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五十八章 用你还债!

时间:2018-02-06作者:涂山九尾

    黑店?

    云西杏圆的眼睛瞪得又大又亮,惊讶的质问刚要脱口就被自己生生咽回。

    眼珠一转,就扮出一副怯懦的姿态,可怜兮兮的回答:“奴家兄长的事···大哥去找兄长吧···奴家什么都不知道···”声音娇柔可怜,眼中却是肃杀一片。

    殷三雨不觉噎了一下,用力拍了拍自己胸口,才算将一口气捋顺。

    她的表情和声音根本就不配套好不好!

    眼神毒的能杀人,声音却酥到了骨子里。

    这货到底是何方修炼得道的妖精啊。

    嘴角虽然在抽搐,心却还是准确的收到了她的讯息。

    她不仅相信了自己,更在第一时间就发出了自己的暗语。

    她在说,找云南,聚齐人!

    殷三雨嘿嘿淫笑两声,“你自己的哥哥,当然要你去敲门!”说着,一把抄起她的手臂,拉拉扯扯的就向外面走。

    云西扭捏的抗拒着,脚步却比殷三雨走得还快,左转几步就来到云南房门前。

    “敲门啊!”殷三雨不耐烦的催促,云西不情愿的扭了扭身子,似乎试图挣脱他的钳制。身体晃动中,她快速贴近他的耳朵,声音几乎细不可闻,“你确认是黑店?”

    眼看就要被她挣脱,殷三雨一个不耐,又将她的胳膊狠狠扥回,唇几乎贴在了她的耳旁,快速的低语着,“白哥儿是老战马,那反应很诡异。我喂马时查了,马棚有血迹,屋里炕下也有机关,黑店没跑。”

    云西这才反应过来,白哥儿就是院外的白马。

    那么,在他打口哨时,他就已起了疑心。

    果然藏得够深!

    要在平时,她一定会称赞白马与流氓真是对好搭档。但是此时她根本没有那个心情。

    什么是黑店?

    黑店就是孙二娘的人肉包子铺!

    既然入了黑店,贼人就绝不会放出活口,不是埋坑弃尸就是直接剁成包子馅!

    还好晚上没吃店里的酒食,想想就特么恶心。

    她上辈子再卑鄙再阴狠,也没吃过人肉啊!

    而且这次追得急,没来得及给符生良通信,没有任何后援空降救兵的可能。

    他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自己根本不会功夫,云南更是废人一样,即便有个流氓捕头老兵痞,但双拳难敌四手,被堵在人家老巢里也没啥戏了。

    云西在心底默默祈祷,希望他们身上这套狗狗皮,呸!是官服,能够让贼人忌惮些许。

    啪啪啪,殷三雨重重的敲门,又狠狠拽了拽她。

    她立刻配合的喊了一声:“哥!是我——”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人一把拉开。

    显然,云南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他一下就看到了殷三雨拽着云西的那只骨节分明的大黑手,眉头登时一皱,眼中怒意迅速腾起灼灼烈焰。

    “云南——哥哥——他的事说要找你。”云西说的语无伦次结结巴巴。

    殷三雨瞬间就很想笑,她这现学现也学得忒溜了。

    她穿插的的哑语口型是:这是黑店,演戏商议。

    话虽然简洁,但是意思却很模糊,云南真的能明白吗?

    云南的眼神只略微闪烁了一下,立刻做出了反应。

    “放开她!”他眼神冷峻如冰,声音严厉,不似商议却更像是命令。

    “呦呵!小逼,拿了本大爷的东西不还,你还横上了?”殷三雨一把推开云西,挺着胸膛一步步逼近云南。

    云西踉跄着看到这一幕,头皮瞬时一阵发麻。

    妈蛋,别戏没演成,倒把云南真给搞死了。

    她一咬牙,张着爪子就像殷三雨扑了上去!却见殷三雨嘴角挂着阴狠的笑容,单腿突然一抬,狠狠就像云南踢了过去!

    眼疾手快的云西顺着殷三雨的力道一撞,在那只臭蹄子碰触到云南之前,就将他撞了出去。

    “哥,你别昏啊!”云西惊恐的喊叫十分夸张。

    她看到倒地的云南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样,而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不亏是亲哥,这默契就是666!

    云西正在心里给云南点着赞,却听殷三雨轻佻浮浪的笑声再度响起。

    “小可人儿,这份债嘛,其实很容易偿的。”

    云西单手死死攥住衣领,惊恐万分的向后退去。

    “怎···怎么偿?”

    殷三雨挑眉笑着步步紧逼。

    “人情债,当然是肉偿喽!”

    “不···不要···”云西已经退到了炕沿边,脚下一绊顺势跌在炕下。她侧头一看,炕沿边上赫然有一层木板凹槽,凹槽一端还有一个小插棍。

    真特么的是机关!

    “小可人儿,小心肝儿,放心,哥哥会好好疼你的。”殷三雨邪恶的笑着,握刀的手指忽然翻动了一下。

    云西心领神会,猛地挥手,将棍一把拔出!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炕上床板轰然坍塌!云西直起身子探头一看,浑身汗毛瞬间齐齐炸起!

    原来那炕上木板下面是个巨大的坑洞,坑洞中密密麻麻的立满了森然的尖刀!

    就在此时,一声细弱的惊呼忽然自墙中响起,一直支棱着耳朵细辨着动静的殷三雨眼中陡然寒光一闪,腰间佩刀瞬间出鞘,朝着土炕背面的墙板狠狠刺去!

    一时间,刀刃穿破木板的声音、皮肉被削砍的声音,血液喷溅的声音,人惨呼惊叫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听得云西毛骨悚然!

    她连忙站直身子,退离了火炕,却见殷三雨唇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抬脚踩着炕沿,用力一拔嵌入墙皮的大刀,那面墙竟然被他生生拉出一扇木门来!

    原来那里有一个中空夹层,门扇是活动的,中间有一个细细的小孔,而夹层里正站着一个男人,左眼处中了一刀,生生被殷三雨捅出一个血窟窿,血肉模糊面目狰狞。右手还攥着一管吹针桶。

    云西一步跑上前,欠起身子,劈手夺过了那人的吹筒。这时一个轻微的声音突然响起,哗啦啦的,就像是有齿轮在转动。

    “退后!”殷三雨突然出一声爆喝,一把拽回云西,持刀就对准了那具面目狰狞的尸体。

    尸体身后的砖墙似乎在缓缓转动,移动之下,尸体失去了支撑,一个向前,就栽进了满是利刃的炕坑里。

    但那血腥至极的残相并没有吸引他们分毫注意力。

    只因为翻转的砖石门后露出了另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屋子中间方桌上正坐着四个人。

    客房的昏暗与密室的刺眼光线交换中,云西的双眼有瞬间的不适,待她的焦距终于清晰时,身子却猛地一震。

    只因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人。

    怎么会是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