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九十九章 超级名人!

时间:2018-03-05作者:涂山九尾

    “二位不同于别人,既是恩师的子侄,更是生良请来的世家救兵,如论如何,生良都不愿二位有任何闪失。”符生良十分诚恳的说着。

    云南眸光微敛,感触甚深的道:“符兄心意,南与小妹都明白,自会与殷捕头划清界限。”

    只有云西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二人后面,步伐莫名有些沉重。

    显然,自己与云南的言谈举止都在别人监视之中。

    除了符生良,胡杨两家必然也在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但此时令她忧郁难受的,却不是这些。

    符生良说的没错,如今的情势下,与殷三雨划清界限是必然的选择。

    之前,她也因为忌惮他胡派的身份,而对他有所隐瞒。

    走到这一步,其实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只是一想起要与殷三雨彻底断绝往来,她的心情就没来由的烦乱一片。

    她只觉胸口闷闷的,隐隐的有些揪痛。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要被她丢弃,整个人都陷在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之中。

    她不觉有些厌恶自己。

    前世,她最是杀伐决断的一个冷血的人。

    早就习惯了被背叛与背叛别人。无论怎样被别人利用,又如何利用别人,就算手上沾染无辜的鲜血,她都不曾有过半点迟疑犹豫。

    现在不过是划清界限,小小的背叛一下友谊,怎么变就得这么悲春伤秋了?

    勉强打起精神,跟在他们后面,脚下却几次打滑,悬悬摔倒。

    每一次,都是云南及时拉住她,到最后,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再也没松开。

    云南的手细软光滑,却没有半点温度,冰凉如水。

    可她却分明感受到一股暖意,透过他细腻的皮肤,融融而来。

    晦暗下去的心情终于有了些许缓解。

    终于走到山顶,山寨的大门已经被人紧紧关闭。

    门前还留了两个捕快留守,一见符生良亲临,立刻躬身跪地。

    其中一个还奉上了一本山寨的花名册。

    说是小六邓泓在一间疑似账房的屋子中搜到的,上面还标有日期详细。

    新注日期正是不久前闯破天被赶上山寨的时间。符生良查阅一番,转手交给云南。

    云南哗啦一下,以极快的速度就翻遍了正本花名册。

    云西忽然有一种错觉,就在这眨眼的功夫间,云南已经一目十行的记下了其中所有内容!

    将名册随手放进怀里,云南率先走到山寨大门前,抬手就要开门,手抬到半空,却顿住了。

    他回过身,冰冷的视线望着符生良,面色淡然的说道:“其间多惨烈血腥,刀剑横斜,大人小心。”

    符生良抬头望着哨楼那具随风晃荡的尸体,脸色渐渐苍白,轻声道:“无妨。”

    云南不再犹豫,用力推开大门,高大的门扇哐啷一声霍然洞开!

    可怖的场景再度展现在面前,果然如小六说得那般保持了原样。

    傍晚的天色已经黯淡一片。

    昏暗的光线下,纷乱倒地的人形轮廓,僵硬森然;远处的房间屋舍,门窗黝黑阴悚。

    山风渐起,卷着树木林梢的微微雪片冰渣,刀子一般刮过人们的脸颊,却始终吹不散这满寨冰冷的血腥气息。

    云西注意到,符生良的肩头微微颤了一下,臂下拳头紧攥,关节轻轻作响。

    想来,他一个才入官场不久的富家公子,文弱书生,应该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惨烈恐怖的场面。

    没有直接呕吐,没有掏出手绢掩住口鼻,就已经很难得了。

    云南虽然年纪更小,但出身推官世家。家里肯定有不少人体经脉肺腑图录书籍,没准就像《大宋提刑官》里演的那样,书房里连白骨骷髅都不少。

    而且耳濡目染的必然也多是各种惨案凶状,验伤验死更是不在话下,所以才能如此淡然平静。跟着云南草草走了一遍现场,看着云南翻看着那些伤口刀痕,不断解说着,符生良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半刻松缓。

