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六十六章 背后黑手

时间:2018-02-06作者:涂山九尾

    好在李慧娘似乎一时被吓懵了,一双桃花眼圆圆睁着,惊魂未定的,似乎并没有听出云西的话有何异常。

    云南轻咳一声,及时的将话题转移,“金魂寨各处门口必然有人看守,如今想要脱身,只能试试寻一处僻静角落翻墙而出。”

    云西感觉面无血色的慧娘已经略略冷静了些,这才放开手,点头附和道:“这家客栈不算大,翻墙应该可行,只是你们两个行动多有不便,须由我先出去查看一下。”

    这一次,她特意咬文嚼字的说得异常古板,唯恐再露出什么马脚。

    云南轻步走到房屋门前,轻轻拉开一道门缝,望着院外黑黢黢的景象,顿了一会,才谨慎说道:“西北角应该可行。”

    云西也凑到近前,将门缝又拉大了一些,将左右都仔细探看了,才迈出一只脚,小心翼翼的摸出了房门。

    事情的进展却比想象中的要容易许多。

    云西身上官服本就是深色的,融到夜色中,一点也不显眼。

    她蹑手蹑脚的踅摸到了西北角,围墙虽然不矮,但是她扒着墙砖,几步蹬踩就可以轻松翻过。

    但她并没有一下翻出,而是挂在墙上,伸出头,警惕的查看院外情景。

    墙外就是一条小路,她记得,这就是她们来时的路。

    再往前就是黑店大门,往回走不远,有金水村的几户人家。

    想到那两个贼人之前说过的话——“后院爷爷们都回了,咱哥俩有的是功夫好好乐呵。”

    云西觉得金魂寨的主要首脑应该已经离开。

    那么金魂寨的防备必然也有松懈。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她再次返回屋子,掩护着云南与李慧娘悄悄走到西北角,尽管云南一身白衣在夜色中异常扎眼,但并未遇到什么意外,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

    云西先是托着李慧娘扒住了墙砖,托着她好不容易才翻过了墙。

    另一边,云南的身子虽然还有些虚弱,但身手还算利落,身高也足够,纵身一跃,双手就攀到了墙头,手臂在一用力,瞬间就翻了过去。

    看着云南飘然的白色衣衫在墙头一闪而过,云西也运足了气力,一个攀越,就上了墙头。

    她正要翻转而过,却听得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双手蓦地的一僵,动作骤然而至。

    墙下的云南正仰头等着接她,看到她的动作,立刻急了眼睛。

    他正要上前,却听云西细细的声音低低传来。

    “红薯来了,你们先走!”

    云南顿时惊在了原地。

    云西双手一松,轻轻落地,脚下极其轻软,没发出一点声音。

    没错,她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殷三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的声音那一瞬,她立刻做出了放弃逃跑的决定。

    也许是对他有所愧疚,也许是对他几次相救心怀感激,也或许,只是怕翻墙幅度太大,被来人发现踪迹,一旦被追上,便是凶多吉少。

    总之,云西不愿就这样抛下重新出现的殷三雨,自己一人独跑!

    她躲在墙角的阴影里,循着声音细细查看。

    走过通道一行共有三人,两边都是黑衣大汉,中间一人被反绑着押在前面踉踉跄跄的走着,正是一身反骨,天不怕地不怕,混不吝的殷三雨!

    云西心口一紧,屏息凝气的仔细分辨他们的动静。

    却听殷三雨用夸张的语气,惋惜般的说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只是在下出手太没个轻重,竟伤了咱们兄弟一条性命,在下真是愧疚难当。”

    云西心中一凛,难道殷三雨跟这金魂寨还有牵连?

    她脑中霎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货郎李元常年贩卖人口,最重要的主顾就是兖州的菱藕香,交易地点应该就是西郊碧池别院,而自己一行三人就是顺着车辙痕与碧池院的方向一路追踪而来。

    未料想,就快到碧池院了,他们却误入黑店,而后更是发现了正在进行人口交易的李货郎与李慧娘!

    云西眼中寒光一闪。

    应是了!

    这金魂寨很可能就是菱藕香的外围分点!

    她又想到,第一次跟殷三雨提及菱藕香时,殷三雨就说除了他没人敢趟菱藕香这摊浑水!

    他又是横行一方,霸道惯了流氓捕头,之前还顶着刑房吏的兼职,却一个案子也不办,一个贼人也不追。

    殷三雨就真是跟省城黑恶势力有勾连,或本就是一伙的,云西也不会惊讶。

    只是她又有一层疑惑,如果殷三雨真是他们一伙的,又怎会不知金魂寨的底细?

    或许他只是常逛省城第一青楼,勾连勾结也是外延的普通业务,根本涉及不了其中核心的机密?

    云西这边大脑正高速运转着,却听一个大汉没好气的狠狠回道:“哪里只是一条命?咱们那么多弟兄都被你这孙子打得不善!一会叫金爷验明了身份,如若有半句假话,老子定然活剥了你的皮!”

    殷三雨立刻陪笑道:“兄弟哪里的话,在下的身份绝不会有假,不然金爷身边那么多高手,在下直接过去,不就是礼重情意轻——千里送人头吗?”

    又听其中一个贼人愤恨骂道:“即便验实了你的身份,伤了那么兄弟,俺们也不会轻饶了你!”

    殷三雨头点的拨浪鼓似的,语气中还带着深深的自责,:“那是那是,在下出手实在太过莽撞,如今真是悔恨得紧!但是请兄弟们,杨某人就是倾尽家财,也要竭力补偿误伤的兄弟们!”

    云西顿觉身后好像飞过一队乌鸦,三条粗重的黑线自额上滑下。

    杨某人?她没听错吧?真的不是殷某人?

    却听贼人又狠狠道:“别说你是杨拓的弟弟,就是杨拓本人,在金爷面前也得礼敬三分!这笔账有的跟你算!”

    殷三雨连连称是,陪笑着说道:“是是是,还请诸位英雄看在在下叔父杨洲杨大人的面子上,宽容则个!”

    云西嘴角一阵微抽,佩服般的感慨,要说演技一流,还得是他殷三雨!

    不仅脑瓜灵活,鬼主意贼多,而且还能屈能伸,不仅吹得了牛比,扯得开虎皮,当得起大爷;更拍得了马屁,溜得起马须,做得了孙子。

    就是生生忍下一口腌臜气,埋首钻流氓裤裆的韩信再世,见了殷三雨都得自愧得面红耳赤。

    但是她也注意到了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

    原来与菱藕香,金魂寨有勾连的不是殷三雨本人,也不是他所在的胡派一系,而是滕县典史杨洲,教谕杨拓一派!

    ------题外话------

    二更奉上!由于女推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白流水文,阴谋机巧一环套一环,前后设计很多,所以九尾手速特别慢,现在都是裸更,为了2p特意赶了两章,只是时间急迫,难免有错别字,还请亲亲们包涵谅解!潇湘一天改文只有一小时,明天时间允许了,九尾会尽快修补哈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