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13章 我办了你!

时间:2018-03-19作者:涂山九尾

    “爪子往哪放呢?!”殷三雨第一时间冲到云西跟前,挥手就要打唐姓锦衣卫纤细苍白的手!

    谁知云西动作更快,另一只手狠狠掐住那人臂上一道伤口,殷红的血迹立刻将崭新的绷带浸个通透!

    唐姓男子不由得惨呼一声,瞬间就松开了她的手腕。身后的小六不禁打了个寒战,看着都替那人觉得疼。

    殷三雨显然也没料到这美女根本不用英雄来救。他不由得轻轻啧了一声,这美人出手可比英雄狠多了。

    “男女授受不亲,云西只为自保名誉,得罪了!烦劳医官,再包扎一下。”云西掏出一方手帕,冷着脸擦了擦手臂,口上虽是道歉,语气却硬邦邦的,全无半点诚意。

    穿越之初,云南就关于明朝各种男流氓轻薄良家妇女各种招数给她讲了个遍。

    这个唐神捕虽然躺靠在炕上,但全是轻伤,且目光清朗,即便真是错把她认成了自家媳妇,也不会当着一屋子陌生男人的面,拉拉拽拽,十之八九就是想借机轻薄占便宜!

    想轻薄她云西?

    真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

    历经那么多苦难艰辛,她才重新有了这样一副干净简单的身子,谁敢打她主意谁就是不想活了!听到云西吩咐,医官这才敢上前,小心翼翼的拆开绷带,又清理了一遍伤口。

    唐神捕脸上本就青紫浮肿一片,此时更是疼得有些抽搐,只一双眼睛仍怔怔的盯在云西脸上,有些痴的喃喃道:“你真不是丁情儿?”

    云西冷眸回视,微微扬着下巴,傲然道:“显然,本差官不是!”说完又侧头看向小六,“小六,带着弟兄们先回去,一会我还要有事去捕房,把昨日探听来的所有消息都汇拢一下。”

    小六揖手躬身,干脆的应了一声,就带着医官捕快们退下了。随后云南单手一打门帘,抬步走了进来。

    云西便知屋外再无其他人,视线与云南交汇一瞬,又转回唐神捕身上,漠然问道:“敢问尊驾何人哪?”

    唐神捕仍盯着她,眼珠一霎不霎,沙哑的声音郑重回道:“锦衣卫南镇抚司校尉唐七星!”

    云西唇角微扬,殷三雨、唐七星,这两个名字倒真是般配。她回身走到屋中方桌前,拎起茶壶,拿了个杯子倒了水,转身递到唐七星面前,轻笑着道:“唐缇骑山水迢迢来到我们山东滕县,所为何事啊?”

    云南给她讲过,明朝锦衣卫分南北镇抚司,侦缉刑事。

    其中北镇抚司多处理有皇帝亲自下达的案子,而南镇抚司除了监察本卫法纪军纪外,明朝晚期也涉及间谍与缉捕任务。

    万历三大征,在朝鲜打日本丰臣秀吉时,锦衣卫间谍就活跃一时。

    锦衣卫中,有千户、百户、总旗、小旗官职,普通军士则称为校尉、力士。

    校尉和力士在执行缉盗拿奸任务时,便被称为“缇骑”。

    似是终于看清眼前人不是他记忆中的女子,唐七星接过杯子转移了视线,瞟了殷三雨一眼,又看看了云南,这才将杯中水一饮而尽,然后直了些身子,咳了两声,才找回声线,“你们都是官差?”

    不同于之前的沙哑,此时的声音浑厚而富有磁性,煞是好听。

    云西不觉挑眉,唐七星虽面目青肿,但相貌不差,单眼皮的眼睛却炯然明亮,十分秀气。

    她明白他的意思,怎么也是锦衣卫,即便不是百户千户的统领官,其身份也极其尊贵,别说他们,就是这里最大的官知县见了锦衣卫也要礼敬三分。

    唐七星根本没把他们几个小吏放在眼里。

    既然他要礼遇,她便给他几分面子。

    云西不卑不亢的道:“在下滕县刑房书吏云西,”她又举手依次指向云南、殷三雨,“这位是刑房典吏云南,捕头殷三雨。”

    唐七星轻笑了一下,似是很不屑。

    云西沉声继续道:“因着唐缇骑身上有滕县一桩重案物证,所以不得已要询问清楚,现在,先请唐缇骑亮下公文吧!”

    唐七星挑眉看了看云西,哼笑道:“南镇抚司的公文,怕是书吏看了会晃眼。”说着,他略有些艰难的抬起左手,在裤腰上摸了一阵,摘下一块椭圆形牌子抬手就向云西扔来。

    从裤腰上踅摸出来的东西,云西真心不想接,她原地站着纹丝未动,就有人挥手将方牌凭空接住。

    云西侧眸,如此默契,她还以为必是云南,不想替她拦下的却是殷三雨。

    殷三雨先是掂了掂,又前后左右看了一遍。

    那令牌是纯铜打造,雕工精湛。外围雕了一圈团纹,团纹中央,刻着一个大大的“令”字。殷三雨又翻了一面,果然刻着唐七星的锦衣卫官衔。

    殷三雨转手递给云南, “确实无疑。”

    云南草草看了一眼,面色冷峻的又扔回给唐七星。

    云西松了一口气,转身拎过水壶,往唐七星手中杯子又续了一柱水,抬眸望着他,淡淡笑道:“是呀,云西一个小书吏自然看不得大人的公务,只是我们手中尧光白的去向,没有权限,别人也干涉不得。”

    唐七星握着杯子的手猛然一颤,缓缓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尧光白的去向,你们知道?”

    云西利落的一挑壶嘴,莹亮晶澈的水柱骤然而止。

    她目光深深,笑意嫣然,“缇骑大人伤在咱们滕县地界了,咱们定会悉心照料,别的事嘛,大人还是少想,免得伤身。”

    殷三雨不由得嗤笑出声。

    论口才,他还没见过有谁能比得上他们这位刑房书吏的呢!

    当然,一直隐在云西身后的娇弱多病的云南,另说。

    “你在威胁我?”唐七星冷冷环视他们三人,脸色越来越黑。

    “缇骑大人哪里的话,卑职不过一个小小书吏,哪有胆子敢威胁您啊?”云西把玩着茶壶盖,脸上笑意轻佻。

    唐七星咬牙哂笑道:“那便将尧光白所有情况全讲明白。”

    云西将茶壶递给殷三雨,拂尘般的拍拍双手,说道:“大人若真是来追捕尧光白的,亮了文书,卑职自然愿意请唐缇骑涉入凶案,只是——若然公务没有重叠,衙门虽小,与您南镇抚司也是两个系统,就不便请您插手了。”

    “大胆!”唐七星将手中瓷杯狠狠往地上一掼,怒目吼道:“小小书吏,也敢目无尊上,凭这一条,我就可以办了你!”

    杯子坠地,瞬间破碎一片,白水也泼溅了云西一脚,几乎在同一时间,随着仓啷啷一声响,殷三雨登时拔出刀来!

    “你要办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