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一百零四 以身相许

时间:2018-03-10作者:涂山九尾

    听到殷三雨如此不恭敬的话,杨洲脸上怒容更甚。他猛地挥起手,瞄着殷三雨的脸,就狠狠抽了过去!

    眼见殷三雨就要受辱,云西的心登时揪起。

    可是还没容她多想,情势在下一秒就被彻底反转!

    殷三雨眉都没皱一下,抬手就攥住了杨洲扇过来的手腕。

    他唇角微弯,狞笑般直视着杨洲,粗重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的眸子射出凛冽的光。

    “杨大人,您今天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他的声音很轻,却阴刻冰寒,讽意十足。

    杨洲竟被被他凶恶的目光摄得一震,嘴唇不自觉的动了下,竟然说不出一个字。

    “殷捕头,先松手,如今贼人都翻上县衙房顶了,杨大人毕竟是前任典史,自然捉贼心切。”

    说话的是后面的符生良。

    他缓步上前,轻轻拍了拍了殷三雨的肩,俊朗的的面容泛出温和的浅笑,又对杨洲道:“杨大人怎么也算是升迁离职了,贼人之书,本官自有处置。”

    话及如此,殷三雨才算松了手,豪无诚意的朝着杨洲叉手行了个礼,就硬挺挺的侧迈一步,退到一旁。

    云西眸光微微一寒。符生良之前还曾与杨洲剑拔弩张,现在却笑意温煦。这态度不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算是急刹车了。

    是什么促使他发生了转变?难道是那封信?

    还有尧光白撒的金瓜子,尧光白不是最痛恨贪官污吏吗?又为什么会在县衙撒金子?

    这些诡异,原因是不是都在那封信上?

    “知县大人说的是。”扬拓冷笑着上前,轻轻扶住自己的父亲,看着符生良,狭长的眼睛轻笑如狐,“家父常年在典史之位,历来尽职尽责,乍一离任,心却还没离开呢。”

    这话不软不硬,既保持了杨洲的面子,同时还暗示着自己这个新任典史就在这里。

    无形中,给了符生良双重压力。

    仅从这一处的心机胆略来看,这个杨拓就绝不是只会花天酒地的坑爹型富二代。

    这倒真叫云西有些侧目。

    她不禁转过了头,她想要看一看,现在这个场面,符生良又会怎么接。

    符生良却压根就没接这个话茬,而是攥着那块帛书,在众人眼前抬手晃了晃,笑容一敛,表情忽然严峻了起来。

    他环视众人,肃声说道:“这封信不需哪一个人单独看,这封信必须要公开!这关乎整个滕县衙门的荣誉与尊严!因为这是一封贼人的宣战书!”

    众人身子登时一僵,大气不敢出的望着符生良手中帛书!

    云西云南也皱了眉,静静等待符生良接下来的话。

    符生良的视线沉声继续说道:“这封信上说,他盗九天从来都是光明磊落的一个大盗,从来都是明来明往。”

    说着,他的视线意味深长的落在了杨洲身上,“如今行至咱们滕县,目标便定在了杨典史的身上。他要在九日内,即本月二十九之前,每三天动手一次,分三次盗走杨家财宝,并且一定会选中其中鲁王亲赐给杨家的传世珍宝——白练珠下手!而且也会夺得杨典史的项上人头!”

    杨洲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就连杨拓听到这里,历来慵懒不羁的脸上也添上了许多恐惧。

    尧光白下战书的习惯,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怕的不是他的明目张胆,可怕的是每次他都会提前告知动手日期,却仍次次得手,无一次败绩!

    “狂···狂妄!”杨洲颤抖着嘴唇,又惊惧又愤怒的骂了一句。

    “杨大人所言极是!”

    云西没有想到,符生良竟然大声附和了一句。

    就见符生良越发的义愤填庸,说道:“贼人还说,这些金瓜子就是从杨府盗出的,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尊夫人娘家一筐陪嫁首饰。真是胆大包天,狂妄至极!”

