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七十五章 重大转折!

时间:2018-02-13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猛地回头,却见身后坐着一个白衣男子,正是云南。

    他一双凤眼眸光温和,微笑着望着她,一手拿着毛巾,一手递过一个水袋。

    云西顺手接过水囊,揉了揉还有些昏然的额头,“我睡多久了?”

    “两日。”

    看来,在那个惊险刺激的黑店之夜,不光使殷三雨满身狼狈,她也被弄得筋疲力竭,竟然一睡就是两天。现在,她的身子还有些疲乏,也来不及顾及日常洗漱,一觉醒来,嘴里是一片苦涩,舌头也有些发麻。她喝了口水,舌头才稍稍活泛了些,“殷三雨呢?他的伤怎么样了?”

    云南转身将毛巾放到一旁架子上。

    云西又喝了两口水,她看到那块毛巾上斑斑驳驳都是血污。

    她应该没有受伤啊?

    哦,对了,殷三雨劈砍那名看守时,溅了她一脸血。

    她下意识摸摸脸颊,果然光洁滑润。

    她不觉心头一暖,能够放下所有防备的去接受另一个人细致入微的体贴照顾,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已经找医馆包扎了,所幸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云南抬手将她额前一缕碎发捋至耳后,

    说着,他又递过来一块甜饼,“快吃吧,补补气力。”

    云西抓过饼就大口咬了起来,却看到云南朝着李慧娘的方向,对她用了个眼色。

    她立刻领会他的意思。

    只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他们必须抓紧时间继续审问。

    本来这件事,云南完全可以自己进行。但重要的是要培养她的的推断本事。

    云南站起身,走到慧娘身边,拿起火钳,拨了拨碳炉中的火,不急不慢的说道:“慧娘,你怕么?”

    慧娘缓缓抬起头,看着云南,眼神一片茫然。

    他也转过头,望着她,目光温和,“该查的证据,官府俱已查到,如今只是询下你的供词。所以不要担心,也不要怕。”

    “我会死吗?”她柳眉紧蹙,娇嫩的红唇被紧张的咬住。

    云南略略直了身体,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只轻声问道:“接下来,我问你答,好么?”

    慧娘顿了一会,慢慢低下头,颓然道:“好。”

    “对吕德才用的迷药,一用就是三个月,只为了与他相会?”

    慧娘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为什么不直接逃走,离开吕德才?”云南放下火钳,拂了拂袖上的灰。

    慧娘闭上了眼,凄婉说道:“最初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好人,甘愿带我下山,还说送我回家。可是一进他的家门,他就凶相毕露了,不仅打了我,还说只要我敢跑,他就杀了我,还要一拳锤死我的娘亲。那时,我逃容易,但是娘亲年迈,我实在带不走。”“三个月的迷药,是谁给你的?”

    “李元。”

    “你与他如何相识?最早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就是三个月前,那时我怀了身孕,吕德才以为是贾四的,不仅打掉了胎,还差点要了我的命。李元是来为我看病的,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他什么时候给的你迷药?”

    “隔了七八天吧,第一次,他对吕德才说我可能救不活了,七八天后必须要再来看看情况,换换药方。但是我知道,那只是他的借口。这一次,他偷偷交给了我一张小纸条和迷药。上面说他很可怜我,十日后深夜,他会再来,倒时让我迷晕吕德才。”

    “你们就这样私会了几次,他想带你走,你却始终不敢对么?”慧娘点点头。

    “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你们私会得越来越频繁,可是后来,却被贾四发现,对么?”

