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一零九 飞鱼绣春!

时间:2018-03-15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双眼骤然一亮。

    如果真的有人见过尧光白,还一路追踪,几番交手,而且没被甩掉,那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空前的利好消息!

    “你是说,在进入滕县之前,唐神捕才借给你衣裳,那么,唐神捕也进了滕县?”云西身子微微前倾,有些急切的继续追问。

    徐霞客顿了一下,目光有些迟疑,像是在回忆,片刻之后,才喃喃说道:“唐神捕的具体去处,没有和徐某说过。不过,临别之前,唐神捕说,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擒住盗九天,后会再无期,所以一定要再帮徐某一个忙,算作饯别礼。”

    “他送你什么了?”云西接口道。

    徐霞客脸上忽然柔和了些许,炯然的眼眸中也添了一丝感怀的柔光。

    他微微低了头,有些感慨的说道:“唐神捕返身就去寻劫掠在下的贼人,想抢回徐某的财物。虽然没找到那些贼人,但却捡回了贼人扔弃的书册文卷。唐神捕如此待我,我却不能回报万一,说来真是惭愧。”

    云西目光沉了一沉。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堪称是我国穷游鼻祖的徐霞客,其道德水平,绝对是世间罕见的超一流级别!

    她还模糊记得那个故事。

    已经年老的徐霞客因为对名山大川的热爱,再度步行出游。徒众碰到了一个虔诚僧人,两人相约结伴要去某地。结果僧人半路而亡,徐霞客一路艰险,不惜得了足疾,也要强撑着病躯,打成萍水之交的约定,甚至因为这段旅程重病缠身,最后还丧了命。

    在她心目中,徐霞客是很有古人信义作风的一位历史伟人。

    诚实厚道那是绝对没得说的!

    所以,现在这个穷游鼻祖真人的证言,该是可信的。

    尧光白的厉害,她已经领教过。

    那个唐神捕能一路追击尧光白不被甩掉,甚至还能得见尧光白真容,肯定是高人一枚了!想到这里,云西侧过身子,凑近云南,低头小声问道:“你们这能跨省追捕江洋大盗的神捕是什么级别的?也是衙门的人吗?”

    云南正低着头,执笔认真的记录着。听到云西的问题,缓缓抬起头,面色微寒,“能过跨省跨区域缉捕贼人,已经远远超出一地衙门的职能了。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刑部发布的全国通缉。追击贼人的官差便是隶属于刑部。其二,便是锦衣卫。”说到这里,云南白皙的脸色微微有些发暗。

    云西却登时吃了一惊!

    锦衣卫?

    全国通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东西厂联合锦衣卫专案组全国特大暴力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打击行动?!

    听起来就不是一般的拉风,一般的帅气!

    她不觉咽了下口水。也不敲桌面了,也不二郎腿了。

    看过太多关于锦衣卫的电影电视剧。

    什么绣春刀、飞鱼服!什么万里挑一层层选拔,什么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什么直达天听,什么左手杀王爷,右手干大臣,抬抬脚就能碾死小卒百千名!

    随便拎出一样就布灵布灵的闪亮得不行!

    这回终于能看到真人了!

    强压着心中的激动,云西挺直了腰板,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后,官派十足的认真问道:“那你又是如何被村民追打的?”

    虽然相信徐霞客,虽然心情很激动,但她绝不会忘记要弄清案子所有疑点,环节的。

    她云西可不是一般的花痴,她云西可是一个有技术含量的高逼格花痴!

    听到这个问题,徐霞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徐某刚进入滕县不久,就路过了一条冰河。正想踩冰渡河,却看到很多人正坐在凿好的冰窟前钓鱼。”

    “钓鱼?”云西不觉打了个寒战。

    这寒冬腊月的,在冰河上钓鱼得多冷啊。

    “冬钓虽然冷,但是百姓冬闲,天气好时,也会去冰上钓鱼补贴家用,也算得上是一景。”见云西不解,云南轻声解释着。

    徐霞客点点头,“差官说的是,冬钓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徐某从未看过如此多的人同时冬钓,甚至还有坐着牛车骡车大老远赶来的!”

    云西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抬着头仔细的听着。

    “徐某一时好奇,就凑了上去。才知这其中大有猫腻!原来那片河道是有主人的,而且那家钓鱼是要收钱的,还不是钓上鱼来称重收钱,是只要去钓就收钱!”

    “收钱的?”云西不仅疑问出声,“河水不应该是无主的吗?怎么还有会有人收钱?钓上鱼来收钱能理解,收进场费谁还去钓啊?”

    “关键就在这里!”徐霞客肯定的说道:“徐某问了钓客,才知那自称渔场主家的人每天都会钓起一条鱼,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在鱼尾上面绑好一条红绸带。并扬言说只要能钓到此鱼者

    就赠送崭新马车一架,还有小奖若干!”

    云西差点听傻眼。

    这特么不就是变相赌博吗?

    各种穿越小说里的古代人不是都很傻的吗?穿越的现代人动动手指头,分分钟都能发家致富!

    可她遇到的都是些啥情况?

    一个个思维这么先进,花招这样繁多,别说动动手指,轻松赚钱,不被人卖了就是便宜的了!

    “那绑鱼的技法有问题对吗?”云南抬头望向徐霞客,眸色清寒,冷冷问道。

    徐霞客一时竟有些惊讶,顿了片刻,才朝着云南的方向,躬身揖手说道:“差官果然慧眼,一下变点破玄机,不错!那绑鱼的手法就是有问题。徐某走遍大江南北,也认识很多杂耍艺人,知道些许杂技皮毛,从那人手法,徐某就看出,鱼场的人系的是活扣,鱼一入水,稍微挣扎就能挣开。”

    云西恍然点点头,“这分明就是诈骗了。”

    徐霞客也点点头,愤慨道:“可不是,徐某就是看到这点,才出言指出的。谁想才劝走钓鱼的村民,渔场一帮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追打了上来!”

    云西差点没笑出声。

    砸人饭碗,等于杀人父母,渔场不急眼才怪。

    不过说到这里,徐霞客的嫌疑应是能够被全部排出了。渔场那么多人,要证实徐霞客的话并不难。

    云西刚要开口再问一个问题。却听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云书吏!云典吏!”

    云西抬眼望去,就见小六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殷头在东山附近排查线索,树林里没找到尧光白,却到找到一个锦衣卫,身受重伤,躺在树林里昏迷不醒!”

    徐霞客一听就急了,上前一把揪住小六,失声喊道:“他长什么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