    杨洲身子顿时向后一摊,怒睁的眼睛越发惊恐,杨拓赶紧扶住了他,自己的脸,却也控制不住的冷汗淋漓。

    这种反应,云西很理解。

    毕竟,就在昨晚他们一家人都在熟睡之时,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了府,而且还任意的取走了他想取走的东西。

    让云西不解的是,这个尧光白都说了要杀杨洲,为什么昨晚不动手,今早不动手,非要冠冕堂皇下了战书才要杀?

    真的就只是因为他行事光明磊落吗?又听符生良道:“他还说什么这算是小小警告,后面才是真章!”他越说越愤慨,“如此公然威胁朝廷命官,于县衙大堂肆意撒野,岂非是视我滕县衙门无人?!”

    说着,他又转向扬州杨拓,“这次被贼人公然叫嚣,既是打您杨大人的脸,也是打滕县的脸。衙门一定会派出人手,追击尧光白,并且保护杨大人!”

    扶着父亲的杨拓木然的转过脸,望着符生良一时竟没说出话来。之前狂傲气焰已经荡然无存。

    云西在心里小小的给符生良点了个赞。

    他这一招转移话题,玩得真是漂亮!漂亮得就像周杰伦歌词写得那样,甩出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符生良看了看殷三雨,认真说道:“殷捕头有句话,说的很对!他就是咱们滕县,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两位刑房吏断案查凶的本事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杨大人觉得需要,在这九天里,此三位可以贴身保护杨大人!决不能给贼人以可乘之机!”

    云西云南与殷三雨几乎同时一叉手,大声回应道:“听凭大人差遣!”

    不过云西清楚,杨洲肯定不愿用他们三人,估计他宁愿动用金魂寨的高手,也不愿被敌方阵营安插人手。“

    杨洲此时放缓过些劲来,抬手就要说话,却见符生良摆手就制止了他,诚恳的笑道:”不过,。杨宅毕竟不是官署,杨大人若是不愿动用刑房捕班,本官也不勉强。不过今日情况凶险,以免有变,还是让殷捕头与奚典吏调派人手,亲自护送杨大人回衙的好。“

    说着,他朝着门外一挥手,大声说道:”将院中的金瓜子都捡起来,一并给大人送回府上。“

    杨洲青紫的脸色已经木了,杨拓一把扶起父亲,轻声说道,”父亲,这几日您奔波劳累,就听大人的话,先回家吧。“又转头对一旁那个早已吓得六魂无主的传令官,挤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今日叫贵使看笑话了,不过什么盗九天之流,不过是个蟊贼,贵使勿忧,一会也会加派人手送贵使回兖州。

    听到贵使两个字,杨洲强咬着牙直起了身子,苦瓜一般的脸上勉强挤出些许逞强的笑容,“蟊贼而已,奈何不了杨某人,贵使勿忧!”

    传令官却连干笑都挤不出了。

    符生良也跟着宽慰了几句,又安排布置了一番,终于在一片尴尬的慌乱中,由殷三雨,奚岱伦护送着,送走了杨洲父子与兖州府的传令官。看着他们的背影,云西鄙夷的撇撇嘴。即便杨氏父子明显对符生良,殷三雨有忌讳,最终也没拒绝殷三雨的护送。

    但不可否认的是,日后就是典史的杨拓,最后还不忘圆场。

    其心智,其自控力,称得上不凡。

    他恐怕,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人群散走之后,天终于慢慢的亮了。

    黎明的曙光,攀过了墙头,直直的映在人们的脸上。

    面色有些苍白的符生良,忽然转过了头,朝着云南绽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一起吃朝饭吧,正好商讨一下之后的事情。”

    云南礼貌的揖手道:“多谢大人。”符生良笑着点了点头,清亮的眸光不经意间移到了云西的身上,却又蜻蜓点水一般的飞速离开。

    云西赶紧低头行礼,喉头却是一紧。

    古代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讲究,她听过不少古代典故。

    什么只被人看了一眼脚丫,就是对方的人啦;什么只是被人抱了一下,就声名受损啦;什么被人摸了手就要以身相许啦。数不胜数!

    可是如今他都被她亲了,他不就会叫她以身相许吧?

    她越想越恶寒,她记得他是有婚约在身的。

    天哪,虽然亲一下美人,她不觉得亏,但她可不想当小三,当小妾!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