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19章 糊弄鬼啊?

时间:2018-03-28作者:涂山九尾

    灰衣老门房第一个反应过来,哎呦地叫唤了一声,慌忙拔起步子,佝偻的身子来回晃着,径直朝着回廊前方跑去。

    云西云南互相对视一眼,虽然都有些疑惑,却仍纷纷快步跟在了后面。

    殷三雨虽然早先一步进入杨府,但按理说并不会比他们快多少。而且摔杯摔盏的声音也很清晰,应该就在不远处。

    果然,只因回廊曲折,中间又有假山松树掩映遮挡,这才叫他们一眼望不到头。实际上只穿过了个回弯,拐出两道岔道,一座厢房便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与一路上的其他房室相比,此处厢房并不显得十分出众,甚至有些低矮。装修也很是一般,制作房门的红木也比别处黯淡许多,像是有些年头的。

    整座厢房约有十几米宽的样子,三间房造式,放下有四五级台阶,当中的正屋的大门敞开着,悬挂着一面深蓝色厚棉门帘微微晃动,看不清屋中情景。

    老门房一个跨步,掀帘冲进屋子,云西云南却不急了,两人放缓步子,步履从容的走下回廊。

    云西刚要抬步迈上台阶,就听到里面又传来一阵狰狞的笑声。

    那笑透着嚣张不羁,似是有人正咬牙切齿的阴狠冷笑。

    云西很肯定,这就是殷三雨的声音!

    她顿了一下,运了口气,与云南联袂迈上台阶,伸出手,十分镇定的撩起厚重的门帘。

    门帘刚被掀开一角,一阵清亮的水流之声便清晰的传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扑面的暖热空气,鲜美诱人的菜饭香气,甘洌醉人的美酒香气。

    乍一从冷寒的室外,进入这暖炉一般的温室,云西的眉都舒展了几分。抬眸望去,就见敞亮的屋中站了几个人。

    有背对着她的殷三雨,还有一身白色圆领澜衫,面容清矍,表情严肃的工房吏李儒;旁边还站着两个不知所措的小厮。

    几个人围着一张一米见方的紫檀餐桌面面相对,似乎正在对峙较劲。

    其中一身捕头制服的殷三雨,单脚踩着一个椅子,一手掐腰,一手拎着把酒壶,揭了盖子,正往地上哗哗的倒着酒。

    云西看着桌上简单的菜肴,立刻明白了殷三雨用意。

    显然杨拓没把他们当回事,且不说菜品。只让李儒一个人接待,就说明了杨家根本没有表现出有求于人该有的诚意。

    况且霸王餐,大爷餐,贵宾待遇,并不是守株待兔就能得来的。

    想要获得更好的待遇,就必须要自己争取!

    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爱哭的孩子有糖吃,是非常有道理的。

    而那个刚进来的老门房一眼望见脚下粉碎一地的杯杯盏盏,忙不迭叫喊道:“哎呀呀,殷捕头,您这是怎么了?”

    面色冰冷的李儒抬手向老仆一挥,示意他不必管,先出去。

    老门房顿了顿,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看着李儒脸色越来越沉,只得不甘心的出去了。

    “公子!”李儒身后两个小厮也不服气的挺上前来,瞪着殷三雨,都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

    云西心下一动。

    这几个人不过是杨府的管家仆役,面对殷三雨,这位一县之捕头,却各个首当其冲,全然无惧。管中窥豹,由此可见杨氏父子平日里的气焰该是何等的嚣张了!

    “没事,你们先下去吧。”李儒长身鹤立,直视着殷三雨,目光森凉犀利。他抬手再度挥了挥,语气冰冷强硬,不容置疑,“记得,一会叫人把地清理了。”

    仆人们不甘的躬了躬身,狠狠瞪了殷三雨一眼后,才离开了屋子。

    殷三雨冷哼一声,一根手指轻佻的勾着银制细嘴酒壶的把,忽悠悠转了两圈,忽然一甩,酒壶哐啷一下,应声坠地。

    白衫的李儒眉梢微跳,眯起眼,幽深的目光扫过殷三雨,又逡巡至云南云西身上,“殷捕头,这是要做什么哪?”

    殷三雨拍拍手掌,仰起头,鼻中发出一声嗤笑,“要干什么?这该是我要问你李典吏的话吧?”

    “这话说得就不清不楚了,”李儒抬手拂了拂额间刘海,侧头冷冷一笑,“殷捕头进了屋,在下就恭敬请让,热心敬酒,您二话没说,抬手就打飞了杯盏,拂落了盘碗。怎么倒向在下讨起说法了?”

    云西静静看着两人交恶交锋,浅笑嫣嫣。

    殷三雨虽然表面上行事向来乖张暴躁,但其实,没有一次会超出底线,与他自己的控制范围。

    所以根本不用她与云南出手相助,他们只要把这当是一次不收门票的好戏就行。

    只可惜此时没有什么道具,不然拿把瓜子,再啃块西瓜,才真算得上惬意过瘾嘛!

