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一百零六 官官相护?

时间:2018-03-12作者:涂山九尾

    见符生良变了脸色,云西微微扬起了下巴,盯着他的眼睛,眸中一点莫测笑意越浓,“大人叫我们兄妹猜,云西就猜了。猜完,不说猜得对不对,就又要提问,可是有些狡赖呢!”

    符生良亦静静看着她,微微怔愣之下,瞳仁微缩,目光变幻远近。

    良久,他才收回了视线,摇摇头自嘲般的笑了,“不仅全猜对了,甚至连帛书上面的没有的,也猜出了。”他看向云南,略带歉意的道:“只是所述内情,实在太过耸人听闻,竟教生良一时失态,典吏,姑娘莫怪。”云南抬头直视符生良,凤眸清亮坦然,“大人勿疑,虽然舍妹方才用了一个‘猜’字,但那些内容却绝不是猜出的。是她天性顽劣调皮,隐去合理推断,故弄玄虚而已。”

    “推断?”符生良脸上疑惑更甚,转眸看向云西,“姑娘可否细细说下依据凭借?”

    云西侧眸扫了一眼他面前的粥碗,只见方才还热气腾腾的小米粥,此时已不见半点热气,唇角微弯。

    她拿出食袋轻轻放到桌上,又问王伯要了盘子,将食袋里的芸豆糕,一块一块摆在上面,缓声轻语道:“粥都快凉了,大人一面用朝饭,一面听云西讲罢。”

    符生良看着光白如鉴的瓷盘上整齐摞了两层的粉嫩芸豆糕,唇瓣几不可查的微动了一下。

    “山贼被屠案,已知情况里,最奇特,最引人眼球的就横空出现的盗九天-尧光白!这个尧光白并不是本地人,甚至可以说是初入滕县,那他为什么在山贼刚被屠戮的现场出现?”

    云西边说着,边拿起一块芸豆糕。

    “不是山寨的友,就是山寨的敌”符生良皱着眉,似在思索。

    云西点点头,痛快的咬了一口芸豆糕,又端着碗喝了一口粥,咽了两下才道:“大人说的没错,那山寨地处偏僻,与四处道路都不畅通,可见,肯定不是赶路偶然经过。只能是山寨的敌或者是山寨的友。”

    这时,云南忽然掩唇轻咳了一声,云西眉梢也跟着微跳了一下。

    难道她有地方说错了?

    全然没有察觉的符生良轻轻点头,端起小米粥,也喝了一口。

    虽然只是喝粥,举止却异常地斯文雅致,一看就知是是教养良好的大家公子。

    云西这才明白,云南咳的是她粗野无礼的吃相。

    她偷偷朝云南翻了一个真正调皮的小白眼,继续道:“发现尧光白时,他正躲在一间茅屋里。同时,里面还有一具刚死的尸体。

    从衣着与伤口推断,死者不是山寨里的人。山寨内死者,大都是被人一刀致命,刀口长且细。而茅屋里的死者,他的伤口长度虽短,但是很深,且很多处并不致命,更像是被人刑讯逼供时肉体恐吓。

    更重要的是,我被挟持时,也有从尧光白身上顺出一件匕首。根据兄长的大体辨认,可知那人就是死于尧光白之手!”

    符生良恍然抬头,望着云西,眉紧紧蹙在一起。

    云西抬手就递给了他一块芸豆糕,笑着道:那么现在可能的情况,就有这么几种:

    一:他是山寨的朋友,不巧赶晚了一步,上山时人都死了,遇到一个断后的杀手,就将他捉住了,用刑逼问。

    二是,他是山寨的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没遭毒手,贼人都走了,他最后才出来了,但却遭遇了一个小喽啰,就将他捉住了,用刑逼问。

    三,他是凶手的人,与金魂寨小喽啰发生嫌隙杀了他。

    四,他不是凶手的人,但是闯破天的敌人,只是后来遇到了小喽啰发生了嫌隙杀了他。”

    符生良接过芸豆糕,思量着问道:“先等一下,对于凶手就是金魂寨的推断,姑娘有何凭证?”

    云西轻笑了一声,得意道:“还是刀口!山贼身上一刀致命,刀口又长且细。兄长仔细查验推断出,那该是一种特制的软剑。剑锋极薄,又软韧无比,配上特制的剑鞘都可以当腰带。这种兵器虽然有很多优点,但是造价昂贵。

    即便一个剑客可能配备,也不可能一群剑客都恰巧配备。

    而且软剑极难掌控,所以不仅很有少人用得起,更是很少有人会用。

    恰巧,我们遇到的金魂寨,就是这样一个批量使用软剑的组织!所以,屠戮山寨的极有可能就是金魂寨!”

    符生良眼睛霎时一亮,兜兜转转,竟然转成了一个圆环。

    云西又喝了口粥,继续道:“现在就回到之前关于尧光白身份的四条可能上!

    首先,尧光白不是金魂寨的人,这从之前在金魂寨意外得到的信就可得知。因此可以排除第三条。

    其次如果他是闯破天的敌人,就不会对小喽啰出手如此残忍,明显带着报仇泄愤的成分。

    况且如果尧光白早就在山上,那昨夜子时左右,山寨就被屠了,那个金魂寨小喽啰,死亡时间却是在今日晌午左右。中间时间过长,所以可能性不高。”

    符生良吃完了一块芸豆糕,极其自然的又拿起第二块,问:“金魂寨去找官银,也会浪费时间。会不会是尧光白寡不敌众,只能暗暗等他们搬走官银,再去捉住一个落单的小喽啰,所以杀人时间才错后的?”

    “不会,”云西否定的很坚决,“藏银的地窖门户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撬动的痕迹,该是凶手们当夜杀人时就找了一个活口,逼他带领着找到官银,并用钥匙开的门。所以搬走官银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而且如果尧光白早就在山上,即便寡不敌众,暗暗隐藏。但是以他高超的轻功与争强好胜的性格来看,他会选择金魂寨护送官银离开时,一路跟踪,那样会更清楚银子的下落,以及贼人的源头。

    但他没有,反而费力的逼问一个小喽啰。

    这就证明他没见过真正的凶手,是晚一步才到的山寨。所以只有第一条假设是成立的!”“那关于典史放跑山贼俘虏与金魂寨骗入山寨的过程,又是如何得出的?”

    云西自豪的望了一眼云南,目光熠熠的道:“对比花名册,可是山贼数量不仅没有少,反而有多。在山上时,大人与兄长就确定了,山贼尽数被杀,应是内奸接应与高手突袭同时作用的结局。

    这样,云西就联想起了前日被调进滕县,昨日就越狱逃跑的山贼!

    那些山贼杀死了李慧娘贾四曹老八,却独独放跑了一个李元,就不得不叫人怀疑杨典史与金魂寨的关系。而后来尧光白在衙门上的言辞都直指杨典史,所以金魂寨,杨典史的关系,云西便大胆揣测。不过证据也很好查,今日徐仵作如果在山寨死尸中发现数量对等,身有衙门拷打痕迹的,那便是曾在临县坐过牢的几个山贼。倒时,不动声色的叫来临县狱吏,一认即可!”

    听到此处,符生良已是一脸震惊。他抬手摸了摸眉毛,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纠结。

    云南忽然开口,声音却异常冰寒,“大人不打算按照这些证据,以及尧光白的证据去追查杨典史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