答了这一问题,“就是让咱们的缇骑大人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拍案而起的那句。”

    说着,他顿了一下,眼睛往上翻了翻,佯作思考状,“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他忽的一拍大腿,“对了,是这么说的:‘从杨大人开始布局整个计划时起,就进入了他的圈套!’”

    唐七星与李儒不约而同甩了殷三雨一个白眼。

    云西唇角微抿,想笑却又忍住了,口中的分析却没有停顿,“殷捕头说的没有错,就是这个结论。”

    唐七星没好气的挑眉冷哼一声,“你之前还讲过,能验证这个结论,是有几条依据的。可是说了这么半天,这才是你的第一条根据,其他几条根据呢?”

    “要说唐缇骑是在京城当差的呢,果然好头脑。不错,说了那么多,都是依据第一条,时间太短,只身行动尧光白,只有提前知道所有计划,才能做出这么复杂的部署。”云西走到自己座位上,云南已经为她倒好了一杯水,抬手端到她面前。

    云西接过茶杯,喝了口水,继续说道:“第二条依据,就是咱们的八条线路,他不仅全部摸清,而且还有足够的时间设置石子雨机关。要知道,这个计划里,除非穿云火箭燃起,不然就是咱们八个领队都不知道别人的路线。”

    奚岱伦与几个领队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第三条依据佐证就是这些道具。无论是箱子细节,还是马车的款式,甚至是穿云火箭的设定,光是探听了内幕,知道了,还不足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复制出来。尧光白还要知道杨家雇马车的渠道,为杨家打造过木箱的商户,才能办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