    慧娘再次点了点头,轻声道:“贾四先是勒索了李元,吓得李元躲了起来,那一次如常的相会,我本以为是李元,不想见到的却是贾四。他也威胁我,叫我不要再跟李元来往,只跟他一人私会。”

    “所以你就和李元一起定了这个双杀的连环计?”云南语气陡然一凛。

    李慧娘的身子陡然一颤,瞬间抬起头,满脸惊惧的盯着他。

    咬着饼的云西也是一怔。

    她停止了咀嚼,看着前方两人,记起那日在地窖里,慧娘的反应。

    她当时的态度很激烈,一口否认这个论断。

    她还说她没有下手杀吕德才,迷药只是为了方便自己与贾四相会,好能摆脱囚室,喘息片刻。

    果然,李慧娘立刻急切的争辩道:“不是的,是李元!他不愿身份暴露,不愿留着贾四这个隐患,便在一次给贾四送钱的时候,撺掇他不要再忍吕德才了,吕德才不仅断了他的后,还一直扬言要弄死他,劝他带着我走。但贾四太害怕了,他说吕德才不死,我们得不了安生。李元反将得贾四倒过来求他出招,李元这才出了半夜行凶的计谋!”

    “既然你没有参与,又如何得知其中内情?”云南站在慧娘面前,身形笔挺,傲人而立,目光越发犀利。

    李慧娘越发的激动,“是李元先对我说,找到了办法可以先将我带走,随后就派人接走我的娘亲,并给我定了回娘家的日子。但是在牛车上,他却对我说出了真相,只是说这种才是最好的办法,让我安心跟他走!”

    “可是,你回了娘家,也没忘记给吕德才预留的晚食中继续下迷药。”云南冷冷笑了一声,冷得他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在瞬间冰冻起来。

    李慧娘挣扎着身子似乎要站起来,无奈身上被绑得结结实实,她满脸通红的大声道:“那是李元交代的,在给吕德才留下的晚食上还是要下迷药,不然习惯一变,万一他起了疑心,很可能就追上来!”

    云西已经听得失去了食欲。

    果然,在即将来临的死刑面前,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淡定从容。

    “那山贼的木牌,你知道么?”云南继续追问。

    云西看着云南的侧脸,不动声色的拿起水囊。

    这个问题很有玄机,山贼的木牌是贾四假说山贼偷袭的道具,如果李慧娘真的不知情,即便李元事后会跟她坦白真相,也不大可能讲到这么细的细节。

    难道云南已经不再相信慧娘,故意试探?

    “木牌?”慧娘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咬了咬唇,顿了三秒才道:“是那块山贼的木牌么?”

    云西正在仰头河水,听到这里顿时微微呛了一下。 如果李慧娘说没有参与杀人计划,那她自然不应该知道。

    如果说她参与了,以方才逻辑严密,反应迅速几乎滴水不漏作伪水平,根本不应该犯承认木牌这个错误!

    难道其中另有内情?却听李慧娘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那木牌的确是山贼的,是吕德才一次打猎,遇到了被官兵追捕的山贼,捡来的。”

    “捡来的?”云南语带质疑。

    但是云西听出了,他也注意到了此处的异常。

    慧娘重重的点了点头,“据说那帮山贼截了官银,被官兵追拿,打斗中跑出一个受伤的山贼,身上还带这一个重包袱,那是一笔横财,吕德才顺手杀了那个山贼,带回了包裹,里面就有这个木牌。”

    云西猛地抬起头,身子一挺,堪堪掉下床!

    她心中不由得狂喜!

    对上了!这就对上了!

    案情的关键,就在着笔数额巨大的横财身上!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哈哈o(n_n)o哈哈~

    吕德才一案,九尾采用的基本是传统的本格推理手法。

    本格推理就是把所有线索公平的全部放到表面,作者和亲亲读者们一起推理。

    写到结局时,所有线索就全部出现,有真有假,有实有虚。但仔细辨认会发现真相就在其中。而不是作者可以随意引导案情,随意抛出点新线索就任意反转案情,引出新犯罪嫌疑人。

    虽是悬爱,但九尾期待能和亲亲们一起享受推理的乐趣哈!

    到这里,吕德才一案的所有线索基本全部托出,案子的真相就在其中,亲亲不妨尝试一起破案!嘿嘿,精彩答案有大额奖励哦!

    下一个福尔摩斯大侦探,没准就是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