    殷三雨拍着自己的胸脯,煞有介事的问道:“那李典吏你倒是给本捕头说说,我们三个为什么要到你们杨府,来蹭这一顿吃喝?”

    李儒双手侧上一揖,正色道:“自然是请三位来此护卫杨大人安全!”殷三雨直起身,一脚踢翻正踩着椅子,又拉过另一张座椅,叉着腿坐下,右手放在桌上,手指轻敲桌面,拉长尾音的说道:“尧光白是什么人,李典吏不清楚吗?盗九天的本领不说天下皆知,也是广为流传了吧?”

    李儒轻蔑一笑,不置可否。

    殷三雨却也不恼,回头看了一眼云西云南,拍拍一旁的空位,大咧咧笑道:“来,咱们都先坐,也不常与李典吏闲聊,今儿个好好唠唠。”

    云西颔首一笑,与云南大方落座。

    殷三雨这才又面向李儒,手指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不急不缓的继续说道:“从来就没有尧光白完不成的诺言,偷不到的东西,这一点,没错吧?李典吏?”

    李儒目光陡然一寒,挑衅般的冷冷道:“怎么,殷捕头你害怕了?”殷三雨轻敲着桌面的手指猝然而止,脸上却仍挂着笑意,没有答言,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这一次,尧光白已经公开破了杀戒!所以,我们此番直面对抗尧光白,给杨典史当做贴身保镖,就是一件将脑袋别到裤腰带上的活计了。”

    说着,他忽然端起一个盘子,站起身,举在李儒的面前,一字一句狠狠道:“只这点子打发要饭的残羹剩菜,就想让我们几个卖出命来,是不是太他娘的扯淡了?!上坟不带纸钱,你糊弄鬼哪?!”

    云西差点没喷笑出声。

    她在心里痛快的给殷三雨叫了声好!

    他这个架势端的非常好!

    既痛快又过瘾,碰上杨家这样无德的富户,就得理直气壮,大大的吃他一顿霸王餐!

    李儒的眉瞬间皱成一团,他凝视着眼前那盘翠绿鲜亮的炒青菜,阴冷的笑道:“不想殷捕头竟是对这几盘菜不满意,在下吩咐人重做就是了。”

    殷三雨夸张的点点头,“嗯,这还像点样子!不过,本捕头也不是挑剔的主,随便上几道家乡菜就行了,”他回头看了看云西,露出爽朗的笑容,“云典吏,云书吏刚入山东不久,正好品品咱们山东的特色!对了,云书吏,带着纸笔没有?”  云西点头说有,随手从怀中拿出本子,又从袖中取出炭笔,轻轻放在殷三雨面前桌上。

    殷三雨抄起笔,低头就写。

    一边写他还一边说道:“先来个葱烧海参,对了,酸辣乌鱼蛋最适合冬天吃,这个要点的;嗯,九转大肠也不能少!”

    云西掩唇轻咳,掩饰着满溢出唇角的笑容。

    这个殷三雨耍起无赖,撒起泼来,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

    又听他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嘟囔着认真说道:“芙蓉鸡片,还有糟溜鱼片。这两个虽然便宜寻常了些,但也算是一味,”说着,他抬头瞟了一眼李儒,眨了眨眼睛,卖弄般的笑着说道:“没办法,谁让本捕头从来都是最体谅人的,绝对不忍让别人破费。李典吏,你千万不要因为上的菜寻常了,就不好意思的自惭形秽啊上!”

    李儒冷着脸,嘴角微微有些抽搐。此时,他僵硬的表情已挤不出半点笑。

    “好了好了,殷捕头,家兄还在调理身子,用不了吃食。说到底,也就咱们两个吃,弄太多,吃不完,浪费就不好了。”

    “对了!”殷三雨双眼忽然一亮,浑似没听到般的又喊了一声,“要说山东特色,有什么能比八仙过海闹罗汉!”说着又转向李儒,坏坏的笑道:“这一道菜最是不能错过!是不是呀,李典吏?”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

    今天要说明的是,其实杨家一开始的宴席并不差,大冬天的能给殷三雨弄来绿油油的青菜,在明朝其实已经相当奢侈啦

    但是杨拓没有露面,的确是存心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目的倒是很复杂,这里就不多剧透啦

    殷三雨借机发难,就是表个态,大爷来这不是给你们杨家当杂碎,当打手

    目的是要在之后的保卫工作占领主动权

    然后葱烧海参之类的菜品的确是山东名菜,滕县虽不临海,山东却临海

    所以名贵海鲜也是一味!

    最后,女推官有交流群啦

    九尾希望觉得有拖延症的亲亲可以制定计划,在群里打打卡

    或是谈谈读书学习的感想之类了,电影啦,音乐啦,电视的感想都可以哦,九尾万分期待志同道合亲亲一起戒掉拖延症!

    粉丝扣扣群号,734595863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完)t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