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一百零八 身体接触

时间:2018-03-14作者:涂山九尾

    如果能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云西相信,那绝对是电劈石击的一脸懵比!

    向谁提亲?

    向云南?

    这信息含量未免太大了吧?!

    古代断袖还能提亲?

    啊呸!

    云西狠狠在心里唾了一口!

    提亲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美人知县才刚刚亲过她,看上的竟然是云南?

    云南脸色青白一片,似乎也备受打击,根本没看到她的一脸狗血,“他向我提亲,他说要娶你。”

    “哦,”云西拍着胸口, 差点被云南吓死,原来是要娶她啊。

    才惊魂未定的舒了一口气,又突然像被电击了一样瞬间炸起了全身的汗毛!

    啊呸!

    就是要娶她也不对啊!

    他肯定是因为那一吻,才碍于古代男女非礼授受,想要负责任,才提亲的!

    但是小说影视里的套路不该是,男女巧合身体接触,男方因此就对女人有了特殊感情,然后再套路两回,然后找机会当面,或娇羞腼腆执手相望泪眼,或豪气直接的挑起女人的下巴,说一句,“你叫我占了便宜,我得为你负责,就以身相许吧!”之类的吗?

    可是现实里的符生良做了什么?

    直接跟云南提亲?却把她当空气?他怎么就知道,她一定会想要嫁给他?

    云西无语问苍天!

    这特么是哪旮旯的混蛋逻辑?!“等等!”云西突然记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恍然问道:“他不是有婚配在身吗?那还提的毛线亲啊?”

    云南沉默着,没有回答,只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纸,递给了她。

    云西将杯子往云南手里一塞,抢过信纸,急急打开,却险些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密密麻麻都特么是龙飞凤舞的繁体字!

    但即便是繁体字,她也顾不得了,硬着头皮七七八八的看了个大概。

    这封信,就是她那名义上的叔父,符生良的恩师,李篆亲手书写的。

    信上大概内容是,与符生良刚定下了婚约的姑娘又不幸早夭了,符生良命硬克妻的名声是彻底落实了。他父母也很苦恼,托为师给寻个命硬的好姑娘。为师也算懂些命理,这么一算啊,还真有一个万里挑一,命格奇佳的好姑娘。这姑娘就是为师世兄云推官家小女儿。

    看到这里,云西不觉蹙起了眉,因为接下来的话大概意思是:“生良你可不要嫌弃云家落难,没有依托。为师那侄女才貌双全,无论是面向还是命格,都是万中无一的奇女子,配你这个克妻命的臭小子,是你捡到大便宜了!非为师,不能为你择此良缘,务必珍之重之!”

    云西缓缓抬起头,眼前仿若再度奔过羊驼十万头。

    “你那个叔父,真的是靠谱的高官吗?确定不是个逗比?”云西举着书信的双手也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云南依旧没有回答,从她手中拿过书信,随手就撕了个粉碎,然后塞进水杯里,面色冰冷的走到桌前,俯身坐下。

    云西不由得一滞。云南这是什么态度?叔父李篆的信也能撕?

    “你怎么回答他的?”她不禁有些好奇,走了过去,坐在一旁。

    那杯里的碎纸正慢慢被茶水洇湿,塌软。

    云南拿起桌上毛笔,蘸了蘸墨,脸色蕴着一层森然的寒意。

    “我说,芸豆糕很好吃,昨天你揣在身上大半天,都没舍得吃。”他冷冷的说,头都没抬。

    云西一噎,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

    他这是什么回答?

    突然,她双眼一亮,刚要笑出声,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赶紧了敛了所有的不正经,表情肃穆的向门口望去。果然,那日惊鸿一瞥的徐霞客,正由两名狱吏押送着,缓步向他们走来。

    不同于那日的衣着鲜亮,经过一晚的牢狱生活,这位帅气高挑的国民驴友同志,已经变得衣衫不整,面色憔悴,松散的发髻上还插着几根干草屑,形容那是一片邋遢。

    云西心里道了句罪过,面上却不动声色,双手交叉,摞在桌上,一副领导训话的模样,煞有介事的说道:“来人可是徐弘祖,徐霞客?押到前来!”

    狱吏猛地一推,徐霞客踉跄着两步就来到了屋中桌下。

    未料想,他却一点都不怕,反而还回头狠狠瞪了一眼推他的狱吏。

    狱吏被他这么一瞪,也炸起毛来,随手摘下腰上鞭子,气汹汹就要向前。

    “退下!”云西一声冷呵,狱吏登时就住了脚步,朝着徐霞客扬了扬鞭子,不甘心的退后一步。

    看此情景,徐弘祖冷冷的哼笑了一声。

    “我说让他退下!”云西蹭地站起身,指着徐弘祖,冲着狱吏,厉声斥道。

    狱吏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望着云西迟疑着说道:“典吏,您不审了?”

    徐霞客也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云西。

    云西从鼻中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既然嫌犯不想自辩答话,就先关他个三个月,反正进去了,就没有出来的批条,咱们又没急事,就让他耗着呗!”

    狱吏刚要答话,就听徐霞客急急说道:“差官不可!徐某还有急事,耽误不得!”

    云西不急不恼的坐下身,翘起二郎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叩着桌面,神态悠然的道:“有急事赶路,还会搭上贼人,为贼人办事,扰乱公差办案?”

    徐霞客皱着眉抢白道:“差官搞错了,徐某之前已经都和捕快们说清楚了,徐某不是贼人,这衣服不是徐某故意要穿的!”

    云西挑眉轻笑,“不是故意的,难不成是这衣服自己跑到你身上的?”

    “不是的!”徐霞客涨红了脸,急急道:“徐某游历名山大川多年,素来都是奉公守法,老实做人做事的,不会欺瞒别人,更不会欺瞒差官。这身衣服是与徐某同行的一个官差暂时交由徐某穿的!”

    她瞬间换上一脸怒容,厉声道:“一派胡言!官差怎么会有贼人的衣服,又怎么会让你穿?!”

    “是这样的,那名官差是专门缉捕一个叫做盗九天的江洋大盗的神捕,姓唐。

    他一路追击盗九天,一次将他截击到一条死胡同里,没想到被盗九天翻身就出了墙,等到他追过去时,路上都是正常行人,根本没有了大盗的影子。后来唐神捕仔细查找,才在一处角落里捡到了尧光白脱下来的一身行头。原来那个大盗变了装束,摘了面具,大摇大摆的从唐神捕面前逃走了。”

    云西不禁蹙了眉,她望了一眼云南,云南也有些惊讶。

    “那衣服又是如何穿到你的身上的?”

    “是这样的,唐神捕虽然曾救过在下一命,也同行了一段路程,但是中途追击贼人,没多久就分开了。”

    徐霞客越说越激动,“但就在进入滕县前,在下临时宿在一间破庙里,不想遇到了贼人,将一身衣服和金银细软都盗取了。后来光着脚,差点冻死在半路上,好在关键时又遇到了唐神捕。没有办法下,唐神捕才将证物行头交给在下穿上的。”

    听到此处,云西心头一凛,瞬间站起身,急急追问:“那个唐神捕,可见过尧光白的真容?”

    云南也停了记录,抬起了头,目光里也有些期寄。

    徐霞客不防云西这突然一吼,不自觉的倒撤了半步,“他说···他应该看见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