    云西相信,如果不是为了官仪面子,符生良肯定会立刻跑到角落里,畅快呕吐一番。

    想起那日殷三雨胁迫李元驾牛车送他们走时的狠话,她不觉摇了摇头。

    符生良与殷三雨,果然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这些刀口虽然不算深,但细长蜿蜒,刀刀命中要害,大多是一剑封喉。手法,兵器都很罕见。”云南用匕首挑开一具尸体的衣物,注视着皮开肉绽的伤口,面色凝重。

    “山寨木门完好无损,各处院墙也没有损坏,这么大的寨子,这么多的人,无声无息的就被人屠尽了,”符生良接过捕快燃起的一根火把,循着云南的说法,屏住鼻息的查看着,声音微微有些颤,“云典吏,你怎么看?”

    云南攥了一把积雪,擦拭了下匕首,平静的回答,“有可能是一流高手趁夜偷袭,也有可能是有内鬼接应。”

    说着,他缓缓站起身,将匕首刀刃放在符生良的火把上烧了烧,“不过,如果全数都是高手,便不可能把整个山寨的人屠尽,总会有一两个漏网。属下刚刚查验过,尸身数量不仅一个不少,还多出了五个。所以灭寨一方本就带着不少高手,同时还设计内鬼接应的可能性更大。”

    云西此时可以肯定,云南只那一眼,便已将花名册全部记住!

    “还多了五个?”符生良瞬间站直了身子,双眼霎时放出锐利的光,“是偷袭山寨的人吗?”

    云西知道他在兴奋什么,偷袭山寨的人,衣着兵器都应与山贼不同,一旦查实他们的身份,官银的下落便有线索了!

    “现在还不能肯定,也有可能是山贼朋友来串门的,或是山贼掳的百姓。但如果是偷袭一方,伤口与其他细节应该能够印证。”她及时的补了一刀。推断破案,她比不过云南,但比过半个门外汉的符生良,她还是很有自信滴。

    符生良点点头,“书吏言之有理,明早就令徐仵作过来查验吧。”

    云南收好匕首,面色清冷的走向前方一件茅屋。

    符生良疑惑的看了云西一眼。

    云西立刻解释道:“那就是发现活口的屋子,咱们还没查过。”

    符生良道:“让书吏存疑的就是这间屋子?”

    “嗯。”云西重重应了一声。

    她最想进的就是那一间,无奈云南执意带她先转外围。

    她刚要拔步进屋,却听大门处忽然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

    回头望去,却是殷三雨带着聚齐的兵丁捕快们大步而来。

    符生良也止了步子,看向手扶佩刀的殷三雨,不禁皱起了眉头。

    殷三雨风尘仆仆走到近前,向符生良揖了一下手,高声回道:“禀大人,衙门传回话来,之前抓住的嫌犯已经审出个大概了。”

    云西双眼一亮,急急追问道:“他怎么说?身份能证实吗?”

    殷三雨抬起头,朝着云西眨了下眼睛,表情却十分正经,“查出来了,那人姓徐,名弘祖···”

    徐弘祖?

    云西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

    又听殷三雨继续说道:“他的身份不难查验,还是个小有名气的人,身上带着各地府衙与驿站的通行书信。只是的确不像是贼人的同伙。”

    云西看了一眼符生良,继续问道:“为什么要带府衙与驿站通行信?难道他也是官差?”

    “不是,他的名字,知县大人应该有所听闻,那人是小有名气的游客,专览各地山水。”

    像是有道霹雷,瞬间击中的云西的天灵盖,令她登时茅塞顿开!

    她与符生良几乎同时惊呼出声:“他就是徐弘祖,徐霞客?”就在这时,茅屋之中忽然传来一声呼喊:“云西!”

    那是云南的声音。

    云西闻声掉头快步跑向茅屋。

    能令云南如此急切的,必然是重要的证人证物!

    她一步跨入门槛,就见云南背向而立,低头凝视着地上一具尸体。

    听到动静,他立刻侧步闪身,为云西腾出一个位置。

    “你看看,可认得他?”云南冷声问道。

    云西赶紧上前一步,眼睛忽地睁大。

    这个人她真的认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